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2012-05-26 02:59 | 作者:伪装完美 | 散文吧首发

我不知道远方到底多远?但我知道远方除了远方还是远方!

_____写在前面

<默亦寒QQ:627888042>

《那一年高考》

安浩做完了最后一场模拟试卷低着头走出了教室,依旧是一个人去那个角落,习惯性的点燃一根烟,其实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一年多了,每一次成绩都会让他难受很久,还好有小柒陪着他,在他最无助的时候给予他希望,安浩始终知道对于这份感情他只能埋葬在心底,他们从未谈过高考也从未谈过感情。明天就要拍毕业照了,安浩的思绪变得更明捷了,因为前一个月他还跟班主任提出退学。但是再父母和小柒的劝说下他还是硬着头皮做完了这三年来最后的一场试卷。

毕业欢送会的前一个晚上安浩没有参加,他陪着小柒走了很长的一段路,那晚很凉,月光格外的明亮,晚风轻轻地拂起了小柒的刘海。她的眼睛十分迷人,从她的眼睛中安浩看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明伤,他们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走着,道路旁的梧桐长长的站车了一排,这条路始终没有目的地。突然小柒停住了脚步,她说:安浩,不管你考不考上大学我们永远不要分开,安浩沉重的应称着。不会的丫头。那个夜晚他们就这样走了很久。高考的那天,天下着。就这样在那场大雨中他们结束了三年的生涯。高考完后,安浩给小柒发了条信,丫头照顾好自己,我要去另一个城市,跟着我的叔叔去打工。就这样安浩第一踏上了绿皮车厢,一路上小柒总是不停的发短信,说安浩到哪儿了?经过一夜的路途终于抵达了那个传说中的建筑工地。第一次出门第一次离开生活在一起三年的小柒。在工地的日子里安浩有说不出苦水。小柒总是发短信问:安浩那边干活累不累?你要记得多吃饭,照顾好自己,实在抗不住就回来。在这样的日子里他总是以小柒的短信做为支撑坚持着。日记谷最好的博客

出成绩的那天,小柒打来了电话,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提及成绩,安浩还是像计划的那样落榜了。安浩知道小柒考上了他羡慕的那所大学。小柒说安浩你回来吧我想你了!你回来再复读一年希望还是有的。安浩什么都没说只是沉重的挂了电话,终于在一个火热的午后安浩因为过度劳累晕倒了。心疼儿子的妈妈把安浩接回了家。当小柒焦急的提着水果来看安浩时,安浩却以一种愤怒的语气把她赶出了病房门。日子就像手掌上的沙子不经意间流走,这一年九月,小柒带着失落离开了那个小城市,去了北方的一坐城市,去了她心目中的大学。而这一年安浩没有复读,选择了南下去了南方一坐不知名的技校。

《人在南方心在北方》

是轮回的美,还是宿命的悲?安浩带着他和小柒所有的记忆,来到了这座偏僻的小镇,在这里他将渡过他三年的时光,在这里他将把所有的思念牵挂写进日记本里。他知道等有一天他足够强大时他会带着这些日记去找可可,那样他的父母不会因为他的弱小和贫穷而看不起他,他想他会给小柒一个能够看的到的未来。安浩总是把所有的不幸化作动力。他相信未来是美好的。他在日记中这样写“我在南方,遥望北方的天空,小柒,一年了不知道你在那个城市过的还好吧?我看到大雁又飞回了南方,北方要到天了,天冷了你的手肯定很冷!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给你准备着温水袋,随时准备着给你暖手”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安浩、小柒他们彼此生活在各自的角落里,一个南方,一个在北方。他们谁都不知对方过的怎样?小柒因为安浩的离开而痛不欲生,她的痛苦在一个香樟树开着花的季节里结束了。他认识了一个很帅很高的男孩。他们水生火热的在校园里演绎着自己的故事,她和所有的城里孩子一样。极度奢侈幸福的过着自己的生活。而安浩却不知道那个曾经说陪伴她的姑娘过的如何?想想没有他的日子里她是怎样的孤独与落寞?

