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难归根(长篇小说转载)驽马高嘶

2012-05-09 12:51 | 作者:江河惠 | 散文吧首发

三、驽马高嘶

“老同学——不是我说你,我叫你不要退,你硬不听!”第二天,工会主席洪儒把林劳生叫到他办公室,开导说,“坐车的人多,坐位少,都抢着往车上挤,你却自动下车去……”

“大会小会的动员,”林劳生勾着头,喃喃地说:“不退就下岗,退了还能领到几百块的养老金,真要下岗了找谁去?”

“我叫你到娄局长跟前去去,你死活不去。娄局长人其实不错,可以着哩,新调来,他不了解你。‘千里马尚高嘶’,我的老同学,你能造原子弹,谁知道。你最大的缺点就是不吭不哈,只是整天低头干工作,少和人来往……”洪主席转过话头说:“再者,你是高工——和别人不一样,当时不退成成儿的。”

“那是老同学你说的,在领导的眼里,也没什么不一样?林业局所有技术,一个初中生集中学习一月就够了。再者大会、小会动员: ‘五十岁以上的所有人——包括科长一律退休,不退就下岗!’还要怎么说哩……每次你都在会,谁也没说,五十岁以上的高工可以不退的话呀。”

……

洪儒太了解林劳生了,他俩在农大的时候是同班同学。在大一、大二时,林劳生不仅学习全班第一,琴棋书画都很在行;人长得也很帅气:一米八的个头,浓浓的弯眉下,一对泛蓝、含情的大眼睛,和着微笑时出现的酒窝儿,引逗得班上女生抢着和他来往。没想到在大三那年,一九六六年“文革”开始后,由于他属于“黑五类”,初期学院的“红卫兵”组织,都是一些“红五类”子弟组成,他想参加,却不要他。后来,“红卫兵”组织林立,一两个人也可以成立一个“战斗队”的时候,不知他当时怎么想的,他却当了“逍遥派”,离开学校,回老家农村,好长时间没来学校。一九六八年“工宣队”、“ 军宣队”进校,他接到“复课闹革命”的通知后,才迟迟到校。到校后,他好象真做错了什么事是的,整天勾着头,和谁也不说话,开会学习,也坐在最后,久而久之,成了猪嫌狗不的角色。在“斗私批修”中,他虽然在“文革”期间没有参与“打、砸、抢”,一身清白。一九六八年八月份,毕业分配时,他却因受当时,报刊、政界的 “不革命,便是反革命”,“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逍遥派,死得快,死了不得板板盖……”等 “造反理论”的影响下,没有分配。怀揣一部在扉页上刻印着“毛主席挥手我前进”的“红宝书”回乡务农,变成回乡“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洪儒更清楚,当时林劳生如果私下里找一下“造反派”的头头王月梅,他还是可以分配的,因为他俩在“文革”前是最要好一对。当时从别的女生口中传出,王月梅心里还牵挂着他。可他说什么也不去找,他觉得折不了“人”。这次也一样,一九八九年,国家实施天然林保护,林业企业经营主业收入中断,企业为精减部分职工,推出“五十岁以上的提前退休”的土政策,动员老职工让出位子,可林劳生的情况比较特殊,虽然年龄刚好是五十,但是是单位的业务骨干,他也主动写了申请,如果他去找局长说说,可能不至于提前退休。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愿将自己的苦楚向任何人诉说。或者是个宁折不弯的死板人。韩信受胯下之辱,何况我辈能丢多大的面子?“当奴隶当不得的时代”,你顾面子,就只有吃不尽的苦……

洪儒本想给同学长长精神,安慰安慰老同学,不料,话题扯得太远了,想得也太远了。若要和他谈这事,几天几也谈不清的。一阵沉默后,他首先打破沉寂说:

“也好,退了就退了,现在既成事实——好了,我们今天不扯这个了。昨天下午嫂子哭着给我说,叫我劝劝你,说你最近常在河边转悠,怕行见……真敢不跳河?珍珠河没盖子噢!你想过没有,你眼一闭到痛快,嫂子和儿子交给谁,那不是更苦了?”

