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花开

2012-05-26 12:34 | 作者:兰之韵 | 散文吧首发

石榴花开

小说

行走在五月太极城的森林公园里,艳阳高照,清风徐徐,弥漫着芬芳的清新空气扑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五月,天空总是碧蓝清澈,纤尘不染;五月的大地,广阔饱满,青翠欲滴,浓碧芬芳;树木苍翠欲流,绿意盎然;野花草坪,绚丽多彩。激情飞扬的五月,在人们的眼中,尽是俯首即拾。风儿染绿了视线,香气跑遍了每一个角落。

森林公园里的树木枝繁叶茂,犹如少男少女火热般的情怀,走着走着,一股淡淡的芳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抬眼一望,映入眼帘的是公园里满山遍野的石榴花,此时花儿开得正艳。初的五月,太阳增加了它的威力,所有的树木都为自己撑起了绿色的大伞,不想再争奇斗艳,然而石榴树却在此时独领风骚,花儿开得如火如荼,一簇簇石榴花迎着艳阳盛开,红如火,香如兰。顿时,我的精神振奋,心情感到无比的愉悦。驻足观望,这些美丽的花儿,对炎阳的直射毫不畏惧,单瓣娇艳,双瓣的更为华贵,这些可人的花儿,不正是夏季火热的心脏吗?

饱胀的马上要破裂似的花骨朵儿鬼斧神工般的雕琢出来,你看它逐渐翻红,逐渐从顶端整裂为四瓣,即使技艺再高超的艺术家估计也雕琢不出来,就算你用无比犀利的刻刀,我想也刻不出那样的均匀。到底是谁用红玛瑙琢成了那样精湛的杰作呢?

我忘情的欣赏着路边的石榴花,仿佛自己也成了这美丽的花儿。郁郁葱葱的绿树林,与红艳艳的石榴花相互映衬,犹如画中的仙境,更像是一幅惟妙惟肖的水彩仕女图。

站在石榴花前,我的情感被点燃,记忆的闸门被一下子打开,思绪随着记忆飞回到了少年时代

靖柔,是我的初中同学,也是我同村的好朋友,更是一个开朗活泼、貌若天仙、热情似火的女孩。她,花如痴如醉,对石榴花更是宠爱有加。这是因为她家门前有一颗高大粗壮的石榴树,儿时的我们常在石榴树下嬉戏玩耍。因此让我对花也充满了喜爱,特别是石榴花。我总感觉,靖柔给我的感觉就如同石榴花一般——活泼天真、柔情似火。

正因为靖柔的天真和热情,才使得她身边的男孩子源源不断,同龄的,比他大的男孩子都爱和她一起玩,而且对她关爱有加,也让她总在享受着众星捧月般的美妙感觉。其实,作为正处在青期的女孩子,那种被异性追捧的感觉是非常美妙的。所以,那时的靖柔,是快乐的,是幸福的。只是,这种快乐和幸福的背后,却又隐藏着可怕的危机。因为,靖柔太过天真,她根本就没有防人之心,也不懂得把握与人交往的尺度。

终于她还是出事了,一连好几天也不见她来上学,人也没了踪影,于是,我心里很着急,就跑到她家,去问她的妈妈:“阿姨,靖柔这几天去哪了,怎么没去上学啊?”只见她妈满脸的不高兴,然后嗓子眼里回了我一句:“不知道,别管那么多”。看着阿姨那副沮丧不高兴的表情,我有些惴惴不安的往回走。此时的脚步不知怎么了,显得那么的沉重,几分钟就到的路程,我却走了很久很久。边走边想“她到底怎么了,去哪儿了,是不是病了?”一种不想的预感涌上我的心头。回家后我问妈妈“妈,这几天你看到靖柔了吗”?我妈有点惊奇地说“没有啊,没看见。怎么了?”我没有吱声。心想,靖柔去哪儿了呢,怎么不去上学,她妈妈也说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很着急。

又过了几天,却传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听妈妈说靖柔怀孕了,真是晴天霹雳,我的双腿发软,一下子瘫倒在地,怎么可能啊?靖柔她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啊,这是不可能的事,我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事情就是发生了。

发生这件事情后,靖柔就退学了。或许,她感觉再也没脸去上学了,再也无法面对老师和同学了。从那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再也没见到靖柔了。只是听说,她嫁人了,嫁了一个大她十多岁的光棍汉,而且,嫁得很远很远。

从那以后,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靖柔了,对她,我只有献上我最诚挚的祝福,祝福她以后的生活幸福快乐。却没有想到,我们竟然还会有再次见面的机会。

再次见到靖柔,已是一年以后了。一天,我和妈妈去地里干活儿。正走到靖柔家的地边时,我竟然看到靖柔在地里干活。看到她,我很是兴奋,赶忙跑过去和她打招呼。跑到她的跟前,我高声喊道:“靖柔啊,我总算看到你了。这一年来,你过的好吗……”可她却显得那样的拘谨不安,手足无措。我感觉得到,她完全变了,她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可爱热情似火的女孩了。变得那样的沉默、怯懦。我一把抱住她,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此时所有的话语都变得那样的苍白无力。这时,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此时的沉静。她迅速地跑过去,从摇篮里抱起一个婴儿,看她娴熟的揭起衣衫给孩子喂奶,我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是她的孩子。我很难想象一个不足20岁的少女,竟然有了孩子。她都是个孩子,她怎么会照顾孩子啊,一种莫名的苦涩涌上我的心头。

