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遐想

2012-05-05 14:21 | 作者:满荣久 | 散文吧首发

1995年5月4日,站在炽红的团旗下,我庄严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从此,我的胸前多了一枚金光闪闪的团徽。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用自豪的声音唱着:“我们是五月的花海,用青拥抱时代;我们是初升的太阳,用生命点燃未来;五四的火炬唤起了民族的觉醒,壮丽的事业激励我们继往开来。”

每当“五四”来临,我都会以崇敬的心情,想起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那是曾祖母挂在嘴边的故事,也是她一生不幸的根源。故事发生在本世纪三十年代末。那时,祖国的大好河山,正处于日寇的铁蹄践踏之下。山河破碎,生灵涂碳,中华民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在我的老家,北京密云的雾灵山上,有这样一位年青人,凭着祖传的木匠手艺,和会说评书的不错口才,在当地小有名气。自然,当地的日伪警察也常会找他。凭着出入警局的方便,他暗中为八路军搜集情报,使山里打游击的队伍,能及时掌握鬼子的行踪,打了不少漂亮的歼灭战,搞得鬼子龟缩在炮楼里不敢出来。小鬼子气急败坏,命令把出入警察局的人全部抓起来,年轻的小木匠也在其中。敌人把他装进麻袋里,严刑拷打软硬兼施,让他说出谁是共产党。小木匠紧咬牙关,终被活活地打死了。

每每讲到这时,曾祖母的眼里总是噙满了泪水。年幼的我,眼中充满了迷惑,童稚的眼睛读不懂大人庄严肃穆的表情,更读不懂曾祖母饱含热泪的双眸。后来,父亲告诉我,那木匠死时只有27岁。只是在他死后,人们才知道他就是打进敌营的便衣,一位赫赫有名的神八路。他——就是我熟悉而陌生的曾祖父,一位铁骨铮铮的汉子,一位真正的七尺男儿,一位顶天立地的热血青年。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没有潇潇洒洒的人生,只是凭着一腔热血,默默无闻的奋斗,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于是,每当“五四”来临之际,我都会静坐窗前,缅怀这位令我钦佩的人,这成了我永远挥之不去的记忆。我常想,在祖国处于危难的时候,有多少国青年,怀着一腔热血和为中华崛起而奋斗的信念,挺身而出,流血牺牲,前仆后继。在他们中间,有鲜为人知的无名英雄,有流芳千古的壮士豪杰,还有我的亲人们………不管怎样,经过近一个世纪的洗礼,祖国崛起了,她像一只巨龙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作为一名跨世纪的青年,我们该以崭新的面貌,面向未来,迎接挑战。风霜都已走过,明天的征程仍会坎坷,可荆棘的路对我们来说又算得了什么!请相信,这不是一句笑谈,这是跨世纪青年发出的豪迈誓言。

为了这誓言,我愿年青的朋友们,团结起来,携手并肩,共同创造祖国美好的明天!

——文/满海霞

这是女儿1999年5月,在内蒙古乌兰浩特一中,代表班级所作的国旗下讲话。

文中提到的曾祖母,实际上是我的姥姥。一位命运多舛、历经苦难的老人。早年,丈夫为八路军做事,被伪满警察捉住,装进麻袋活活打死。姥爷死后,姥姥领着年幼的母亲,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后来被迫改嫁,可由于我的第二任姥爷去世较早,仍然孤苦地过完她人生的最后二十年。

文中提到的曾祖父,就是我的姥爷。他的名字叫徐庆明,家住北京密云新城子,莽莽雾灵山脚下,一个名叫榜格岭梁根的小地方。由于粗通文化,容易接受进步思想,便和我的舅姥爷一起为八路军做事。后因做事不慎,被日伪警察逮捕,牺牲的时候还不满三十岁。我的舅姥爷,也同时遭到逮捕,九死一生,活到了解放。

在女儿很小的时候,我就把老一代的故事讲给她听。我希望她能知道:我们今天的孩子们,之所以能坐在宽敝明亮的教室里,呼吸着自由新鲜的空气,享受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是老一辈的流血牺牲、前仆后继换来的,我们应该懂得感恩。而感恩的最好方式,就是要好好读书,掌握科学文化知识,长大了报效祖国,为祖国服务,为人民服务。

我说的这些,我想女儿感悟到了,她正在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入党时的誓言。而博士毕业的她,理应做得更多,做得更好。我期待着,期待着年轻时尚的女儿,有一个光辉灿烂的未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