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那些高中的兄弟

2012-05-19 19:52 | 作者:狩猎 | 散文吧首发

兄弟相逢,三碗酒;

兄弟夕别,两行泪。

兄弟畅言,三睐曲;

兄弟论道,两杯茶。

—题记

五月里,独自在爽爽的贵阳漂泊。孤身在大学里,身边都是些新人,一些没有乡音的魂。独自把酒闷饮,思绪越饮越乱,越饮越愁。

大学里,能以兄弟相称的太少了,少的可怜。大家都为了自己的专业、奖学金、职位,争得头破血流。有的今天和你称兄道弟,明天你就成了他的踏脚石。高中的那种真挚的兄弟情的香味,已经很久没有嗅到了。看着黑乌乌的云,细数着眼前撒下的细线,心早已惦记起高中的岁月,高中的点点滴滴。

“有谁欺负你,一个电话,我们帮你!”

“喝、喝,别他妈的娘们”

“别拿我当外人,我们是兄弟”

“我们要一起考这所大学,一起玩电脑”

“我们要分开了,但班级照里。我们永远不分开。”

记忆里,那些哥们说话总是那么开放、干脆、带点非主流,开放得一起脸红,干脆得一针见血。然而这些确是最真的,最贴心的话语。尽管有些时候我并不想听,然而时候回想,哥们的话永远包含着感情—兄弟之情。

还记得,寝室里我们一起打扑克,被抓后,而帮我们背黑锅的兄弟;还记得,课堂上我们一起抵抗老师,那个当出头被罚站的兄弟;还记得,在高考前的那个月里,我们将低俗杂志、扑克集中销毁,被烟熏成娃娃脸的兄弟;还记得,在开往大学的火车站里,我们泪流满面,各奔东西;还记得……

那时,或许是我们刚刚学着去做“大人”,所以我们总是惹祸;

那时,或许是我们刚刚读完童话,所以我们思想奔放;

那时,或许是我们刚刚体验到生活,所以我们称兄道弟。

高中三年,我们里经常为了一个问题而热闹的反驳、击杀。直到把对方说道睡着觉后,才欣然入睡。醒来后,一切又是新的,谁都没有因为昨晚的胜负而左右自己对别人的看法。在我们看来,兄弟交心,几更;兄弟投缘,几重天。兄弟之间的距离是没有间隙的,兄弟之间的感情是坚不可摧的。那些日子,我们顶着18岁的天空,在高中的蓝天下任意妄为。老师很形象的将我们比喻成“战马”,一匹脱缰的战马。

做事的内容我们不讲究,有趣就行;吃饭的地点我们不挑剔,有情就行;谈论的女学生我们不吝啬,是女的就行。我们似乎回到了上古时代,相互间,没有衣服,没有烦恼,更没有隐私。有的只是释放不完的感情。

那时的日子永远都是快乐的、自由的、奔放的。我们自诩成一群捕猎的野狼,充满着跨越草原的野性,充满着使不完的活力。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已经不是我们,“我们”变成了一个人,共抽一根烟,共拥一条心。

我们都有各自的外号,形形色色的外号:“秃头”、“悟空”、“棒槌”等等,似乎这些“外号”已经替代了我们的名字。或许就是这些亲近的语言,使我们忘记了对方原本的名字,却依然熟记那些可的面孔,化成灰也认识的“铁壁”。

现在呢,君在江头,我江尾,日夜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我们虽然个在一方,但在兄弟们的心里,心却都投入到了江水,朝着故乡,对着月亮,我们照样可以畅谈、畅饮,对酒K歌。

五月,满空的芬芳渐行渐远,留下的只是思念,一地的思念。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我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异客”,什么叫做“倍思亲”。“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或许就单是为兄弟情而特制的。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无声无息的你,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如今再没人问起,分给我烟抽的兄弟,分给我快乐的往昔,你总是猜不对我手里的硬币,摇摇头说这太神秘……”哼着这首悲凉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为兄弟干杯,饮尽一泪水和点点滴滴的思念。

自古兄弟,长相别,自是怀情,三更梦。

若是兄弟,惜离合,若有豪情,共揽月。

评论

  • 蓝齐儿:君在江头,我江尾,日夜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欣赏好文字!
    回复2012-05-25 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