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花

2012-05-05 22:05 | 作者:繁华陈旧,喧哗谢幕 | 散文吧首发

我听过这样一篇散文诗歌

一朵无名小花

饱经风吹

怀着同样的渴望和憧憬

艰难长大

花期到了

望着绚丽的原野

伤心地哭了——

没有蝴蝶理她

天匆匆地去了

天匆匆地去了

一只野蜂拥抱了她

揉碎了花蕊飞走了

留下一个美丽的诺言

一个漫长的秋

星星闪着泪花

我的故乡的小山坡上,小溪旁,盛开着一簇簇的小野花,人们管它叫无名花。

举目无边的田野,当你觅到这些矮小野花的芳踪,那样默默无闻,尽自己微薄之力,给荒凉的世界加上点滴色彩与芬芳

花谱上找不到它的名字,花展上没有它一席之地,它不企求什么,也不计较什么,只是默默无闻地开花,结果,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幽香,装点着郊外。

谁在意过这卑微的生命,没有得到精心的呵护,甚至绽放也是自己孤芳自赏,但,仍扎根泥土,看着白云东游西荡,却从没放弃过自己的芬芳,与鸣虫为伴,却不曾为自己拔出不平的声响,就这样,默默地屹立在山岗枯荣。

一朵无名小花,饱经风吹雨打,怀着同样的渴望和憧憬,艰难长大

去春来,发黄的土岗点缀几点绿。是春风吹又生的乡思,还是野火烧不尽的残留。那绿的映衬着无名花静悄悄的开,远离城市的喧嚣,远离心境的浮躁,独处一隅。如果有一种生命叫顽强,我不知它是不是也位列其中。如果有一种时空叫延续,我想它一定有永久不败的花蕾。如果有一种色彩叫艳丽,我却知道它永远镌刻的是朴素!

无名花在山岗在田埂在原野,在田间地头,不起眼,淡雅的象碎碎的打撒的色彩。无名花在荒郊野外落落大方自自然然地生长,既不媚俗也不争宠。生长于斯的人,对它司空见惯熟视无睹,只有远离的游子才有深深的眷念。记得透过车窗的一幕,它一晃而过模糊不清的身影,数枝一丛,嵌于土丘印于脑中,从记忆里的发黄老照片中淡入,在朦胧里永不败色。春寒料峭,乍暖还寒之时,顺得缕缕花香定能觅到它的踪迹隐藏在荒草从间。春红渐尽之迹,在绿意浓密的百草从中,随风还能看到它的小脑袋,在风中摇曳,那淡淡的暗香也能盈袖入衣沁人入脾,

时间推移,物换星移。人生的轨迹象城际的快客倏然而过,回眸的是夜空不变的繁星。苍穹下肃穆的思想点燃一种积累,那便是心灵闪烁后的堆积,紧而不舍,随风附影,对无名花情有独钟地追忆。游历从巍巍高原到平坦无边的平原,从江南诱人的水乡到苍凉广袤的塞外,无名花从露于草丛孤独一枝到簇簇丛丛连片竞放,总是给匆匆的过客在初识后一片欣喜,叹喟生命还有另一种方式生长。这种方式让我们感悟,它就是一种坦然淡然舒然。没有大彻大悟出世的悲鸣,没有自我标签的逃遁,惟有洒脱地显现一番大道自然!每一片故土有属于它的无名花,无名花标识每一片故土。游子的心中永远长着一束故乡的无名花!之所以这样,它支撑游子游历山川,注定游子要离开故里;之所以这样,漂泊如没有缆绳的帆船,载着游子的眺望寻找那方海岸;之所以这样,无名花种下心中的情结,游子最终总要回归故里!

无名花长于乡野,远隔流行的文化。它不是阔佬的标榜,也不是文化人的藏娇。无名花永远是自然的、原创的,没有雕饰地生长,周而复始,生生不息。只有那无病呻吟的骚客,才勉为其难、自以为是的为它起名!

雍容华贵不属于无名花,淡雅清香也不属于无名花,因为它们娇嫩。无名花是粗放的,是与骄阳和寒夜、大地和山川、风霜和雨露相连的。野外是它的天堂,自然是它的灵性,天籁催发它而眠而舞,无须你的呵护,无须你的溢美。

它不要人们的照料,只要在泥土里、雨水中吸取一点点养料和水分,来维持自己并不太长的生命。它完完全全地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了人们

无名花是坚强的。人们从它的身上踩过,牲畜在它的身上践踏,它不委屈、不叫苦,仍然昂首挺胸地站在那里,为绿色的山坡增添色彩,为人们的生活编织锦绣……

你纵然觉得一捧野花好看,那么大自然的一片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