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情,有关母亲

2012-05-01 12:28 | 作者:希木 | 散文吧首发

这份情,有关母亲

文/希木

任世界的风吹打,在那个地方,有永远为你撑着的灯光,总会无声无息地为你守候。那是一个有关平淡生活的角落,就算你一无所有,遍体凌伤,家里的那两个身影,也能抚平你的创伤。家,一个平淡的字眼,却有着一生的故事

生于斯,长于此,那头,总有娘想儿,想断肠的牵挂。看不到的尽头,总有发间黑白相关的上演。或许,身处异乡,把一切都习以为常,把一切都认为理所当然。这份情感是随岁月的流逝渐行渐远,还是愈加坚强。而我,很久没想家了,特别在电话里听到那个意外的发生,思绪瞬间涌上心头。

她是一个标准的农村女子,出生在几十年前的偏远山区,个头矮小。听母亲说,她的外公以前是一个地主,她也就成了地主的孙女。不过这对于她出生的那个年代来说,已然没有了任何意义。母亲是家里的长女,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那时的农村,都靠工分吃饭,对一个女子来说,上学机会很小,更何况她是家里的“大人”。从出生那一刻起,命运注定母亲就是一个文盲,没有反抗的权利,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那年,他和父亲在媒妁之下,结了婚,成了家。关于他们婚前的故事,我了解的不多,只知道父亲曾去过她家帮忙种过地。父亲也是家里的长子,也背负着肩上的责任,但他却是一个知识分子,上过高中却因为那个“酒鬼”的爷爷与余下的兄妹,最后也辍了学。之所以称他为酒鬼,是因为酒断送了他的生命,至少,在我出生前,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听母亲说,那时的爷爷对他们十分苛刻,结了婚就逼着他们分家,而这二老似乎未曾从他那得到什么,但生活就这样,越艰苦,就越得勇敢地走下去。

母亲个体小,但瘦小的身躯无法阻挡伟大的母爱。她是一个好妻子,也是个好母亲。虽然没上过学,可在生意上的算数,她倒背如流,秤杆上的运算,我们兄妹几人无人能及。那时,为了这个家,她整天早出晚归,一天不知走过好多少公里的乡间小道,访过多少陌生人家。母亲说:我走过的路,比你吃过的盐还多。这句话,我一生都会相信,因为那时的她,靠步行出现在云贵川之间,尽管很累,但脸上写满的尽是无尽的笑容。

记得儿时六岁,那时的农村还没通电,能点煤油灯也算不错。很多个晚,我依偎在母亲的身旁,是她教会了我九九乘法表和简单的运算,那时的生活很艰苦,也很幸福。记得还是那年,我曾跑到村上小学教室的门口,偷听老师上课,看着黑板上的运算,我说我也会。课后那老师看到了我,也考验了我,答案是满意的。母亲看我想上学,在六岁那年带我去报名,人家说年龄太小,不能入校。只记得第二年去了后,那老师说:真可惜,去年真该收了他。那年,我进入了学堂。

转眼间,六年的光景消失得无影无踪,但却留下了痕迹:母亲的背脊弯了许多,额上的皱纹也一丝丝出现。从此,我离开了家,第一次一个人行走,那时的我只有十三岁。

从初中开始,我便只有周末才能回去。那三年里,也有着不少的故事,只是故事太长,在那些岁月里的每个主角都听过这样一个小故事:一个我与房东家的故事。

那时初二,生活也清平,但房东家人好,对人也好。那晚,天空下着小雨,路面潮湿。房东的儿子和儿媳从婆家回来,开着自己的小面包车。听着屋外的声音,我知道是他们回来了,便去给他们开门,等人走后,在准备关门的瞬间,看到地面两张百元大钞,崭新的。由于下雨,掉在地上,还沾了些泥。我拾着这些钱,脑中闪过母亲给我说过的话:拾金不昧。就这样一个简单的意念,我匆匆上楼把钱给了房东,那些钱还是原来的模样,多加的仅是几滴泥土。事后,我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母亲,母亲用最亲近的方式给我竖起了大拇指。这是一个简单的生活故事,母亲也扶持着我一路前行。

