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在荷香深处

2012-05-20 16:32 | 作者:子衿若水 | 散文吧首发

记忆里,总有一抹清清的荷香,带着温馨的深情,在月色皎洁的晚,悄悄地潜入境,那片光与影交错的莲池,在月色的笼罩下如同一层蒙着的轻纱般的梦,朦胧而迷离。轻轻涟漪荡漾在婷立的莲叶间,调皮的鱼儿互相捉着迷藏,不时欢快地溅起水波;一朵朵含苞的粉荷,在如水的月光下,羞涩地打着朵儿着,宛如曼妙在水中央的伊人,清澈的眸光过处,微风徐徐,荷香阵阵飘来,青青荷叶摇曳着褶皱的裙裾,随着的风的轻灵,跳动着曼妙的舞蹈。

这,就是我记忆中老家的荷塘月夜

那时的老家,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村庄,择水而居在一个高坡之上。大大小小,清清浅浅的池塘,布满村庄周围。高坡上交错聚居着十几户杂姓人家,每户都是开放式的居住,房前屋后,一枝碧桃,两株枣花,几棵桑树,几树刺槐,都是不经意的风景,不加任何的雕琢,自然而然地和大自然融为一体,仿佛一幅水墨山水,每一处墨痕都是天然的写意,没有故意的宣泄。

一到天,老家四周的水塘里,青青的碧荷就钻出水面,慢慢地生长,直至占据整个池塘的空间。到了盛夏,一朵朵娇艳的荷花,盛开在莲叶之间,美丽而晶莹,绝世而无尘,不由使人想起周敦颐的《莲说》中的句子: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是的,荷花有着这样的婉约和清丽,也有着孤芳自赏的品格。为此,我庆幸自己,有荷花为伴,生活在如此诗意的世界。远离水塘的地方,全是稻田,一望无际的碧绿,几乎是整个夏季,荷塘风景最美丽的陪衬,被荷塘簇拥下的小村庄,像一个出尘隔世的桃花源,有着自己的日出而落,日落而息,一切的日子,都随着荷香的芬芳慢慢地流淌。

少时,不知多少次,在月色如水的夜晚,驻足这清清荷塘边,多少个美丽的梦幻随着荷花的绽放遐想。夏风摇曳,蝉鸣停歇,蛙鸣此起彼伏,天空繁星点点,徜徉在无边的荷香里,闭目清嗅荷莲浸人心脾清香,恍惚间自己变成了凌波而来的荷花仙子,踏着凝香的白雾,飘着绿如蝉翼的霓裳,拨动着动听的琴弦,旋转着脱尘绝俗的身姿,合着月色下所有的浅唱低吟,把青的歌唱放逐到荷香四溢的季节。

夜晚,村庄在月色的安宁里沉静,停止了一切的喧嚣,熟睡在风月无边的荷香风韵里,人们在各自的美梦里编织着季节里最美丽的希望。一个个缓缓流淌不息的池塘,四通八达,如一颗颗宝石镶嵌在村庄的衣襟上,在月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绵绵延延,波光粼粼;袅袅腾腾的水雾,泛起在荷塘上空,如同蟾宫中嫦娥挥动的水袖,在月色里飘渺弥漫;又同祈福的檀香,在微醺的醉意中,把幸福满足卸却在随水而去的时光中。

我用素白的文字,捡拾着青春之路上与荷香相偎相伴的时光,尽管那些记忆,被年轮无情的大手摧残的模糊无痕,可是,每当一阵清风在明媚的夜晚吹过我的脸颊,那一阵荷香的馥郁幽幽飘进心海的瞬间,那些淡忘的记忆,犹如被重新复活的情节,开始一段段在脑海中对接,翻动,浮现。一丝丝清幽而温馨的过往,如后的心事,开始潮湿了记忆,潮湿了空间;那些场景是那样的清晰可闻,而又触手可摸,的的确确,那些挥之不去的记忆已经烙在生命里,随血液一起流淌在光阴斑驳的岁月,不曾消亡也不曾停止。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这首古诗,诉说的是一首江南采莲的景致。谁说这样的风景,只有到江南才可以寻得到。那时的日子,分明就是一幅江南影像的缩影。每一个烟雨朦胧的日子都在水波荡漾的荷香风月里度过,每一句和风细雨的诉说都偎依着荷莲的倩影。荷香凝露,烟波浩渺,鸥鹭霞飞,渔歌唱晚这是每一个夕阳晚照的逍遥,一份荷香深情,在荷风无边静无声的牵牵缠缠里,爱意浓浓,情深许许,一生的期许和相守,也许就在与荷莲共处的朝朝暮暮中难分难舍。

我曾在那样的世界中沉醉,在那样的时空下凝望远方,一个临水而立的婷婷少女,把所有最美丽的心事说给那些荷香飘飘日子;记不清,有多少次心灵的吟唱就着荷风的清新,把青春的希冀放逐远方的风雨;也记不清,有多少纯真梦想,是看着荷莲轻盈的舞蹈,开始起航;记不清,多少次,从外地求学疲惫归来,浸在荷香的风月里,给凄婉的心事疗伤。是的,那片荷香,那个美丽的村庄,那些曾经的过往,就如同莲的心事,总是在荷香飘起的夜晚汩汩流淌,静静地诉说。记忆里,这份尘封许久温馨的思念,每当月色氤氲荷塘的夜晚,就会悄然入梦,我会久久地流连在荷塘月色的堤岸,把最美丽的梦想和渴望,永远定格在那个荷香飘飘的季节。

假若,这些场景还仍然存在,我一定会回到那个地方,回到魂牵梦绕的老家,回到那片荷塘月色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