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唯一”

2012-05-01 17:44 | 作者:狩猎 | 散文吧首发

只有一个父亲

只有一个母亲

只有一个兄弟,

这是我和父亲共同的唯一。

——题记

《一》我们家的唯一

开玩笑时,总是别人没笑,他先笑了。

吃饭时,都是我和母亲、弟弟先动筷子,然后他才慢慢的提起筷子。他也是吃得最慢的,通常我们吃饱了,退桌了,他才大胆的吃起来,直至把饭菜吃光。

买衣服时,都是先给弟弟选,然后是我,在到母亲,之后通常钱不够了,以至于他通常都不买衣服,一件衣服通常都是穿到不能在补为止。

在家时,都是哄弟弟睡着后,在叮嘱我几句,然后还要陪妈妈唠叨。他在家时,是我们全家最温馨的时刻;他不在家时,是我们全家最孤单的时刻。

这样的人,他在我家是唯一的。

《二》我们村的唯一

在大众讨论时,他常常要站在最前面,站在后面则要踩在板凳上,这样才看得见主席台。所以村里人给他起了个外号“矮老二”。(他在家里排行老二)

说话时喜欢坐得直直的,双手都是和在一起。他不喜欢打断别人说话,以至于他最后也没说几句话。开什么会议通常只是表态“同意”或是“不同意”。

别人在抽烟喝酒时,他总能够很耐心的在一旁听别人叨叨絮絮。尽管他不抽烟不喝酒,他身上通常会有一包香烟,家里也通常会有一些储酒,但都是为了接待客人或碰上熟人时准备的。

谁如果冒犯了他,父亲通常都会原谅他。而他基本是不会去招惹别人,也不会与别人争吵,宁愿自己吃亏也不会随便动武。以至于他在村里,朋友是最多的。

这样的人,他在我们村是唯一的。

《三》大众的唯一

在公厂里,他不在乎职位,不会为了升职而与别人争得头破血流。他只是实实在在的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一步一步的磨练,从基层做起。

别人帮助他一丁点,他就会涌泉相报。他不在乎涨工资,只在乎自己的工资能够一分不少的给他就行。通常得到一点恩惠,他就会很满足的笑个不停。

走在街上,他通常会准备一些零钱,不管那些乞讨者是骗子还是真的困难者,他都会毫不犹豫的赠与一点。在他认为,不管他们是真实还是虚假,总之,他们之间总会有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别人上班不是下馆子,就是叫外卖。他通常会带早饭去,然后回家再吃晚饭。他觉得浪费金钱和浪费时间一样可悲。

这样的人,在大众眼里他是唯一的。

这些,

是父亲的唯一;

这些,

是我正在学习的唯一。

——后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