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一种声音

2012-05-23 18:55 | 作者:五彩石 | 散文吧首发

曾经的合欢树,带给我刹那间的惊喜;曾经的白河水,赠与我太多的深情;曾经熟悉而温暖感情,留给我的是永恒感动初见的美丽,就这样魂牵系了。昨天终究是一场浮光掠影的行走,内心终究是难抵远方的召唤,终于,伴随着五月的阳光,我再一次走近了你。

说不出心中的喜悦与期待,只是兴奋地眺望着窗外。忽然一股香甜的气息透进了车窗,四处寻觅,知道啦,原来它来自于路旁栽种的槐花树。微风拂过时,白色的花瓣如美丽的白色蝴蝶翩跹于一片绿色之中,与蓝天白云相映成趣。我不敢太过张扬自己的感情,怕惊扰了开车的先生,于是只和小子幸福地享受自然的馈赠。

虽然一向不喜欢有着雕琢痕迹的人文景观,可是今天,我却是在寻访一位古人——诸葛亮,去领略他一生的传奇。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历史上,有着太多璀璨的明星。只是像诸葛亮一样,能够引起我们长久怀念的确不多。

刘备建立了蜀汉政权,诸葛亮官拜丞相,封武乡侯,死后谥“忠武侯”,因此历代诸葛亮祠庙均称“武侯祠”。南阳武侯祠坐落在南阳市西南的卧龙岗上。顺着滨河路向西南方向,即可看到它庄严的大门。古色古香的建筑,辅以“千古人龙”金字匾额的山门,告诉我要与一位智者相遇了。拾级而上,前面是“汉昭烈皇帝三顾处”石碑坊和仙人,再往里走就是祠院的主体建筑——大拜殿。殿内的塑像是极为少见的蜡像,所以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先生似笑非笑,似睁非睁的双眼,以及那羽扇纶巾,使得他看起来飘逸洒脱到了极致。两侧是其子诸葛瞻、其孙诸葛尚的塑像。

眼前的子孙三代让我忽然记起了丞相“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的悠然与超然。只是当历史的车轮行至于彼时,诸葛家族做出了明智的抉择。他们踏上了这趟前行的列车,于是历史就把他们载入了一个辉煌的时代。“立品于莘野渭滨之间表读出师两朝勋业惊司马;结庐在紫峰白水以侧曲吟染父千裁风云起卧龙”。这幅对联正在泛着淡淡的书香,而岁月的沧桑却透过指尖触过的文字在回响······

后部的建筑是以“诸葛草庐”为主体的,是当时先生“躬耕”时生活起居方面的一些典型建筑。草庐蓬松如伞形,是先生当年隐居苦读的地方。八角的挑檐,屋顶以茅草覆盖,郭沫若手书的“诸葛草庐”匾额悬挂于正门上方。先生坐庐中四方景物尽收眼底。于是古朴精致的且轻若飞虹的石桥,桥下清幽澄澈的一湾溪水,婷婷于水中的几簇碧荷,假山堆叠处生长着的几株野草,无一不与草庐交相辉映,令人赏心悦目,流连忘返。霎那间,只觉一种尘世暂离的缥缈感涌上心头。

此刻我想起了坐落在成都市区的成都武侯祠,它曾经与刘备庙毗邻,谁知诸葛亮祠前香火旺,刘备庙前车马稀少。这让有些人心中很不是滋味。于是下令废武侯祠,只在刘备殿旁附带供诸葛亮。不想事与愿违,百姓反把整座庙称武侯祠,香火更盛。

信步武侯祠,到处是殿堂楼阁,古柏翠竹。忽然发现来武侯祠游玩的人虽然不算是很多,但他们无不是一脸的虔诚。或许有人是不忍心打扰智者的思考,亦或是思慕名山大川的风骚?我无从得知。只觉得于先生来说,这样的环境刚好。因为他要深谋远虑。运筹帷幄,那红尘的喧嚣在此自然是不合时宜的。眼前的武侯祠就那样静静的伫立着,以一个智者的思考和诉说顿悟着太多蒙昧的凡人。

是怎样诉说能够漫过历史的尘埃,响彻在寰宇之间?是他“不求闻达于诸侯的旷达”?是他《隆中对》里三分天下的远见?是他《出师表》中一腔热血的挥洒?是他《诫子书》内宁静致远的睿智?是他羽扇轻挥,八十万曹军灰飞烟灭的洒脱?是他《失街亭》挥泪斩马谡的深情,是他一心只为酬三顾才许先帝以驱驰的忠诚?还是他赏罚分明,“治国之道,务在举贤”的思想呢?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是非成败转头空。是啊,历史早已过去,人也不知去向,可是一种思想去会永恒。追溯往事,依然觉得先生的形象历历在目,先生的思想历久弥新。也许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智慧多了几分传奇色彩,可是那一句句让人警醒的话语却在耳畔回旋。这也许就是先生有幸被百姓筛选,得到永恒的真正原因吧。

终究还是要离去的,再一次回望先生的塑像,他还是那样若有所思的样子,手中的羽扇轻抬,似有妙计在胸·······

转身走出武侯祠,天地间回荡起一种声音: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才。非学无以广才,非静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

评论

  • wei、、:聆听一种声音,流传千古的传唱
    回复2012-05-26 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