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

2012-05-11 19:55 | 作者:蝶影飞 | 散文吧首发

记得童年时,我不懂事,一次我生日时朝着妈妈嚷道:“妈,明天是我的生日,你煮两个鸡蛋给我吃吧。”妈妈接过我的话说:“小孩子家哪有什么生日哟?再说鸡蛋也不能拿来吃,要凑起来拿去卖了给你们买胶鞋。”从此我不再提生日的事了,也明白了在我们这样的家庭,大人小孩都不敢奢望过生日。

不是想到妈妈重病了六年多,不是想到她过了今年的生日,还能不能熬到下一个生日,我也不会在去年妈妈生日前一个多月电话上许诺要去给她过生日。我并没有忘记我的承诺,显然妈妈也在苦苦盼着,在等候的同时,她的心里一定荡漾着丝丝甜蜜,因为有生以来,总算有人记起她的生日了。到了那一天,偏偏天公不作美,下起了。这下我去不了,那场雨足够成为我去不了的理由了,妈妈也在电话里再三叮嘱:“你们不要来了,下雨了,路上滑,看摔着。”妈妈的生日在阴历的四月十六日,一个万物都向上生长的时节。初时分,哪有缠缠绵绵下雨的天气?我也只不过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这下妈妈不是因为我而失望,她是因为雨天而失望。

老是这样想着,我心里边就越发觉得愧疚。只好等待下一个四月十六日了。这一年来,我天天都在盼,盼到妈妈的生日;也日日都在祈祷,祈祷三百六十五天妈妈天天都要平安。我生怕挣扎在死亡边缘线上的妈妈,一不小心就会与我们阴阳相隔,这种念头在难眠的深浮现在我的脑海时,那种感觉是痛苦凄凉的。一年,在时间的长河中不过是暂的一刹那,而当你用心去一天一天数着过完三百六十五天时,不知道每一个日夜都被拉长了好多倍。

这一天终于姗姗来迟。前一天晚上我竟通宵未眠,天一亮我就动身了,哼着歌儿去赶车,那快乐的神情仿佛一个散学归家的小姑娘,完全忘了我对晕车的恐惧,也忘了沿途的艰难和弯弯曲曲。

终于见到我的妈妈了,她勉强支撑着身体从床上起来了,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陪我,遵照妈妈的叮嘱,我没有带任何礼物,因为自从妈妈生病后,几年来她都只能进食一些蔬菜类。至于穿的呢,大夏天又难买天穿的衣服,在冬天时候我也忘了给妈妈买件冬衣放好,等到她生日时再送给她,也因为自从妈妈生病后,她的岁月里里就少了夏秋,一年到头都穿着棉衣棉鞋,戴着厚厚的帽子,有时候酷暑难当的夏天,妈妈还直叫着好冷。我们心里为妈妈疼痛着却帮不了她,那一瞬间真想耍魔术一把拉过妈妈身上的病魔搭在自己身上,我宁可我来替妈妈受折磨。

就这样倚靠着沙发,我们悠悠谈起一件件往事。这在我们之间是少有的事。妈妈一向沉默不多言。她识字不多,在她的观念里,大人就是大人,孩子永远是孩子,无所谓情感沟通,甚而彼此间的,都是只能让行动去证明的事。她从未给我解释过什么,就如同上帝从不向她活着的孩子阐释任何真谛一样。妈妈保持缄默,我没有停止过思索。这么多年来,我和我的妈妈站成了两岸,我在此岸笑着舞着,我要让妈妈认为我是一位多么快乐的天使!然而我深深明白我的快乐不过是浮在水面上的绿萍,永远也沉不到心底里去。可无论怎样,我早学会了坦然面对生活,战胜了一个个的厄运,我成了生活的强者。

我对妈妈说:“妈,你要坚强点,多活几年,我要为你写更多的文章,投到网上去,因为在我的心里,你是多么伟大!”“你的妈妈有什么伟大的,现在什么事都做不了……”妈妈的声音哽塞了,我鼻子一酸,眼泪险些流了下来,我赶快借口起身去做家务,刚背过妈妈的视线,眼泪就无声地流了下来。

爸妈妈的家里因为我的到来显得热闹多了,匆匆住宿一晚后,我不得不又要赶回单位上班,我能够想象得出,我一离开,家里又是何等的冷冷清清,每日穿梭的是爸爸忙碌的身影和妈妈偶尔起身走走站站的身影。

总算在妈妈五十八岁生日上,我陪她过了这样一个没有生日蛋糕,也没有烛光晚餐的生日,但妈妈一定已经很幸福了。或许,她会因此每晚枕着甜蜜的入睡。

可是,我的心里为何还罩着浓浓的忧伤的雾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