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菊花飘香时

2012-05-13 12:30 | 作者:文心雕龙 | 散文吧首发

徜徉在斜晖洒落的小路上,晚风轻轻卷起几片落叶,翩跹起舞,似微微细语,诉说秋的萧瑟。一株桂树,在风地吹拂下,飘来时断时续的香气,沁人心脾。对于一个久居异乡的人来说难免会带上些许感伤,淡淡地如桂花的香味,更何况秋被赋予特殊的含义。在不起眼的角落,盛开着两株菊花,一白一黄,微微颤抖,初盛时的光彩夺目已荡然无存了,走近它,清香犹存,淡淡的,柔柔的,乡愁一般。忽然,我怜悯起它们来了,它们明天是否依旧挺立?依旧淡香?依旧有生命?又是一年菊花飘香时,我不免伤感起来,菊花中带有秋的离愁,何况有一段动人不忘的故事

奶奶喜欢种菊花,也喜欢菊花盛开的秋天。我时常问其缘由,奶奶总是一笑而已,我也随之附和一笑。奶奶定然无法感悟古人所谓的秋之萧瑟与凄美。奶奶每年总会在屋前的小块菜地上种三五株菊花,有白的,有黑的。清晨浇水傍晚松土是奶奶的功课。菊花长得很好,白的菊如心一样明澈,黄的如深秋稻田的金黄。奶奶欣赏着这一切,陪护着每株走完生命的历程,然后收集起凋零的花瓣,晒干,制成药。望着角落中的两株残菊,不免想起了奶奶的一席话:做人应该像白菊一样纯洁无瑕,农村的孩子应时刻保持这份天真纯朴之气,男孩子应该闯出如金菊一样的人生。如今想想,这也许就是奶奶菊的缘故吧。

由于妹妹大病一场,我自幼与爷爷奶奶生活,无微不至的关怀自记事起便刻骨铭心了,但得益最多的还是奶奶做人处世的谆谆教导。这些让我养成了做事三思而后行的习惯

上大学了,远离故土,难免有种离愁别绪,每次回家是我和奶奶最开心的事情,奶奶总是拄着拐杖在门口等待我的归来,一年、两年、三年……,年年如此。当菊花将要盛开之时,又是我离家远行的时候,那时奶奶总用一些最普通的花生,糖果,鸡蛋塞满我的包裹。每次,我都毫无保留地收下,尽管这些东西是如此平常,这不仅寄托了奶奶对我的深情,更加表现了一位农村老人的真实与纯朴。远行时,奶奶总会摘下一朵最艳的菊花插在我的背包上,目送我离去。我每次回眸的一瞬间,总能看见奶奶那种不舍与牵挂凝聚的泪光

工作以后,城市生活总让人无法停止前行的脚步。时常感叹时光飞逝,却忘记了奶奶额头的皱纹与白发。工作的繁多,家庭的琐事,往往让自己遗忘了牵挂,每每提起话筒,叫一声“奶奶”,问一声:“近来身体可好?”总能听见奶奶哽咽的声音,这是一种牵挂。金菊寄寓了奶奶矛盾的心理,希望男儿志在四方,有如金色的前程,同时又寄托了一种牵挂的惆怅。奶奶放大了前者,隐藏了后者。奶奶也时常感叹:菊花在深抵御寒霜露水,终究会有凋零地一刻,人的生命亦如此,经历风霜的离去也不必太多的伤感。每次奶奶大病之时,总用这话安慰我,而我却总有一种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伤感。奶奶坚持的背后有许多的忧伤,只是含而不露。

去年八月,又是一个菊花飘香的季节,奶奶病危时孱弱的声音不是痛苦的呻吟,而是对我的安慰。当我接到父亲的电话时,踏上归途,挤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希冀看见奶奶最后一面,然而这种小小的奢求却如肥皂泡一般脆弱。奶奶安详的躺着,如平常一样,容颜慈祥,离去时的痛苦荡然无存。有时候我会感叹:“父母在,不远游。”这句古训的真切。如今已痛恻心扉地感受到了。奶奶却诠释地如此纯朴:人生如菊一样,心与心纯洁胜过一切,有心就有爱,金色的牵挂虽有些许伤感,但遗憾之后的永远铭记却显得如此有分量。奶奶在无言的牵挂中离去,我在牵挂中默默祈祷,其实,这也很完美。

又是一年菊花飘香时,当淡淡飘香之际,我会仰望天空,回应奶奶的笑容;当菊瓣凋零之时,我会捧几片,祈祷天国的奶奶,并告诉她,我生活地很好,不必牵挂。

所属专题:2012清明节诗歌散文专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