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劳的母亲

2012-05-09 12:23 | 作者:马木元 | 散文吧首发

勤劳的母亲

文:马木元

题记:母亲去世已七年了,这7年来母亲的勤劳一直激励着我前进,现摘取她生活中的一些往事,以此献给现在的年亲母亲们,借此缅怀。

父亲忙于小学教育,整月不回家,价值工资低的可怜,所以家庭的生计全靠妈妈承担。妈妈每天除了完成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等繁重的家务活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泡在地头干活。那时候我家的土地好像专为妈妈留的。不算宽的土地里,妈妈总是耙了又耙,刨了又刨。

尽管力气单薄,可她依然拖着瘦弱的身躯扛着犁头,走向地头,用那枯瘦的手扯着缰绳,扶着犁,赶着牛,犁头在他的搀扶下给土地留下了一道道犁沟。汗水浸湿了她的头发,但她仍然不愿休息,不到半天功夫,一块地被她犁完了。接着,她又踩着耙子,拽着牛尾巴耙地,由于才开始学耙地,还站不太稳,身子左右两边摇晃,像是在舞蹈。过路的男男女女都停下来看着。

那时候农田里经常采青。妈妈把天刚从山上采下来的青蒿,嫩马桑枝条等什么的。装满一大背篓。用脚将其踩在田里,泡上一两天,再用把子将其耙匀。便在上面栽秧。据说踩了晴的田里收的谷子要丰满得多。

妈妈栽起秧来,可是把式,秧苗插在田里,横看,竖看,斜看都成行。队里每逢栽秧,排头扯线的人总是妈妈。她每个脚腕里都夹着一捆秧苗,手里不停地掰着秧苗,像鸡啄米一样插着秧,别人第一目子还没出头。他第二目子已经追了上来。有时还一不小心坐在了插得慢的表叔头上,弄得大家哈哈大笑。

家里妈妈可是个种菜能手。妈妈在世时,我家从不上街买菜。什么黄瓜啦,四季豆啦,芹菜啦要有尽有。每到初春,妈妈便将菜园弄得平平整整,泼上粪,撒上菜种,然后用薄膜一盖,便开始育芽。无论再忙,她总要抽出时间给菜地浇水。等到菜苗长出两片叶子,他就小心地将其移入早已起好的垄的地里。然后每周都挑水粪淋。因此,我家的小菜总是抢在人家的小菜前面成熟

母亲经常把才收获的菜送给邻居一些说,大家吃大家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