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流失的亲情

2012-05-03 00:40 | 作者:不惑 | 散文吧首发

很久不去回忆,因为怕。可今天触动我埋藏起来的柔弱和非常愧疚的内心,只因为一好友的父亲去世的消息,人的寿命长由不得我们掌控,可激起我悲痛的不是我们眼睁睁看着亲人的离世,而是我们这些做小辈的人曾经为老人们做过什么? 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是朋友要去照顾病重父亲时红着眼睛对我说的话,一个男人也会为将要流失的亲情悲痛,事实和结果都很残酷,无力去改变什么,我只能说去敬你最后的道吧,没有什么可安慰的话来说,今天他在外县让妻子通知我,父亲已经离世。

他的话之所以刺痛我的内心,就是我一直怀念的奶奶,到明年正月初四就是奶奶三周年的忌日,忘不了奶奶走时的安详,我唯一做到的就是在奶奶要走时我守候在她老人的身边,就在阴阳两隔时,甚至还有种错觉,奶奶只是睡着了,四十岁的我还幼稚的想奶奶一会就是醒过来跟我说话,所以我并不悲痛,可就在所有亲人把奶奶早已没有生命的身躯抬进棺材时,我还再问自己奶奶真的要走了吗?她为什么不多看看这个她疼爱的却不孝的孙女呢?生我气了吗?因为忙碌的生活不能回老家看望她照顾她,老人又不愿意到城里生活,总怕在城里离世被火化了,所以一直守着老家不进城。就要在盖上棺材的那个瞬间,好像才明白以后再也不会见到亲爱的奶奶了,他们要用一个盖子把祖与孙,母与子分隔两世,永不得相见。那一刻我撕心裂肺得扑向那口棺材抓住棺口不许盖上盖子,母亲让人把我拉开,盖子盖上,心已灰死,顿时盯着那口装着我奶奶的棺材特别的痛恨,想上去砸烂那口棺材,可被人们拉着,我的悲痛让村里的乡亲们都上前说,这就是从小长在老人身边的孙女。可我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腼腆的小丫头了,可在他们心中我还是个孩子,除了悲伤,我顾不上和周围看着我长大的乡亲寒暄。

外面的水好像很知道我此时的心情,它慢慢的下,眼泪婆娑的流,一份亲情流失了,没有任何弥补的机会,所以难过,奶奶的样子时常会在里,在梦里她对我说对我笑,但是梦真的好短暂,也留不住。

亲爱的奶奶,真的很想你,我再也没有机会拽着你的衣角去田头,去县城,再也没有机会等着你从怀里掏出手帕拿出零零角角的毛票给我买好吃的,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你把那点零嘴偷偷藏起来给我留着,我喜欢天躺在门洞的凉席上等你做饭,我喜欢秋天院子外面那颗枣子树,也会像个男孩子一样爬到最高去摘不用掏钱买的自家的枣子,秋天的柿子熟了,你会把它们收到阁楼上放软,等到天晚上躺在炕上就可以尽情的吃,冬天里靠着土墙晒着太阳听你拉着风箱喊着姑姑或者叔叔的名字做早饭,小姑姑出嫁了,叔叔上大学走了,就剩下我们祖孙,天到来,你会带着我到麦地挑荠菜,带我去坡坡上看豌豆花,我们这一代人,童年物质很清贫,能吃一个煮鸡蛋都是件奢侈的事情,也只奶奶你给了我这个特许,每次都叮咛我不要拿到门外去吃,那个时候很不理解为什么一个鸡蛋都不能拿在外人面前去吃。明白的和不明白的都让我感到奶奶的厚爱,所以一到开学很不情愿的回到城里,我也知道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短,我已经是个小学生了,不能老是呆在农村里。

一口棺材,一堆黄土,把我对奶奶的亲情埋了起来,也封存起来,亲情从我身边流失到黄土里,我不能拒绝长大,可是讨厌长大,我真的只想拽着奶奶的衣角去走亲戚。奶奶在健在的时候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你为什么不多吃点,长胖点?她看着我柔弱的身板心疼,其实我一直没有辜负奶奶的期望,就是不亏待自己的胃口,可是却一直没有长胖,这也许会让奶奶失望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