賨人谷之歌 三 四

2012-05-17 18:37 | 作者:环山子 | 散文吧首发

在这寂静的山谷 有谁

知道我们来自何方

有谁询问过我们从何处举棹

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落下桅帆

也许 隔了那么多年

许多往事已经渐渐淡忘

可我们仍日日夜听到一个声音

他既甜蜜且又充满了清愁

那是来自我们故乡的呼唤啊

来自于哪个暮色苍茫的古渡头

在哪里 流水荡荡 乡情浓浓

挥手送别的情景与呼号缠绵悠长

他使我想起了紫色的山脉环绕的河滨

千万只在辽阔的水面群栖群飞

日午后 一只只小鸟飞进我玲珑的庭院

悠然地唱出我童年的欢笑

他呀 就是我情牵绕的故乡

一个烟霭迷蒙 萤飞草长的地方

很多年前 我们的祖先就居住在那里

有一条小河日夜发出明快欢畅的歌唱

而在河流的不远之处

是一片绿茸茸宽阔无垠的草原

每当微风拂来

开遍鲜花的草地呈现出斑斓的色彩

在那里 水草丰茂 牛羊成群

有溪流的细语 松涛的回声

疏疏落落的村子依稀可见

在清静的闲暇中是多么悠然自得

在那里 山川耸翠 大地是一片金色的田野

温暖阳光随时随地洋溢着喜悦

当青白色的小鸟掠过房屋的正前方

我们会常常感受到一种幸福的眷恋

在那里 湛蓝色的天空如一杯透明的美酒

令人无比的酣畅和陶醉

纺纱女在夜里吟唱的古老的歌谣

美丽得让我们彻夜难眠

在那里 家家户户的神龛供奉着神明

我们的祖先 后照的神像神圣而庄严

每当大祭祀的时候来临

我们古老的庄园是何等热闹非凡

我常常想起当月亮从山后升起的时候

玛瑙般澄明透亮的光的柔美恬静

我的心刹那间也溢满月光

变得是那样圆满 快乐安详 充满了希冀

这些虽然是很多年前的事情

但在我的心中其情景永不可磨灭

就像一只只在水上轻捷游弋的船儿

永远停泊在一个不变的港湾

因为我们是来自于启明星升起的地方啊

同属于华夏 巴人的后裔

是沿着太阳所指的路径而来

按照神的启示来播种一条河流的文明

或许 我们从文明的发祥之地出发

就注定要经历离乡背井的痛苦

但为了拓展自己的繁华与梦想

哪怕是千曲百折 也永不言悔

关于我们的故事真是一言难尽

其中的欢乐与艰辛永远难忘

如今很少有人知道我们的故事

更不用说知道我们的桑梓在何方

你知道古之山川 西南有巴国

他与江汉平原的文化一脉相承

出自于太皞 四代而后王

先祖务相是第五代王而鄂西

五千年前的夹江沿岸

是我们祖先最初的繁衍之地

尔后逐渐迁徙 偏隅于川东

定居在巴州河之畔是一次艰难的溯源

那时 商贾通衢 鸡犬相闻

古老的鄂西人口稠密

我们自小就生活在那个美丽的地方

过着日出而作 日没而归平淡的生活

也许探索与发现是人生来具有的本能

向往美好的生活是人类的天性

在闲暇之时 我们也以白云为伴

云游他方也是我们生活的乐趣之一

当我们偶然来到华夏的西南

意外发现这里山青水绿 风景殊异

心里不免怦然心动 感慨万千

从内心发出一阵又一阵从未有过惊叹

在这里 苍山如画 风卷绿荫

清澈的小河映照着舒卷的白云

起伏的山峦就像一道遮风挡的屏障

悠闲的牛羊在山坡迟迟忘归

在这里 人声杳然 鸟语花香

匆匆的溪水宛如优美的琴声

在蝴蝶翩翩的起舞中

耕耘者都旁若无人地播种着自己的心愿

在这里 人与自然的和谐是那样无隙

僻静的山坳 幽深而清静

在桃花盛开的深谷里

有呦呦鹿鸣 人与白鹤亲密相行

在这里 一切都显得万般的阒然

没有烦恼与人与人之间的争斗

哪怕是一次暂的别离

也有明月满耳 一片江声送客船

基于这种天籁般的阒然与宁静

他使我们产生了某一种渴望

在返回故乡的第一天

一个迁徙的计划就在油灯上点亮

首先是我们村中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

他的发言引来大家一致的首肯

他说 与其生活在不能保证长久安宁的环境

不如在一个新的地方为子孙开辟一个乐园

通过反复论证 权衡利弊

一个完善的迁徙计划逐渐完成

再加上卜者的卦象预示的方位

使大家对整个迁徙更加充满了信心

没有了疑问加上思想的统一

经过广泛的动员和精心的准备组织

在一个云开雾散风和日丽的清晨

我们开始了向西南进发的旅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