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年锦时

2012-05-10 12:04 | 作者:荒墨 | 散文吧首发

时间的车轮依旧在不停地旋转,那些泛着稚气的童年早已在充满迷惘的瞳孔中渐渐行远。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那一声声奶生奶气的乡谣,那一张张可的笑靥…他们都哪去了呢?是封印在了记忆深处?为何我遍寻不及?现在,我想说,我渴望回到那个纯真的年代。那双澄澈的双眼,那张稚嫩的脸,还有印象中一直蔚蓝的天…让我迷恋,哪怕折去我生命的三分之一也是无憾。

可是,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尘埃落定的事实又怎可改变。是谁在感叹“逝者如斯,不舍昼”,千年前的圣人都无可改变何况如今我一介俗人。也罢,还是努力当一凡尘中的勇士吧: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岁月的风,吹落了十七年的安逸,我是不是该哭呢?过去的又何必在沉缅其中,重复着曾经的或喜或悲。再三追寻也是徒劳,伤神伤己又有何意义。莫回头,莫张望,勇敢向前!

别了,那些打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偷看武侠小说的日子;别了,那些和你们在餐厅里挤饭的日子;别了,那些我们敲着饭盒叮叮当当从小卖部前走过的日子;别了,那些我们一起在香樟树下偷偷张望的日子…

我们生在了一个感伤的年代,成全了一个又一个可爱的童话。是学会了笑,却忘记了怎样去哭,还是学会了哭却忘记了怎样去笑。我们只是一群可爱的孩子,怀着可爱的想,露出可爱的笑,仅此而已。

一直以来,总算明白了一个道理:时间才是我们最具有权威的导师。教会我们如何学会坚强,如何学会放弃,如何去感恩,如何去忘记,如何去爱,去恨,去悲,去喜…它总是用博大的手掌托起我们去看人世沧桑,爱恨轮回。

那年某某爱上了某某某;某某某总是拽着某某逃课;某某红着眼睛对某某某不要忘记我…

我们是只是孩子,一群梦想路上四处张望的孩子。

走在通向梦想的大道上,我们又是义气风发,少年壮志。他(她)说以后要当一名作家,写尽人世间悲欢离合;他(她)说要成立一家公司然后在某地上市,垄断国内市场;他(她)说要当一名画家,画尽世间冷暖,沧海桑田…

年轻的我们总是活力四射,年少轻狂。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的我们总是学着别人去感伤,抛去明媚心思开满忧伤。明明可以做自己活泼开朗,却假装比谁都要坚强,说着一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慰言,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剥去一层层坚硬的谎言之后,露出一颗比纸灰更脆弱的心脏。所以当我们真正学会忘记素时,与锦年携手相欢时才算长大。

如果现在有人问我是一个怎样的人的话,那么我会说…

乐观的悲观主义者。

明媚的忧伤少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