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记得你说过我是天使

2012-05-19 01:33 | 作者:南苑风清 | 散文吧首发

的午静谧安凉。拉开抽屉,无意间又翻出了那篇未寄出的邮件底稿……心波,不由自主的被无声的一击,荡漾开去。

傍晚时分,在倚窗的蛙鸣虫唱中开始了又结束了一场茶会,所以时至午夜还会如此的清醒,能如此淡淡的在灯盏下默看着曾经亲手执笔于心绢上的一字一句。

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这样称呼你。

南苑的那场雨虽凄美迷离,但冷风吹久了,幽窗还是会关闭,雨云最终也要散去……

那个捡玻璃心的女子,直到双手划破血滴如雨的时候,才知道那颗拼好的的心只是透明的心瓶…

我明白此刻的你已再没有勇气对我诉说心事了,有的也只剩那三个字,毕竟再解释下去是不好的。

也许我宿命的直觉早已告诉我,偶入南苑的那颗玲珑心注定只是个过客,因为我没告诉你三生石上写好的结局,所以《蝶叶》里会预示的出现那句:就像之前她答应他的誓言一样,她答应陪他度过军旅,两年后如果他达到做哥哥的标准,他们就可以成为兄妹……如果被人记住是种幸福,那么更幸福的是被人想起时,他会感动到哭,心却是暖的……当你想起我时,心中有暗流涌动,就足够了。

谁会料想到最后的发展,最后的结局?但自己似乎从未作出过让自己后悔的决定,无论是曾今的浪漫,抑或是最后的结局。过去有很多话都积攒在心里一直没有向你提起过,因为十分在乎你的自尊心,如今已没有必要再隐藏下去。

是现实的奇遇,让我不得不相信他就是你,我承认你跟心中的他有些相似,但你不足以强大到我可以把幸福安然交给你……我甚至早已分明感觉到你对我的南苑毫无感觉,但你身上确实有着他的影子,这点让我害怕错过……

对不起,我的仍然忍受不了半点卑微……你的心只属于你的过去,而到达不了我们许好的未来。

也许你说的对,我并没有失去什么,只是时间还没有过去……你虽然敲开了南苑的柴扉,划破了久酿的宁静,但你终只是个过客。

扰乱了心境,被伤的没有知觉,当现实无情的把沉重的躯体拖出去的时候,我的心已沉睡了……

至于那段回忆,它毕竟真切的存在时空的某一角,我已把它封存上锁。

我是个生长在里的女子,虽早已过了幻想的年纪,但或许这辈子都会栖居在梦里,不论现实怎样,我只知道,我并不欠它什么了……

谢谢你曾栖居在我的屋檐,告诉了我梦醒的时间。不能完整给我的,请继续完整给她,不能完整给你的,我会完整给他。

要记住曾今我跟你讨论过的人人生,前路还很长,愿君珍重。

南苑

亲笔

后来这封午夜的最后落笔,被敲在他留言板上的那些斑斑驳驳的冷字代替,而这些尽量保持平静的心字已燃成灰……

就像今天在指尖豆蔻的文章里的留言那样:如果,隐去如,就会有果了。只是隐去的是如己所愿……若借不到三寸月光,就只好遗赠倾城的月,依然默愿他们的幸福。

----《蝶叶》--是去年在深圳写了一个多月的故事,回来后又熬了好多个通宵敲上去发给他,它记录着我们有生以来的点点滴滴。我们虽早已相识,但只有那么一年,我们才真正彼此相知,遗憾的是,还没等到回来,来到现实中与我再见一面,他就跳上了回到过去的末班车……

我决心放手的时候,他说了很多很多,似乎忏悔结局对我的残忍,还有那此生都会对我说的三个字:对不起……可我,什么也没听到,除了那句:你是我世界里的天使……

也许到现在,有些事,他仍不会懂得。我本无意惨白我们的曾今,唯独用硬敲上去的冰冷的话语,去减少他无法摆脱的自责,少说一些对不起……

上辈子我欠他的,这辈子应该是还清了。

雨停时,阳光初上。就这样,淡淡的,做个女子……

评论

  • 喜闻乐见:拜读佳作,问好老师!
    回复2012-05-26 14:03
  • 南苑风清:您好,老师可不敢当,我还只是个学生呢,你们才算老师……散文吧里,以性情会友。愿以后多多指教!
    回复2012-05-26 23:39
  • 箜芯楛竹:哈哈,顶一楼,颜老师好!哈哈哈哈
    回复2012-06-29 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