进来了几个办事的,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林劳生见往日熟人进来,活像犯人般的将头勾得更低了,几乎贴到了膝盖。洪主席打发走了办事情的人以后,笑笑地问林劳生:

“说说,今后有什么打算?有什么想法说出来,能帮上忙老同学一定帮!嫑不吭不哈的闷在鼓里,朽哩!”

不知人穷志短,还是林劳生近来精神真有些错乱,吞吞吐吐地说了半天,害得洪儒费了好大劲才听明白:他有个打算,想开个铺面,试着做做生意,贴补家用。

“那就开呗,退休了,还怕什么?我想,赚不了大钱,它不会亏到那时去的……有什么困难?开个怎样的铺面,准备经营什么?”

“我想了好长时间,觉得自己现在什么也不会——幸好,上班时喜欢洮砚,雕刻洮砚,制作的洮砚盒又获得过国家外观设计专利证书,还在《甘肃日报》发表过《选购洮砚有讲究》和《洮砚雕刻技术之我见》等有关洮砚方面的文章……可是,可是开铺子需要许多钱,洪主席,你知道的,我是单职工,没有存款,养老金刚够儿子上学的学费和生活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钱,开不了呀!”

“你早不吱声,”洪儒与林劳生在学校就是最要好的同学,一九七0年林劳生重新分配后,他俩在一个单位又工作了三十多年,别看林劳生“狗肉上不了抬盘,” “死猫儿扶不上树,”可洪儒最看得起的就是他,他器重他的学才。在洪儒看来“万将易得,一才难求。”或许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原故吧。没法,你真说不清道不明人世间人与人之间这种微妙的关系奥秘、道道来。

“到底需要多少?我虽没多少,我可以出面给你筹资呀!”

“我也一时说不上——要不,我打听一下,合计一下,再说……”

“再说个啥——走,我们到几个买洮砚的铺子转转,看看、打听一下就知道了。‘布丁之证明在于吃。’你忘了这句名言?什么事你想一辈子也想不好的,只有干,亲自做,做起来就知道深浅,下海,下海,顾名思义,要下到海里去,不能在岸上!邓爷的明言是‘摸着石头过河’,你也要到河里去呀……走,不要如丧考妣似的,整天吊着个脸。”

人比人活不成,毛驴比马骑不成。阳世间的事情不能比,不可比。远的不说,就说洪儒与林劳生,他俩虽然是同班同学,但相比起来,不能说洪儒风得意,起码要比林劳生强百倍。洪儒一毕业就在机关各部门转打,虽然也在林区工作,却没有爬过一次山;虽然没当上大老板(改革开放以来,林业局职工也将他们的局长私下称“老板”),也坐上了“党政工”、“工”字号的第三把交椅有年,成为“党和政府联系职工群众的梁纽带”指挥者、统帅。在个别单位,“工会”虽然不能很好地发挥它作用,保护不了职工利益,最起码能保护自己的利益不受侵犯吧?就拿技术职称来说吧,给天天上山的、下苦的评了个技术职称,搞政工的不满意,有了意见,就生生的产生了个“政工师”出来,既然是技术职称,又规定,评聘“高级政工师”的条件 “必须是县处级”。这里使人费解的是,既然是县处级了,又何必非要个高级政工师不可呢?洪儒自然是“高级政工师”。“笑一笑,十年少年;当领导,肚大腰圆头老!”,自然洪儒从外表上与林劳生比要年青得多,也活泼得多。林劳生从没看见过老同学洪儒愁眉苦脸过,五十岁了,还像个青年人,工人暗地里叫他们的领袖“洪二”,久而久之,平辈在公开场合也叫这个外号。他也不介意,他好像有时还借题发挥,你说我二,我就二,说别人不敢说的话,做别人不敢做的事。

“老同学,”这时,他好像有意似的,“砰”地,使劲撞上办公室的门,旁若无人似的大声说:“老同学,你就放开‘大胆的往前走’!还怕啥呢!”

