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是伞一生的等待

2012-05-05 16:49 | 作者:狩猎 | 散文吧首发

戴一顶青箬笠,

穿一件绿蓑衣,

撑一把油籽伞,

在两三点山前,

等待七八个星天外的雨。

——题记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已过,跨进五月的门槛,而雨水洒下的冲动,还未歇息。

在长廊古道旁,在渡口的折柳亭,在革新的百货店门口,已经挤满了欲断魂的人,没有带伞的魂。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熟不知曾经自己脸颊躺下的雨滴,现在流到了哪里?到黄昏、点点滴滴,滴在额头,愁上眉头。熟不知,自己的忧愁是否已经追上了水的东流?

伞的生命,只有雨的降临才能唤醒。伞的价值,只有与雨跳舞才能被释放。伞的一生,就只为了等待雨的降临。他们就像一对恋人一样,有时失约,有时爽约。

曾经自己就是一把伞,在淅沥沥、哗啦啦、纷纷扬扬的雨中,学着电影明星们偏偏起舞。在红艳艳、晴朗朗、挂满彩虹的雨后,学着李白在白鹤楼上赋诗送别。或许那时我不懂雨,也不懂伞,只是因为有雨而淋雨,一直缺少一个勇敢的第一步,缺少一个华丽的开头。

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后,“忙碌”似乎是自己的左右铭,“奔波”似乎是自己的原始生活。雨滴在玻璃上慢慢的驶过,留下累一样的痕迹,一滴一滴,一条一条,形成一个刚编制的渔网。我轻轻的抚摸着玻璃,冰冷冰冷的,凉凉的感觉直接触到心房,使我下意识的战栗。眼睁睁的看着,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揉揉的挥挥手,告别那遥不可及的感觉。不知有多久没有好好的淋一场雨了,恐怖的写字楼已经完全的占有了我。直到现在,我还在充满信念的等待,像雨伞一样等待,等待一场更猛烈的雨,等待那第一步,那个开头。

这时,我懂了,伞和雨的交融是思念的召唤,是信念的指使,是一种相依的中国结。

如果说,雨是一点一滴的守候,雨伞就是一分一秒的等待;如果说,雨是一条一串的音符,雨伞就是一首一曲的音乐。

里,撑着油籽伞,在长廊古道上,挤在千上万条米线里漫步,数着从伞角躺下的雨滴,细啄着流逝的似水年华。在雨中穿梭,撒下水做的的脚印;在雨中咆哮,化作音乐,在雨中等待。

曾经总是忘记带伞,总是被淋得个落汤鸡。那时最讨厌雨,然而每次淋雨时,却是最温暖时候,因为母亲总是很准时的赶来。现在的我却还在这个被雨滴遗忘的角落里,不知是奋斗,还是在为了拿“奋斗”来当作自己懦弱的借口?母亲已经老了,谁又来为她撑伞呢?

五月,是一个新生命诞生的季节,一个雨的季节,一个思念的季节。

我愿化作一顶青箬笠,化作一件绿蓑衣,变成一把油籽伞,跟在母亲身后,飘在人流中,帮助缺伞的人,拯救角落里的魂。

雨是伞一生的等待,是我一生的等待。

我放下手中的活,向雨中走去,体验、回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