《再见,再也不见》

陌城的樱花开了,大篇大篇的白。穿着装的人们在日光的灼晒下,显得格外妖艳。安浩依旧习惯性的夹着烟头,走出了那家溜冰场,那家他待了三年的溜冰场。陌城的樱花开了,大篇大篇的雪白。穿着夏装的人们在日光的灼晒下,显得格外妖艳。安浩依旧习惯性的夹着烟头,走出了那家溜冰场,那家他待了三年的溜冰场。三年的大学生活依旧逃脱不了别离的分割。安浩总是这样冷漠的度过了三年。

《陌旅》

A城下了厚厚的一层雪,零下十几的温度,始终看不清人们严实的表情,路过那家精品店的橱窗,看着玻璃上映衬的影子。安浩莫名的点燃了一根香烟,终于在日夜的纠结下,做了决定辞去那份卑微的工作。他始终都是一个人做这样或那样的决定,他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只是看着A城被抽去温度和空气的蓝天依旧是那样透明。行李,车票,背包,就这样他消失在了人群中,开始他没有任何规划的陌旅。发动机的声音肆虐的尖叫着。安浩看着行李缓缓的顺着传送带送进了车站。没有分别亦没有相聚。他依旧是一个人。顺着广播里腼甜的女声,他被带进了那列车厢,火车启动的那一刻,他看到了生锈的铁轨,微微的高楼,他终于离开了A市,那个他毕业后带着想进入的城市,记得上班的第一天是下着鹅毛般的大雪,他寒蓄腼腆的顺着应聘纸上的地址找到了那家公司,公司在一栋写字楼的11层。站在楼底仰视这个遮住半边天的高楼,安浩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喜悦。送从着门口保安的帮助,他终于在大厅里那张豪华的牌匾里找到了那家某某有限公司。接待他的是一个打扮的很妖艳的女子,很快就办完了入职,当他顺着纸张签完最后一张签名时,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终于,他可以放下包袱了,在A市这座被人们都向往的城市里他扎脚了。而这一幕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记忆犹新。终于随从这一张车票与A市拉开了距离,似乎他再也不会来这个冰冷的城市,A市渐行渐远,终于在眼前一片漆黑的景象了安浩选择了遗忘,他将要跟着列车进入另一个地方,火车上依旧是那个味,泡面味、脚气味,亦或是因旅途的疲惫和枯燥的浓浓烟草味。望着车窗外缓缓远逝的荒地,安浩爬在桌子上睡着了,也许是太过于劳累也许是太过于疲惫,他终于可以如一个匐憨大地的孩子一样贴着大地的温度安静的在梦想里恬息。在梦里安浩又回到了那个到处弥漫樟树香气的校园。那栋熟悉的教学楼,那些匆匆迈步前进的人。这个季节应该是油菜花繁茂的时候,大篇大篇的田地里可以看到人们摆着不同的身姿用不同的方式留住这个记忆。湖水泛滥的时候,可以清晰的看见荷花娇艳的舞姿。那个开,小柒是第一个和他说永远的人。也是第一个和他从不谈及未来也不谈及过去的人。记得分开的时候,陌城下了整整一个月的雨,油菜全落了,天空始终没有放晴,那个出行实习的晚上陌城依旧下着雨。厚厚的行李沉重的思绪再次将安浩拉回了三年前的那个拖着行李屁颠屁颠坐着火车来陌城上学的景象,第一次见到长江,那是一种穿过沙滩触摸大海的感觉,曾经的美好一切如同泡沫般的消失在了那个夏天那个带着不同颜色的夏天。远行的车子在风雨蠕蠕启动时安浩也被带走,他将于这生活三年的地方挥手告别,没有留恋亦没有再见。《待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