洪儒在前,林劳生在后,他俩到每个砚铺转了转,数了数摆放的洮砚,俩人经过计算,加上铺面的租金,至少也得七八万。洪儒也觉得一时要筹资这么多钱还是有一定的难度,因为,如今这年月借钱,如患艾慈病的青年找朋友,你还没开口,对象早吓跑了。

钱是硬头货,洪儒倾囊相助,也只能拿出万把元,林劳生东挖西补,凑了八千,俩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筹措了两万元。交过房租三千二,还剩一万八,能进几方砚?洮砚早从实用品,演变为工艺品,礼品,一方普通的洮砚收购价得二三百,好点的千元万元。俩人算过来算过去,只能进五十方左右。钱不是万能的,没钱却万万不能。好在,俩人都是洮砚爱家,前几年洮砚价格低的时候各收藏着几方,和收购的加在一起凑了五十八方。洪儒出点子,将收藏的洮砚标上“非卖品”。林劳生不解其意,不卖的东西摆在铺子干什么?这不是欺人吗?

“真是书呆子一个,”洪儒解释笑笑,“不是不卖,而是价低了不卖,但人都有好奇心,越得不到的他就要想尽一切办法得到。所以你越不想卖他就越想买。”

洪儒是热心肠人,也乐于帮人,何况是老同学。他决心“帮人帮到底,送佛到西天”,因为他清楚林劳生干什么总是畏首畏脚,怕狼怕虎的。

经过两人近乎半年的筹备,卖洮砚的铺面终于在二00三年三月八日挂牌开业。“洮砚珍宝田”招牌高高的挂在半空。牌子的右下角有一方类似字画上所加盖的闲章,将“洮砚珍宝”四个字镶嵌在“田”字中,新颖别致。铺面虽然不大,十六平方,但布置得极文雅。五十八方洮砚分档次排布在靠墙的货架上,墙上整齐地挂有名人字画,并将林劳生发表的关于洮砚的那两篇剪报:

选购洮砚有讲究

洮砚,全称为洮河绿石砚。具有贮墨日久,历寒不冰,下墨快,发墨,不损笔毫等贵重之处。但由于砚石开采洞窟多,石质优劣珠异,砚工技艺千差万别,因此,在选购洮砚上也有诸多讲究,基本方法是“二看一辨一挑剔”。

“二看”是一看黄膘与绿波,二看造型和雕刻。一看指看砚石质量,二看指看雕刻艺术。

“洮砚贵如何?黄膘带绿波。”洮砚砚石有由深浅二绿色构成的水波纹、云纹的为上乖石料;纯绿色次之;绿灰色较差。而有水波纹、云纹的石料的石皮有黄褐色或淡黄色,是这种石料的标记,俗称“黄膘”。黄膘与砚石形成强烈的对比色,雕刻时如果利用精巧,便可产生美妙的艺术效果。被历代砚工,洮砚爱好者珍视。它其实是浸染,附着在砚石表层的其它岩石,因此也不是每块好石料都能附有。我们挑选洮砚时也不要强求非有“黄膘”,但要记住,最好有“绿波”

“石形带盖”是洮砚最大的造型特点。所谓“石形”,是指洮砚造型是量材施艺,因石成砚,形制不一,不拘方圆,浑然天成;所谓“带盖”者,是指洮砚墨池几乎每砚都加有盖子。这样,对于造型的挑选不好用一个标准,只有随个人喜好去挑选。一般来说,只要墨池比例大,深度适中,池盖扣合紧密,装饰图案匀称,逼真,雕刻光洁即可。

“一辨”是认真识辨砚体和雕刻细部是否有裂断损及其封粘补。洮砚石采掘多用洞窟开采,为省工又采用轰炸,因此暗裂缝较多。工前选料不细或经验不足,有些砚体留有大的开裂或未开裂裂缝。又因为多数砚工技术不够纯熟、镂空悬雕部分断损较多。还有个别砚工试图标新立异,追求多层悬雕,人为粘接。选购时洗净所涂油,放进清水中浸一会儿,取出细心观察,凡水先干或后干的细线就是裂缝。水先干且发光、色暗青白的是粘接过的裂缝;后干的是未粘封过的裂缝。乘湿再留心砚体和雕刻细部,凡色淡而滑不粘水的是填补过的地方。

