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吧,星

2012-05-22 09:11 | 作者:陆婉琳 | 散文吧首发

——谨将此诗歌献给我的双亲民国百年十二月十五日

当来年的回忆录上写下,你和我的名字时,我会笑而不语的说再见。在懵懂青的年华中,学会了珍惜呵护。理解了诸多的无奈,学会了用理智驾驭情感的闸门。日复一日的思念,让自己学会了劳累后的哭泣,学会了疗养窗棂的疲惫。

舒缓低沉的钢琴曲弹唱了我指间的乏味。高傲的白天鹅让我们在琴海地彼岸,畅游自由的艺术的殿堂。

我的星星,那年的艺无涯,写下了你无悔的选择。音乐柔和的抒情曲让你我的心扉彻底敞开。

夜幕下的星星,那纯蓝的天空下。我为你烙下青春的痕迹,你甜美的语言恍若前世今生的宿命。

我傻傻的凝望:“你和月儿的誓言,仿佛在昨夜的月儿弯弯的小小的海滨绽放,那段深蓝是月儿的颜色,还是你心尖上小小的窗棂紧闭的门扉。我不敢断言,如小猫的舌头,凉凉的添起面颊”。

吻痕地霪迹,掀起了西海岸的岛屿。从南太平洋席卷而来,带来了珊瑚岛地浪漫,火地岛地温馨

当秋季运动会的舞台上传来了你甜美的音色,我爱极而泣,我的星星,为什么我的等待却是遥遥无期?

你可知道我的眼角里留下了泰戈尔《情人的礼物》,可知泰姬陵的建设成了一个神话。我的挚爱,天国的福音书里,或许有我为你勾勒地画卷。我的恋人,我的心弦跳动不息地力量的源泉。

泰戈尔的吉檀迦利滋润了,我苦涩的心扉小小的狭窄窗棂。当你百灵儿婉转的嗓音、让我在迷惘之中看到了,黑夜中一丝豆粒的光芒。

南国的红豆点起了相思的风筝,黄河在咆哮着,长江的浩荡流畅。美哉、壯哉、滔滔长江水,滚滚长江浪。轻轻的唤醒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听一听那是麦子穗的声音,诗意的行走在江南塞北。

当你老了/当你具有朝圣者的灵魂/当你听到爱情的钟声从容地敲响,最后的忠诚是黄昏的光线,是月光下缓缓响起的,大提琴的声音。

当我轻柔的看着你娇黛色的玫瑰嘴唇时,我觉的世间地花儿都被你染成了红艳地草莓。但是我亲爱的,星星。爱伦河流向伊甸园的羞涩篱笆里。挚爱的,葡萄园的空气水银色的围巾,洒满了阳光的花瓣。流萤筱。懵懂岁月洗净铅华的无奈,风筝的逍遥。

一生一里一琴一乎曲一月一换季一世等一聚。天鹅舞,空灵的弹奏着、玫瑰园的春天,四月的丁香花呦呦哑哑的笑着。

情人的礼物,铭记一位历史人物的爱情,泰姬陵的建设勾画了沙扎汗国王纯洁的爱情,恋人的离世,儿子的背叛。他心灵的慰籍,可是命运的捉弄,他那未完成的陵墓成为了世间最大的遗憾。

我的泰姬陵,我的王妃,任岁月依旧流逝,我对你的仰慕。童话中的灰姑娘和王子幸福的穿上水晶鞋,度过美丽幸福的一生。

沙扎汉,你用一生的王国绘出了令人朝拜的圣地,泰姬陵她美丽的传说成为了历史上永恒经典爱情。

弱水三千,但饮一瓢。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雷震震,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今天是我的生日,22年前一个小男孩从一个天国里依赖了他的悲欢离合,沈子国银杏树,见证了他的成长岁月,1215

两个年代见证了一个嗷嗷待育的小婴儿的诞生,他慈爱的母亲用饱满的乳汁养育了这个海子。母亲孤独的看着岁月的风沙没有将母亲的耐力磨尽。

二十二年前,一个黎明破晓的冬天,旭日东升,日月的容颜照耀在颍州的河岸,西子的湖水染红了一个家族的辛酸岁月。

我的父亲,因为他的次子的诞生欣喜若狂,他喝着高粱酒吃着简朴的东西。破旧的家乡遗留着我金色童年全部的回忆,乡村一个我魂牵梦绕的港湾,村东头的小婶,村西边的大娘仿若前世今生的回忆依旧清晰的的印在我的脑间。

乡村小路伴我回家,多想回家看看古沈大地在亲吻一下流鞍河两岸的树木。我离开家已经有十一个年华了,回家萨克斯地奏曲点弦乐我高傲的个性,磁性的音节如一溪潺潺的流水恣意的帆涓。

故乡槐花香,一瓣瓣地铺洒着伊甸园的流域,我的星星,空中花园演绎了一个王朝的悲欢离合。希腊神话倾诉了宙斯的子民族文艺复兴时期的古典文化的重生,我的母亲你历经沧桑百年的历史沉淀

但丁的神曲,乔万尼薄伽丘十日谈,将一场时代的文艺推向一个前所未有的的巅峰,我的祖国,我深深挚爱的祖国,我的血液里流淌着你千百年的文化底蕴,我愿用我的青春年华为你谱写一首首唯美的青春之歌。

青春之歌、红岩栩栩如生的再现了历史的重合,我的故乡千百次回眸等待着黎明曙光的再次绽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