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转木马的距离

2012-05-03 22:14 | 作者:西门若珣 | 散文吧首发

旋转木马的距离

樱花落了,伴着车水马龙的闹市,算是一个不合群的地方,它就在这里,默默的落着。我已无暇去看那难得一见的光景,心里被往日的切切弥满了。

我叫静秋。和电影里面一样的静秋。可相反的是,我不安静,又疯又颠,最不喜欢的季节也是秋天。没有一个人能够忍受住我的脾气,村里的人见到我就会笑嘻嘻的走开,留下一句“疯丫头”要我回味。与性格截然不同的便是我喜欢的好:我爱坐旋转木马,虽然近在眼前,却彼此之间永远存在距离,不可能相交的距离。

在乡间小路上走着,我裹紧单袖的风衣,风还是不失时机的从领口往里面钻,一股沁凉透人心脾。旋转木马的回忆,扯开了一段封存的枷锁,打开了那些关于友谊的记事。我和她,也就真的不可能,不可以有交集的人吗?······我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去想。

心思还是不听警告的想起。

没有她的天,不算晴天。

我清楚的记得她的爱好:织项链。中间总会带着一只海豚,她说,海豚代表幸福。我喜欢她的名字:碧乔。她是我唯一的朋友

我们生活在莞角村。碧乔和我不一样,她拥有好多朋友,甚至还有生活在千度村的蒲瑶。蒲瑶在我们眼里,并不友好。有村巫婆婆预言过,蒲瑶将会是下一个信使,就是千度村的地下,失传了几百年的海豚的唤醒人。

事实上她手腕上的手链就是见证的信物。我曾大咧的问过碧乔:“你为什么要跟一个安分的过头的女孩子玩啊?她没有朋友···”还没有说完,就被碧乔激动的打断了:“不,不是的。静秋,她有朋友,叫做千怡。”“你为什么总是要替她讲话?我也是你的朋友,在这里,在这里啊!”我急切的望着她。“静秋,够了。你不要在向我诉说你的痛苦了!你知道吗?一直都是我在倾听你,一直在沉默。你有听到过我对你说了什么吗?我只是想说却不能,我受够了,真的。还有,蒲瑶,是我的朋友。请尊重自己,也要尊重她。”我清楚的看到,她被绣花针刺破了拇指,却如木头人,对此毫无察觉。沉默了许久,这是,这真的是碧乔第一次说过如此倾长的话。只是,以这么极端的方式。我好想哭······

我在那一刻,心里夹杂着尴尬。为什么都怪我?我真的做错了吗?虽然,我承认,我不了解碧乔,一点都不了解啊!我除了能拿出门得知到她的爱好,可我去了这些,对她一无所知。

我从小院里走出来,听到背后隐约的传来一声微小的声音:“对不起``````”哼。可笑,真的好可笑。对不起是吗,那为什么还要那么伤人?再说,不是我不了解你吗,该说对不起的,不希望是我吗?我冷冷的斜头瞅了她一眼,那一抹鲜血在阳光中发出不一样的光彩,傻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