“挑剔”是指对墨池要反复挑拣。墨池底部,尤其较大砚墨池底部要求纯净,不能有粗长的红、白、黄三色石筋。黄筋有开裂的可能;红、白筋硬度高,使用时间一长,砚底高低不平,既影响磨墨,又影响墨的质量。

********************************

洮砚雕刻技术之我见

在中国砚文化史上曾有三大名砚和四大名砚之说。四大名砚指广东肇庆市东南烂柯山麓端溪水一带的端砚,江西上饶婺源龙尾山溪的歙砚,卓尼喇嘛崖一带的洮砚,山西绛县的澄泥砚。澄泥砚陶冶而成,说三大名砚指的是前三种用天然石料雕刻的名砚而言。

所谓名砚者,就其实用价值而论,必须具备下墨快,既发墨又不损笔毫这三大优点。无庸置疑,这四大名砚都具备这些优点。除非进行科学的对比试验,光凭人们的感觉,很难准确地排出这四大名砚的坐姿来,到目前为至,怕无人、也无法、无须进行这种试验。但在中国的砚文化史上之所以对这四大名砚有高下之分,我们认为,历来只怕是从观赏的角度来评论的。澄泥砚的观赏价值不能与其它三大名石砚相提并论,三大名砚它在外,四大名砚它在最后,这是无可非议的。端砚砚石具有极名贵的“鱼脑冻”、“青花”“蕉叶白”石品,砚工们雕刻时稍一利用,便可以产生妙不可言的观赏效果,因此,端砚被推为首,早成定论,其它两大石砚只有“退居二线”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洮砚贵如何,黄膘带绿波。”与歙砚砚石相比较,洮砚砚石又天生”黄膘”和“绿波”的丽质,本该稳居第二;歙砚砚石天然花纹碎小,便次之。但是由于历来洮砚的雕刻技术普遍不高,生产量、尤其是精工生产量远远赶不上歙砚,因此才出现了对洮歙两砚的评价不一的现象。偶得一方精制洮砚的人认为洮砚在歙砚之上,得差者说不如歙砚,出现这种现象就是很自然的了。

我们认为,要想使洮砚夺取“银牌”的殊荣,就得在雕刻技术上狠下功夫。我不揣浅陋,藉多年的雕刻实践和研究,谈点粗浅的看法,愿与同道切磋。

第一,必须在造型设计上大做文章

洮砚的造型和其它名砚一样,同样经历了由简单到复杂的发展过程。它由“尝得石,不加斧凿为砚”的原始砚石片,单砚,发展成为由底盖两部分组成的合砚造型。这种由底盖两部分组成的合砚,洮砚砚工们称其为“石形带盖”。所谓“石形”,是指洮砚的造型是因石造势的不规矩形的,并且有向自由多变的自然形演变的无目的趋势。

这是因为洮砚石料分层夹在其它岩石之间,且粘着较窂,有用层厚度薄,采掘出的石料多呈片状不规则多边形。若将这样的石料切割成规矩形,石料废弃就多,利用率低。所制作出来的砚台也相应的小,墨池也自然不大。

又从观赏角度讲,规矩形给人有一种古板的感觉,不象自然形能诱发观赏者形象思维,从而产生对石砚更高层次的品藻,以及反复把玩。因此洮砚的造型发展是正解的,“石形带盖”的造型设计是科学的。但还必须在以下两方面大加开拓。

首先对具有“绿波”的石料,尤其是那些明晰“绿波”的石料,在造型设计方时要随波造型,使绿波曲线与砚外形相一致,相统一,使其和谐流畅,相得益彰。

其次要注意“黄膘”的取舍。洮砚石黄膘,其实是浸染或附着在洮砚石上的其它岩石,有铁锈红、桔红、浅黄、米黄、金黄、紫、白、黑、褐等颜色,与石料形成强烈的对比色,被历代砚工珍视,如果利用精巧,便可产生妙不可言的艺术效果。但保留黄膘不能过多,要在巧字上功夫,对好些无观赏价值、对造型有影响的黄膘,要毫不留情地取掉,不能因“膘”害型。

