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天上飘下来的雪花

2012-05-24 02:19 | 作者:狩猎 | 散文吧首发

一家人原本是天上飘下来的花,谁也不认识谁,但落地以后,便融为一体,结成冰,化成水,汇集到一起,永远也就分不开了……

——题记

《一》

我的家在遥远的山村,在俊朗的山腰上挂着,像一轮月亮,高高的挂着。

清晨,最先听到的是父母的脚步声,轻轻的,踮着脚尖。

父亲要出山了,而母亲则要准备早饭。

“轻点,他俩还在睡呢!”这是妈妈的声音。

“知道你还说话!”父亲急了……

“呵呵!”听母亲的笑声,是那么容易上瘾,我和弟弟躲在被窝里,单是听着声音就是一种享受,更别提可以一睹笑脸了。

《二》

弟弟抢了我用全部积蓄买的文具盒,结果大干了一架。

“大哥要让弟弟点,你这么大了还不懂。”母亲总是先修理我。

“是他惹我先。”那时我的性子也烈得不行,得理不饶人。

“你就忍着点呗,谁叫你是老大。”母亲好像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在母亲眼里,大哥的要不顾一切的让着弟弟。

“冷,冷,冷,着凉了,怎么办?”(我们乡下,乡音中“忍”与“冷”同音)

“呵呵,小东西,还着凉了。”

“呵呵”

我们大伙都笑了,当然,打架我的确赢了,但是文具盒却输了……

《三》

“妈,嗲怎么还没回家啊。”外面下着大,滴滴答答,忐忐忑忑的,像积累着一的眷恋,隐隐约约。

弟弟坐在门槛上,一直调皮的重复着。

“别吼了,你再吼,雨也不会停的。”爸常教育我要淡定,别把忧郁写给别人看。所以,我捏着忧心,掩饰着。

“快来了啊,不就是刚见面吗?担心啥?”母亲嘴上笑着,眉头却紧皱,一不小心被窝我瞥见了。

从此,家里人都知道,晚回家一刻,,母亲的皱纹会增加一条。

《四》

后来,我和弟弟都出远门了,父亲和母亲却很少踏出门槛,尽管歌里唱着“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可他们的确走不动了,而我却走得更远了。

“经常打点电话,一定要回家过年啊!注意身体,记得吃药,记得……”这是母亲唠叨得最多的话,尽管我和弟弟在家时,也没少让母亲烦心,但永远磨灭不了她对相聚的渴望。

“管好自己,我还行!”父亲很干脆,很的话也只说一遍。

看着父亲弯弯的背,母亲满脸的沧桑,我还是出门了。

“我一定要常打电话,回家,一定要争气。”我暗暗发誓。

《五》

现在,我走得更远了,隔着海峡,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单是几班车,几小时的路程,是不可能到达了。

别是亦难,相见亦难。或许老天喜欢考验多情的人,总是开着同样的玩笑,不过这次他开大了。

“记得回来啊,别忘了这个家。”这时,母亲不唠叨了。嘴里只有这么一句话,但是她却是呐喊着吐出来的,带着泪,带着血,带着伤痕

“回来!”母亲的要求已经降到了底线,他不苛求我们能给她,带去什么,给予什么,征求什么……

剩下的只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对一个家,对一家人团圆的一个想。

站在海岸,惦记着脑海里,母亲那等待的身影,我提起脚步……

《六》

家是我的家,国是我的国,国是千万家,家是最小国。我们都是天上飘下来的雪花,谁也不认识谁,但落地以后,便融为一体,结成冰,化成水,汇集到一起,成了一个家,一个国。

我们是一家人,我们彼此不分开……

评论

  • 眼泪:我们原本是天上飘下来的雪花,谁也不认识谁,但落地以后,便融为一体,结成冰,化成水,汇集到一起,永远也就分不开了……
    回复2012-05-24 02:37
  • 狩猎:回复@眼泪:谢谢,来访!
    回复2012-05-26 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