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寻踪欧石崖

2012-05-21 07:55 | 作者:晓风寒 | 散文吧首发

寻踪欧石崖

告别青梅煮的阴霾,迎来立的朗晴,一路驰骋,风里夹杂泥土清冽的气息,散发淡淡的草木醇香。间或野蔷薇蓬蓬勃勃,明艳粉红,香气馥郁而浓烈。久腻办公室的沉闷,走向平湖沃土,侬自闲云兼野鹤,若脱笼之鸿鹄。过灰尘污浊的矿区,眼见得青山妩媚绿田泱泱。爬殿上,奔石江还是上玉华?新茶已初品,熏鸭尚留香,山楂似乎还泛着酸甜,莫如欧石崖探寻。斯人读山读水,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在“无为、无己、无名”的逍遥中到底积淀着怎样的一方洞天。

“望左沿水泥路走,看路标就能找到。”俗话说“白马寨的女,铁路头的米”,黍粟濡养,山里人古道热肠,为我们指路。穿行在道旁白色的女贞里,吸气呼气,心脾沁然。进入山脉蜿蜒腹地,空气更添一份清鲜,停车放在青云山庄。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山庄里已经放了好几辆小车,两旁梯田曲折连绵。道上下来七八个行者,定神,竟有少年同学,意外相见意外欢欣,以为他在城享小家之温馨,后来他告诉我们此程专门陪先生一行出城乐游。他是地主,公务劳心还没上去过呢。这样想来,我们的摩旅反是显了份傻气。中饭巴豆一叠,豆腐乳三块,竹笋炒蛋,几尾鲫鱼,清淡简约,自然无拘。倒是同学为尽地主之谊,不住抱拳“理解”,两边走动。也是,诗酒江湖酬酢斡旋,难为了多少人情世故。

饭毕行十来分钟就到了青云寺,小憩,与居士略作交谈。后面寺庙尚在雕梁画栋,马路就修到此地,前行是羊肠小径。回望新竹如剑凛然,笋壳未尽酱褐裹翠,一派锐气摇摇曳曳。走不多久枯枝斫地横七竖八,一片狼藉。更有同学一番豪饮又继续陪先生们登山,酒酣淋漓小跑着追上了我们。只是脚下丛林已渐渐分不清方向,有金龟子匍匐着安然一动不动,小青蛇疾速穿过灌木,许是往日人们多半只到青云寺打住,这里人迹罕至岑岑幽寂。把手机里的音乐打开,乐声中莽莽撞撞在灌木丛中左寻右探,“找到路啦!”估计是居士多日守着寺庙,没说清岔道,才有我们失路之困惑。难怪同学说这是半旅游的风水宝地。你看落成的山庄蕴藉雅致,未完的寺庙佛道相生,前边供奉后面施工,安神立位普渡众生,菩萨心肠一样啊。再上欧石崖(仙人洞)就是原生态了。

山风起兮,林间簌簌,有啁啾,久违的午后阳光更衬出寥落。小路赭红明晰,渐渐转往山体外围,忽上忽下傍岩凌谷,背阴处小毛笋还嫩生生的,采采盈握一把,走了约莫一节课的时间便听溪流淙淙,苍苍掩映下见岩石合围,乳泉成洼,停下洗漱,泉水阴凉甜润。曲径折上,不多久便见巨岩叠合,犬牙交错,居上如盖如喙伸出,呀然张口,下有主洞,旁有侧洞,侧洞有台上下连环,左翼套口,主洞坦然绿苔青藓。人立其中,山下风景紫云水库,梯田村庄尽收眼底,气象开阔而豁然。想来那六一居士静心读书,疲累后放眼瞭望,全然是我见风景而人不见我,一如神龙见首不见尾,飘飘然仙风浴乎,浩浩然忧随云散。洞外藤蔓蒙络摇翠,洞口青树森森遮蔽,背倚绝巘,前临深谷,侧岩屏阻,实乃绝地。伫立洞外向上张望,青天之下,石岩崎崛如倾,缝隙处枯枝老干。果然是“岩里白云岩外月,寺上青石寺下洞”。只是洞内幽幽清冷,叫人凝神。蓦然回首,耳畔似乎还响起寺中隐约的梵音。莫非是,走过满山深深浅浅的绿,那些平平仄仄的心思,全都化作了晨钟暮鼓。谁想空门之后,竟得这坐花载月妙景佳处。也罢,人间多少惆怅事,且随风来且随风逝。尘世落拓,纵使一苇可航,俯仰之间众生可渡。

一壁无字,峥嵘崔嵬……

许是青葱生意垂蔓妖娆,向来桀骜的车手也来了兴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忆同学少年!欧石若魂有灵,慨慷以歌,当拈花笑去。

下来的路轻捷了许多,竹杖胜马,旧路折回。想来时岔途,草莽奔突几乎让我们泄气,前功尽弃。出家人亦非诳语,原是后来人想劈出一条近道剩一程未拓罢,哪知道是非曲直乐在其中。同学陪的几位先生已下山踅向紫云水库,我们依旧不紧不慢盘恒流连。山路倒行,看叠嶂重峦,一层淡一层;数千林啼音,栖身何枝。欧石崖,翠峰修篁,亦不知隐身何在,只有青云寺香雾缭绕。

寺中有联:欧柳才华描募山水情形传声谷里

石岩景象现出神仙本领措手乎中

元君度真君传宝剑斩孽龙次此西江除灾害

闽省迁豫省慈黎民保赤子亦仝南海佈恩波

前联描景后联叙事,说是谌母于晋初时到池山用仙方妙药,救难治疑,人们感其恩德,立庙书此联以纪念。寺成宋代,联自何人已无可考。只是车手忍不住问,“闽省迁豫省怎么解说?”居士又给我们细说圣母元君由来,那闽地国王之女,潜心修道蒙神仙赠书,掌元始图书之府,称谌母元君。然后池山安邦,传道许逊福荫黎民。后有欧阳修由此感怀启发,静心整理《谌母医药疗法》。这些在《欧石岩的文化魂脉》中都有记载。只是文中亦谓对联在前,修药书在后。若是迁江西,简称赣啊,赣地何来豫省之说?初唐王勃《滕王阁序》中有“豫章故郡,洪都新府”,也非此而言。“豫”字确实叫人费解,居士无语。呵呵,佛前争何事,且付笑谈中,留取青山看,不如山庄泡茶去。

走出寺门,平台下砌池蓄泉,山庄里巨石喷泉,我们呢斟茶品泉暝目:远近、高低、山涧、溪泉、是逶迤而来的五月青绿山水。留恋处,一群摄友全副武装行色冲冲又疾驰而去。良辰美景终究只贪得浮生半日,倒是那居士拥碧揽翠染霞枕雾,万千愁云和烟无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