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诗人的‘命数’

2012-05-15 22:29 | 作者:子亦. | 散文吧首发

每当我写作的时候,我总觉得有种被命运支配的感觉。无法控制,无法躲避;该是像描绘天堂的绽放…或是地狱的邀请?这些无解的文字,是诗人的命数。

有一种自命清高叫做诗人。我的诗,是白色的玫瑰、是黑色的玫瑰、也是装载谎言的糖果盒子…是将我人生的独特性以固定的途径化作文字。只有我清楚它真正的含义,每个人都有自己一套理解好坏的方式。我是在玩弄支配着文字,所以对于我的文字,我就是它的命数。让我们醒着见那页纯白的空间,呼吸着不夹带红尘的空气,这里有足够的文字去编写我们的高傲。

有一种歪曲事实叫诗人。我会思考很多没营养的问题,所以我是个诗人。假设我是个盛水容器Z,水就是用于思考的X,墨水是问题Y;将墨水倒进容器,得出的结果A更倾向那一个因素?一首诗A的好坏不在于Y的深浅,也不在的Z的大小,而更倾向于X。我有太多歪理和暗恋对象……Neil说我的歪理已经X+Y=A了,你懂个屁…你就是一个用Excel写情诗的250…

解:因例子(我有一个暗恋对象,我写成了我有很多暗恋对象;这种歪理,不牵涉道德、利益,也无从考究真实性。你唯持有的不满,只是我充满讽刺的例子罢了。)

故(有些你不接受的谎言不能用真假、对错、好坏去衡量,只能用因果去理解。)我因些上了说谎

我是个斯文人,真的。

有一种内疚叫做诗人。我想告诉你,我不想是个诗人…也忘了告诉你,有一种诗人叫做内疚…

我累了。你听见了吗?我在唱着动情的歌…

这就像毒药,尤其当内疚的原源头直指我人生唯一的独特性。我闭上了象征光明的眼睛…静静的,只能透过回追逐着幸福温度,我并不悲伤。也许是有点自责、也许不是。习惯将悲伤潜伏于字眼行间,喜欢用忧伤的文字去表达我的一切,也包括快乐。有过呐喊、吼叫,甚至是呼吸。

还记那天,我被雷霹了、然后我就失忆了。

许多用词不当里面,都有着讽刺,因为被雷霹了?

我写一首诗,有时候并不是想营造一个多美的人、境界或谎言。我只是觉得一页文字除了它本身的美以外,会随着读者的一切而改变。

也许是遇上谁以后,我接受了这种命数。所以我觉得我和你们一样是个诗人…而你们的谁是否也被动情的默默写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