我静静地等她给孩子喂完奶,将孩子哄睡着,于是问道“这是你的孩子?你这么小,会照顾孩子吗”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这时她轻轻地把孩子放回摇篮。站起身,看着她憔悴的身躯,我的眼泪一条线似的往下流。这时,我发现她也在哭,于是我又问道“那个人,他对你好吗?”靖柔摇摇头说:“不好。”她抬起胳膊,揭开衣服让我看,我一看,简直是惊呆了,身上红一块,紫一块,有的还化脓了,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这是真的。我明白了,这是那个男人把她打成这样的。看着她,我心里揪心的痛。

过了很久,靖柔呜咽着说:“那个人他,他简直……不是人,连畜生都不如,他爱喝酒,喝醉了就打我,说我是没人要的破鞋,进了他家,败坏了他家的门风。”真让人愤怒。我问她:“他老打你,你妈知道吗?”她苦笑着说:“他们,他们要是管我的死活的话,我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她丈夫嫌弃她,父母觉得没面子。在这个世界上,她就成了一个罪人,得不到任何关爱,亲情爱情离她是那么的遥远。也难怪她会变的如此懦弱。我的心如刀在割。

过了很久,我们的心情稍微的静了下来,我们拉着手往家走,刚到她家的院子,一股清风徐徐吹来,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淡淡的石榴花香,抬头一看,石榴花开满了枝头,深深浅浅的花朵,似一团团血红的火焰在微风里燃烧着。此时,昔日快乐的场景立即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时的我们,无忧无虑,忘情的在这棵石榴树下追逐打闹,你追我赶,那时的我们真的是太开心了。这时,我看到靖柔呆呆的望着这棵石榴树在发呆。许久,她说话了:“如果时间可以倒流,那该有多好啊!”我应声说道:“是啊,时间可以倒流的话,就是好,我们可以像原来一样快乐的嬉戏玩耍,忘记所有的烦恼。”这时,不知从哪儿刮来了一阵大风,火红的石榴花,落了一地。看着满地飘落的花瓣,让人的内心充满了无限的伤感,真是造化弄人吗?苍天啊,你怎么那么不公平,为什么要让如花似玉的少女去受如此煎熬。你为什么不在她做错事的那一刹那,提醒她一下,让她明白怎样做人。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那天我们聊了很多:过去的快乐、她不幸的遭遇,以及对以后生活的展望,我也一直在开导她,让她凡事多往好处想,想想办法,或者找人去开导一下那个男人,给他多做点思想工作,或许会改变他的看法。她沉默了。

自此别后,要想再见到她真的是很难。平时比较忙,在别后十年的一个假期里,我回老家去看望爸妈他们。渐渐地,靖柔模样在我的脑海里慢慢淡忘了,我几乎忘记了她,忘掉了这个曾经是那么不幸的女孩子。

回到家,妈妈告诉我说:“靖柔回来了,在她妈家里。”“真是太好了。”兴得我几乎跳起来了。“真是太好了。我现在就要去看她,我们都十年没见面了”。“只怕她现在不能和你说话了。妈妈悲伤地说道。“她疯了”怎么会啊,她曾经是那么开朗活泼的小姑娘,我不相信我妈的话。拼命地向靖柔家里跑去。

走近她家,我看到了昔日我们那么热爱的石榴树,此时的靖柔静静的站在石榴树下,呆呆的望着那像被太阳烤焦的石榴树。这真的是她吗?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她怎么会显得那么苍老憔悴?

我轻轻地走近她身边拉起她的手,低声喊道:“靖柔、靖柔”她没有反应,许久之后,她才转过头,呆呆的望着我。看此情景,我忍不住失声痛哭。这时,她妈妈看到我了,连忙招呼我进屋坐。“静柔她……”话没说完,她已经泣不成声了。看着阿姨痛苦的样子,我的心里像刀刻一样。说实话,我还是有些怨恨靖柔父母的。想当初,他们如果对靖柔好点,对她多点关爱,多点照顾,少一些世俗的偏见,或许靖柔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看着阿姨苍白的头发和憔悴的面容,以及脸上那悔恨泪水,我对他们充满了无限的同情。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怎能不让人心寒呢?毕竟她是父母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啊。

那天,我一直静静的陪在靖柔旁边,没有说任何话,望着屋外那高大挺拔的石榴树,我想,假若时间里的事物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的话,事情的结局一定不会是这样,靖柔一定会像五月的石榴花,开得如火如荼,娇艳动人。

望着满山火红的石榴花,让我顿悟: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我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也许我们无法改变人生,但人们为什么不改变对事情的看法呢?很多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多一份关爱,少一分谴责;为什么不多一份宽容,少一份埋怨;为什么不多一份理解,少一份世俗的偏见。在现实社会里,如果人人都能以一颗爱心和宽容的心对人对事的话,都能站在道德的角度和关爱的角度去看问题,定会避免很多悲剧的发生。我相信世界一定会变成美好的人间。在这个石榴花开的火红五月,有多少人正在沐浴着爱情的恩泽,又有多少人将自己的青春埋葬在了五月……

(文中人名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