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的灵魂

2012-05-27 03:15 | 作者:郭文涟 | 散文吧首发

散文诗的灵魂

在伊犁的文学园地里,有一位年轻的作者正在向我们走来。

他步履轻盈,执笔多产,一篇篇文章不时见诸于报刊杂志。。

他以散文诗为主要写作形式,写出的文章飘逸、清新、凝炼,充满灵动感和丰富的想像力。

读他的散文诗,感觉着他是一位情感丰富细腻的文学作者,比如《红山剪影》、《风嘉峪关》等;而这种丰富细腻在现今一些天性敏感的女孩子身上都很难寻觅到了。正如细节是一切事情成功的关键那样,细腻是一个文学作者走向成熟之路的关键,是最能体现作者作品个性魅力的写作手法。当然,细腻绝对不是啰嗦,而是独到的观察和体悟。

读他的散文诗,感觉着他的勤奋好学的重点,一直放在对时间的珍惜和对生命价值的思考方面,比如他的《清明的感怀》、《弓月城(外四章)》等;而这种思考,皆来自于作者的一种使命感,一种责任感。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文学品质。

这位文学青年作者,就是李凌。

李凌的散文诗,落笔用墨轻重有度,运用自如,可以说他已经比较熟练地掌握了这种写作体裁,其字里行间,透露着一种典雅和浪漫的诗人气质。

人的气质一旦和自己所感兴趣的写作方式有机地结合起来,便易找到写作者的感觉,文章就易写得顺手并自然流畅,甚或优美起来。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文章的气韵,也是散文诗和散文的灵魂所在。

何谓气韵?“气”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味道,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难以捉摸。“气”要贯穿始终。曹丕说:“文以气为主”。无“气”不成文,比如阳刚之气、雄伟之气、苍凉之气、柔美之气、激昂之气等。“韵”乃文采也,韵律也。好的散文诗或散文应当是一首优美的“视觉音乐”,是饭后茶余的一曲《天鹅湖》,它能使人“养正心而灭淫气”。所以清人姚鼐说:文章要有“气韵精灵”。而要达到这一点,作者必须是真性情的自然表露,必须要有丰厚的学识修养和阅历的积淀,必须十分关脚下的这片沃土。

从这一点来看李凌的文学创作,尤其是他的散文诗,确已具备了一些“气味”和“韵味”,应当倍加珍惜并发扬之。但作为一个年轻的文学创作者,他必须在自己的成长期,努力使自己成为一个“杂家”,即读的多一点,写的多一点,才能在自己所喜欢并擅长的写作形式或曰写作体裁方面,不重复地使自己的文学创作之路,越走越宽广……

2006年6月4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