第二,要尽量加大墨池。

谁都知道,砚台是实用工艺品,它毕竟是用来磨墨的用具,不单纯是观赏艺术品。近年来洮砚出现了砚池缩小装饰图案增大的趋势,这是本末倒置的作法。有些砚工误认为如今都用的墨汁书画,没有人再用砚台磨墨,因此墨池无需那么大。如果如此,名砚的说法也就不存在了,或者将会有更多的名砚。这是对砚台的使用价值不甚了解的具体表现。

在尽量加大墨池的同时,还要注意对墨池所加的“盖”的设计进行改进。洮砚带盖,这是洮砚的一大特色,带盖不光是为防止耗墨而加的,它还具有整洁,和增大装饰面积,进一步增强艺术效果的作用。但历来砚盖的形态与墨池相“表里”,即池方盖方,池圆盖圆。从池盖易扣合考虑,采用方圆两种形式是可以理解的,这是因为方圆能规矩,池盖易吻合,其它形式扣合难度高。但砚盖外形采用大凸面上再雕以浅浮雕和高浮雕的设计不够理想。应该改变这一设计,不论砚池和盖的“子扣”是什么形状,要尽量使砚外形与砚台成为一个整体,努力达到从外观上看是一件完整的艺术品。

第三,装饰图案的设计要有诗情画意,要有深邃有意境。

鉴于传统的龙云凤图案经过几代砚工们努力,雕刻技术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因此我们要在保留传统图案的同时要“注入新鲜血液”,我们还要借鉴国画的构图技巧,漫画的立意,使其脱掉俗气。要创作出疏密有度,简洁明快,以小见大的创新图案,力争达到虽然是花鸟鱼虫,人物山水,但使百看不厌,爱不释手艺术品。

近年来,有个别的砚工试图标新立异,制作出两三层透雕作品,但由于文学、美术修养不够,图案杂乱繁琐不说,断损部分较多。又由于洮砚砚石硬度不够,有些细部即使雕刻时完好无损,在运输、使用时也很容易断裂。断损部分虽然可以用“502”粘接补填,但难达到天衣无缝的程度,且粘接补填的部分时间不久就会开裂脱落。而一方砚台又要经过几代人的收藏和频繁使用的考验,不坚固耐用行吗?这就要求尽量减少透雕部分,从表面看细腻,实际很结实。在细部要小用刀,决不允许出现断损现象。要牢记,粘接补填是石砚雕刻之大忌。

一件洮砚作品,往往是透雕,高、浅浮雕并举,因此还要特别注意三种技法的灵活运用,使三者融会贯通,相互间能够很好的衔接,过渡自然,要如玉雕牙雕一般,雕刻不留刀斧痕,该打磨的地方一定要打磨出光泽。

雕刻是实践性很强造型艺术,难以述诸文字,恰好我们的文字表达功夫不足,因此写出后觉得与我们的愿意相差甚远。但是能够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我们就心满意足了。天地间的大美蕴藏于事物本身,我们在雕刻实践中牢记这一点,让我们携手求索,开拓洮砚艺术的大美吧!

放大装裱成字画般的也挂在了迎门醒目的地方。

林劳生也仿效其它铺面,给自己做了个名片。但名片制作的很特别。名片上写着:

林劳生 洮砚珍宝田主人,高级工程师,

林学会、包装协会、作家协会会员

爱洮砚,

刻洮砚,

发表洮砚文章两三篇,

《选购洮砚有讲究》

《洮砚雕刻技术之我见》

愿与同道合作,

愿于爱好者选砚。

江河惠致网友:我无存稿,自不量力,仓促连载,结果第二章《难以言表》,由于个人的情感,暂时无法完稿,见谅。好友们来电话催促,我只有将已写好三章发上,让网友们品评。好在每章可以独立成篇,再者没有二章故事也可勉强续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