随着时日加长,从高中一直到现在,我每年都只有寒暑假回家,或许,正因为自己这些年的外出,对家的感觉似乎不是太强烈,总以为它就一直会在那里,永远也不消失。很多时候都是他们给我打电话,电话里总有说不完的句子和那平日里的叮嘱。每次说,我都会很认真地听,也不会嫌烦,因为我怕有一天,那头的电话不再响起,那头的叮嘱,没有归期。

曾和朋友聊天时我说:我是个不念家的孩子

就在那晚,我猛然发现,自己很想家。

那天,中午出去参加了一个作家的赠书茶会,晚上才回来,从三食堂买了几个包子和饼囫囵吞枣般地解决了晚饭,回来刚停歇了几分钟,就去帮朋友处理他和他女朋友之间的事。他是我要好的朋友,这样的事,我不能不管。我在给他女朋友发信,解劝着他们之间的事情,突然间,接到哥哥的电话,说母亲被车撞了。瞬间编好的短信已无力再发出去,用最短的时间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电话那头,是母亲的声音。

听着那憔悴的熟悉声,很想回到她身边,幸好,没伤及骨头,只是手臂被撞得动弹不了。母亲已是五十多岁的人,经不起这样的折腾,那是一个略带苍老的身影,可她仍说着没事没事。母亲为了不让我担心,竟封锁了消息,要不是哥哥的来电,我至今还不知道她出了事。我的心情瞬间让家的思绪填满,脑海中总是她那矮小的身影:她会不会很疼,会不会受不了那样的疼痛也在深夜悄悄落泪?母亲,你用此生的一切支撑着这个家,你受伤了,怎能让你的孩子不能听闻,此时的钟声在为你的生命敲响,此时的烟花在为你的足迹绽放。

你用勤劳的双手

编织着一个美好家庭

五十载的青

唯有用弯曲的背脊、丝丝的白发

还有数不尽的皱痕

去用足迹与时间证明

你用地道的乡音

诉着家的故事

尽管那背后

有着无限的艰辛

当秋来仓实

方能一瞥你慈祥的眼神

你用忙碌的身影

穿梭在天暗与天明

时间于你

似乎没有刻度的意义

你说

习惯这样的行程

你用无私的生命

养育着这两代孩群

享受着刻骨铭心亲情的背后

是儿女与儿孙

你总选择默默无声

这个世界的黄昏

你就是黎明

我深知,这短短的文字,不足以表达您的这份母爱,这世间最淳朴的爱,我很想用此生怀揣这份对您的感恩,去承受、接纳,然后传承。

母亲,这生,你是一个伟大的女人,我愿你一切安好。且让我为你唱一支歌谣,让这蓬飞的春雨,带去我问候的思声。如果今夜你在里,那里便有我的灵魂

评论

  • 祗慰わ映月: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回复2012-05-07 21:14
  • 希木:回复@祗慰わ映月:希木在此谢过
    回复2012-05-07 21:20
  • 白日依山尽:一个给予我们生命的人,怎么能用文字来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感恩呢?
    回复2012-05-07 21:21
  • 寰宇:文章情感流露自然,道出了许多人想到但是不能说出的感觉。小时候总觉得母亲就是这样,一切都是应该的,长大了,知道了什么,但是有不知道怎么开口。道出了人性的本质,更喊出了那声声
    回复2012-05-07 21:30
  • 寰宇:文章情感流露自然,道出了许多人想到但是不能说出的感觉。小时候总觉得母亲就是这样,一切都是应该的,长大了,知道了什么,但是有不知道怎么开口。道出了人性的本质,更喊出了那声声
    回复2012-05-07 21:30
  • 清辉:浸透在文字里的母爱,沉重的让我想流泪。
    回复2012-05-07 21:38
  • 希木:回复@清辉:希木也是个泪浅的孩子
    回复2012-05-07 21:39
  • 希木:回复@寰宇:我们都是孩子
    回复2012-05-08 17:53
  • 木叶:天下间,时空里,一个世纪,道不尽,诉不完的,便是这淳淳的母爱
    回复2012-05-09 10:12
  • 希木:回复@木叶:这份爱,是一个永久的话题
    回复2012-05-11 10:11
  • 如陌:母爱长存、永远不变、无论时间,亦或是繁华、或岁月、
    回复2012-05-15 18:05
  • 希木:回复@如陌:母爱,是这天下,最无私的爱
    回复2012-05-17 22:46
  • 鋶哘n尐懶瀦: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04-07 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