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模糊的童年

2012-05-08 20:36 | 作者:雪花 | 散文吧首发

回家的路上,看到有杏在卖,我就开始无限畅想天的到来,尽管现在就热的我头晕脑胀的。但是对于杏的钟,是一种情怀。虽然这里的杏和老家的杏完全不一样,但是,就冲着这个名字,我也会再次想起童年。想起那个无拘无束,那个无忧无虑,那个自由自在的童年。穿着老妈学做的不怎么好看的布鞋,和老为了省事,给我和弟弟买的一样款式一样颜色的衣服,我一头发,活脱脱就是个男孩模样。然后一群伙伴,奔跑在山间的每条路上。去偷吃别人家的杏,被主人发现后,一哄而散,拼命的逃跑,晚上回家的时候,偷偷的站在门外,听家里的动静,是不是有人来告状。天,不用上学,可以赖在被窝,但是又躁动的想要出门。雨后,还会和伙伴们去捡地软。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捡过无数次的地软,却从来没有吃过一次地软包子。记忆中,我只是拿个姥爷给我特制的小小的筐筐,使劲的捡啊捡。估计在那个小小的年纪,捡才是一种快乐吧。

还会想起,暑假的时候,每个学生都要去捡黄豆,开学的时候,要交给学校。捡黄豆其实就是,在农民秋收后,背着黄豆杆回家,总会由于摩擦什么的,掉些黄豆颗粒在路边,我们这些小孩子就顺路捡。

大部分的时间,我们都是胡乱的穿梭在沟里、山间。没有时间概念,累了、饿了,就回家。或者是某个孩子的母亲,站在山顶大声吆喝,我们就蹦蹦哒哒的窜回家了。

童年的记忆,家乡的记忆,我已渐渐模糊。就算长大后,回去了几次,却再也找不回。一个个零碎的片段,逐渐消失。回家的路早已模糊。对于那个新家,我没了印象。不知道那条路才是到达那里的。依稀记得的就是和隔壁的几个男孩,在哪里玩耍。从四五米高的地方,一跃而下。我记得的是那种失重感。其他的,全部消失。

童年的玩伴,早已成了十来岁孩子的母亲,看到的是为了生活而奔波的沧桑感。再次相遇,我们没了语言。就像我爱的杏一样,小时候,我会从杏树发芽开始关注它,到杏花开,到小小的果实,到绿绿的杏,到泛黄的杏,再到成熟的杏,再到收获杏、砸杏核。我一路随行,是一份喜悦,是一场轮回。但是,现在,我早已忘记了杏树是什么模样。杏花什么时候开放。绿绿的杏是怎么个青涩感。

失去的是童年,丢掉的是记忆,我还有什么可以失去?什么可以忘记?

评论

  • 菲宝:这篇文章写的很好!!!!!!大家来看看
    回复2012-05-12 1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