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美人

2012-05-23 19:51 | 作者:蓝衫紫玉 | 散文吧首发

你是谁?当黑暗又一次包围心房的时候,我注意到你的漠然。

一位侧身闭目的女子,着一藕粉色的吊带裙,就这样突兀自己的容颜,似乎在思考,又似乎在沉睡。棕黑的秀发盖过眉梢,滑过肩膀,散落成飘逸的瀑布。眼帘轻垂,朱唇微启,脸颊晕开的红润,不胜娇羞。那一抹红唇的浅笑早已收藏,潜进心湾;妩媚的妆容,是黑里一朵张狂而惹眼的蓝色妖姬,那样凝重而生动。

你是谁?为何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把即将离别的华年雕刻成一抹嫣红的记忆,留恋那曾经的十六岁花季和那些青懵懂的日子,让那些凋谢的青春时光划过心垒,重温曾经晶莹而美妙的心动,那里有朝露滚动的泪珠,把阳光下的幻织成晶莹剔透的希冀;那里有多情缤纷的眼泪,随着远去的笛,幻化成凄迷的苍茫;每每把忧伤别离幻化成一曲别赋,在流年的风月里浅唱低吟。放逐风景的春天,你开始一刻漂泊的凝望,只在远处的风景,执念一份永恒的相守。

你是谁?把青春的美好都交付与做梦的春天,总是幻想,日的雷鸣和暴,打落一地的花,还会枝头重绽新朵。可是,当那些娇艳的姹紫嫣红零落如泥,你的感伤也随落红飞过了摇晃的秋千,化成百年孤独的惊鸿。你的流年,一如梦随风,一如梦四季;你的容颜,在哀叹的声调里走向了落幕的秋季。当那种感伤的情怀轻叩心门的时刻,你的轻盈身姿已飘到蒹葭苍茫的水岸,凝视澄明的湖水,把忧愁的流觞开启,抛却流年似水的刻痕,任由一去不回头的光阴带走所有的悲戚。

一脸的冰冷,一脸的黯然,有谁能读懂你的心语?当春雨又一次叩响心门,你的心芽怎么也吹不出动人的短笛。那些青春希冀里最美丽的永恒,在流年惨然的记忆里,已浅浅淡淡,斑斑驳驳,青黄不接,似乎无迹可寻,又似乎清晰如昨,离你很近,又离你很远。从指缝间滑落的青春,缠绕着牵牵绊绊的相思,兜不住那些流沙一样的过去,那是曾经心底最美妙的歌唱,爱也依依,恨也依依。

总是在心底浅唱一首歌,有分离也有相聚,有天荒地老也有遥遥无期,梦想和奢望总是在等待中失去。你怕岁月的无情,在你的脸上留下痕迹,可是人都会老的真理,彻底粉碎了你粉红色的希冀,你总是希望光阴会变慢或者是伸长,不想看到大雁南归,春燕衔泥。可是那些风景总是在某些既定的时刻,来来往往,川流不息,你无法阻挡岁月的无情似水去,无法挽留住红颜易衰似花泥。独守一个人的流年,拈一瓣江南的花语,在泛黄的画轴上描摹一幅流年似水;拂一段琴殇,填一阕清词,吟一首伊人堪比黄花瘦的绝句,把曾经的美丽定格成指尖更古不变的风景,独留一地的苍白填埋曾经的风花月。一个人的风景,是你红尘翩跹的独舞,那份不舍的红尘恋,在夕阳欲坠的时刻,响起随风而逝的挽歌;独醉一曲自悟的风雨霓裳,在流年清晰的云水禅心间,把一份明净的心情,丢进过往云烟。荡开春天的原野上那一抹独自凄迷夕阳,化成红尘里最后凄美的飘零。

暗夜里的月光,似你朦胧的眼睛,透过窗子的缝隙,有一片白,那是你的背景,延伸到浓浓的月色里,谁能读懂你的心语?你的心灵独白是一首无韵的歌还是一首远去的诗行,为何在婉约的心事中淤积成伤,站立不成绝美的背影。

你是谁?黑色的沉静厚重,是你读懂红尘沧桑的眼眸吗?那么忧郁;与你擦肩的背影也总是那么焦急,是你追赶光阴的脚步,还是催促中的叹息?那么进退两难。

想你的神韵,想你的绝世风华,挥动你的双臂,跳一支高傲的舞曲吧,那个伸手相邀的人早已落笔,把你画在他的唐诗宋词里,定格在他的江南烟雨中,那是你的红尘一梦,眉色连黛,颦心婀娜,顾盼流连,袅袅婷婷而又风情万种。

你是谁?是哪个流年美人吗?当满数的花开早已荼蘼,在五月的又一个雨季,你是否在渐逝的风景里还能找到自己?是否能带着如月的浅笑走进阑珊的归期?

评论

  • 毕欣苗:现实生活里没有的,你幻化的雪人,妖姬。感觉像是写给白狐狸的,狐仙。你是蒲松龄吗?
    回复2012-05-25 10:27
  • 四角:雨季,晚来的黄昏依旧晚来,它像是要诉说什么似的,最后终究没说。。
    回复2012-05-25 12:51
  • 淡年华 |▌ 1997°:不得不说,它真的很美
    回复2012-05-25 21:43
  • 毕欣苗:回复@毕欣苗:或许我不会幻想,太现实。
    回复2012-05-26 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