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红

2012-05-04 01:21 | 作者:粗旷之YE | 散文吧首发

正好五.一那天,一行五人踏上了去百里杜鹃的路,一路上兴志不是很高,因为老夫老妻的感情问题有些不愉快。本来就沉闷的心情在看到杜鹃树下那一地的花瓣时,感觉就像临死的牲口那绝望的眼神,别人读不懂、却倍感可怜。 是下午四点才到达目的地,在刚刚把这个见面礼的心情平息下来,正感叹古人的诗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着泥更护花。”还可以给心灵一点安慰的时候,那久别的故人如约而至。他埋怨我们为什么不早一天来,那满带惋惜的解释还真让我们后悔不已。原来是昨天一场无情的冰雹折杀了这万千灿烂的杜鹃仙子,真够残忍的。

后来在和朋友一路看着这些残花的时候,风景区的一小伙说:实际上,这也是一种风景,人们都喜欢看树上的花,没有人注意这些树脚的花,如果你好好看看,它也是很美的,还可以让你想到一些哲理。于是还真的沟起了一些联想。《红楼》里林黛玉葬花,那是一种悲情人生的描写,而我们这些四十多岁的夫妻,那感情就像这临要调谢的花一样,好好的下去,还多少可以灿烂几天,但是是经不起一场冰雹的打击的······

这样想着还没有什么结果,朋友的热情和对景区的熟悉的向导性的解释,又把我唤回到了现实中来。由于时间的关系,朋友决定开着车带我们走马观花,然后去索玛草原。而到索玛草原的时候已经下午七点了,本来是想没什么意思了,那嘶嘶嘶的晚风又叫人失去信心。不想刚一下车,一幅落日黄昏图就映入眼帘。哇······太美了!大家不约而同的喊出声来。一个红红的球慢慢的向草原边缘沉濅下去、漫天的晚霞像荧光屏里即将谢幕的晚会,颜色慢慢的淡了下来。任凭照相机那连续的快门声也留不住这另一种落红的离去幕于是很快地就统治了整个草原!真可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可是黄昏夕阳、早晚必走,好又如何?

晚上,草原回来,喝了朋友几杯践行酒,昏昏沉沉的坐在回家的车上,那红火火的路灯,仿佛就是那飘落的花瓣和下沉的夕阳,都一晃而过······

评论

  • 粗旷之YE::“落红不是无情物,化着春泥更护花。”
    回复2012-05-04 0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