2012-05-28 09:41 | 作者:漫天飞雪 | 散文吧首发

伤,已不再感知。或许被伤过的人多少都害怕再次的伤痛,奋力抵抗,却始终无力招架。绞痛到难以呼吸。可再次触及时,还是会像飞蛾扑火一样。张玲不是资助了胡兰成一年多,为的什么,后来又为何飞到美国,让他不再联系自己,又是为何,不过是伤的太重了,只能到远远的地方静养,当然,不能被他打扰。

悲伤的歌曲,看幽怨的故事,读疼痛文字……试图用这种不人道的方式去证明脉搏的律动。神经质的追寻,生怕自己会死在无缘无故的时光里,还毫无痕迹。带着神经质的东西,都有种一头扎进去而不愿出来的感觉,有种一意孤行的味道,恨不得拿针直接刺进皮肤迸出艳红的鲜血来,让一切动弹不得才好。

任何情景都能联想起这个有着动感鲜明的字。按万物轮回而随风飘落的不知名的树叶。一首不知表达何种悲伤的歌曲,一个司空见惯的分离场景……还会把电视剧的结尾也盼望成悲,以为唯有如此,才能长久记忆。不知是刻意遗忘,还是记忆力并没用预想的那么好,真正记住的并没有想象的多。一直都是崇尚悲剧更能长久占据内心的时间

就连正常的气象变化都能影响情绪,细纷飞,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像是刀落在心上一样,有痛不欲生的窒息感,有时候索性隔绝了那声音,不让心被淋湿。

最近的阴雨连绵竟感受不到那份深刻的痛楚,反倒有微微的的窃喜和欢快,这盛大的声音,像是雨们在快乐的舞蹈。突然发现的不伤,还以为不过是伤过了,感知不到了。当发现这一事实的时候,几乎不能接受。早已习惯用伤去填补内心那不知道有多大的空洞,可现在连伤都肆意到了难以抑制的地步了,恐慌了,无措了。

电视剧的结尾如果是悲的,总不能接受,感觉还不是结尾,还要去期待完美的终结,至少是令人有想象空间的。这是再次发现不伤时。仍是怀疑自己在何时变得如此乐观、积极、不动荡。

人最大的本事就是伪装,不管多大的疼痛和酸楚,都可以面不改色的说没事,其实心里翻江倒海的不是滋味,可又不愿被人识破,还要假装若无其事。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他们不过是在闲余饭后打发一点多余的光阴,却还要无意的把听者伤的七零八落、体无完肤。

小禅说,人老了,任何东西都开始往回收了。人都是把简单的东西看的复杂,最后又回归到简单上。红尘看淡了,也就无所谓那些虚无的身外之物了。伤,在某些时刻以为真实,以为够骨骼,其实不过是一道划过的印记而已。也许不会痊愈如初,也许这伤会一直伴随到老死,可是如果一生都被伤给毁了,也太不值得了。

看许多著名人士的简介,多少都有被伤过的故事,无一有着平淡而简单的生活,也许他们最后获得的成就正是那些伤的产物。伤,是可以转移的,转移的好,便是惊天动地、万古流芳;转移的不好,也许就是万劫不复,遗臭万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