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窗外的声音

2012-05-08 14:07 | 作者:文竹 | 散文吧首发

窗外传来卖豆腐敲梆子的声音,当当当、当当当一声声,一下下,似和尚敲着木鱼,不过这木鱼就是你的脑袋,敲得你心烦意乱又无聊透顶。

偶尔有几声喜鹊的叫声在你的耳边回荡,给你的感觉是喜鹊正在高兴,不知是喜鹊的高兴拨动了你主管喜悦的神经,还是你高兴的情感被喜鹊探知与你同喜。

汽车也会说话,无论是那喇叭声,引擎发动和熄火声,还是它呼啸而过、扬长而去的不屑的声音。汽车能与人交谈,汽车与汽车也会交谈,只是这些并不被人所知罢了。人会阿谀奉承,可汽车不会,不管是不是真实的,它说的都是真心话。

大狗、小狗都会讲话,这不是美国电影里虚构的,这些都是真实的。狗与狗之间会讲话,也会交谈。狗也与人交谈,狗与人说着话,它认为人会听懂的,就像人与人谈话一样。有时狗冲我大叫着,说它很不喜欢我,对我提出许多批评和建议,让我获益良多。

卖五香豆腐干的吆喝声也很有趣,它是录在那种带录音功能的大喇叭上的,每次听到那种满是挑衅与不屑的语调时,都会产生一种恨不得一下子把那人拍扁的冲动。它传来的一声一声的“五香——豆腐干!”毫不费力,可是能让听到的人感到筋疲力尽,让人产生一种想自杀的冲动。它却悠然自得,一脸的得意。然而它有一种想把你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无比坚决的意志。一声一声的吆喝声毫不介意的撩拨着你内心深处最让你感到绝望痛苦的那根神经。那吆喝声还在你耳边缠绕着,像苍蝇一样烦着你,好像不把你弄死誓不罢休的样子,或者挑衅着你,就像等你出去把他弄死一样。听听那吆喝声你就知道什么是损人不利己,什么是不怕死又拍不死的小人了。

修锅的敲打声不时的响起,叮当,叮叮当当,仿佛寺庙里各种铙钹一起上阵的样子。它就像拍电报一样传递着各种信息,像一个地下工作者一样。

你能体会到周围的人都在谈论你是什么感觉吗?有些人在谈论你就当你不存在似的。你知道人人都贬低你的感觉吗?那是一种把你往绝望里拉的力量。他们自己在绝望的地狱里也想把你拉下去。甚至想把你拉下去好让他们踩在你的头上。

人说一句话是可以把一个人杀死的,而且完全不用负责。有一种人专门以搬弄别人的是非为乐,你甚至都不认识他。他们的舌尖比刀尖还锋利,一句话就能挑破别人敏感的心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