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

2012-04-29 04:55 | 作者:琥珀迷情 | 散文吧首发

一个人心死了却还活着,痛苦着却仍微笑着,这是对自己的伪装,更是对现实的伪装——

题记

“曦欣,被绊倒了我是不会管你的。你都这么大了,竟然还会把自己的手机弄丢。”

“知道啦~”正说着,一颗硕大的汗珠自然的落了下来,十分”友好“的融入曦欣湿腻的秀脸上。

曦欣五官十分精致,细长的柳眉,微微翘起的鼻梁,尤其是两只深邃黑亮的丹凤眼和那副婉丽又不失高挑的身子,极其和谐的融合了父母的外形特征——虽然她从未见过他们。

曦欣是一名孤儿,被抛弃的她遇上了另一个可怜的女人。对于她,曦欣了解很少,只是有一次偷翻了她保存的的一些东西,才知道这个女人原本是一位博士,年轻美貌,前途无量,却平白无故的成为曦欣的养母,并让她摊上一名成为植物人的养父。这个女人,像晚的星空,美丽,神秘,阴沉,闯进了曦欣的世界,并一待就是17年。

突然,脚下响起某物被踩的声音——随即就是一声惨叫.

“啊~我的手机~~~"

天来的很快,转眼间又是花儿的天地了。可香遍了整个天的腊梅却被遗忘了。

曦欣一如既往的来到了那座梅花园,花朵依旧冷艳,却空乏芬芳。她细细端详着这些繁华已过的朋友们,惋惜中迸发出一种哀伤之情。它们,是因为把它们当成自己了吗?

许久,曦欣轻捧起一些伏在地上的残花,慢慢的把它们埋进预先挖好的一个坑,再现了黛玉葬花的悲景。

”喂,你在干什么?“远处传来温润的声音。

循声望去,是一个帅气俊秀的男孩,身着一身干净的运动装,看着使人感到无比温暖。他极力掩饰着快要爆发的狂笑,脸上平顺的轮廓已扭曲变形,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此时,曦欣已把这些花埋好,径直朝门口走去。男孩一怔,脑中浮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第二天,她又见到了他

第三天,他也见到了她

......

理所当然的,他们相恋了。那个名叫白亦奇的男孩使曦欣近乎疯狂,对于自小就是孤儿的她,能得到他那么多的爱,这让曦欣难以置信的。

然而,一切都在那件事之后被改变......

那天,万里无云。可霎时间老天就变了脸。曦欣他们只好在屋檐下躲。不巧,迎面来了一个人—— 曦欣的养母。

看到曦欣旁边的那个男孩,她自然心知肚明。

“交男朋友了?”她脸上扯出一丝冷冷的笑。

“嗯~”曦欣略带羞涩地点了点头。

又望向男孩那边,正对上眼瞳睁的极大的一双眼睛。她微微一震,隐约感到不妙,这眼睛好熟悉~

”黎阿姨?!“

黎阿姨!这三个字撞击着她的心,一下就勾起了她的回忆

”黎阿姨,巧巧表姐呢?还有表哥他人呢?"

......

最终,她还是忍受不了内心的重压,支开了曦欣,道出了原委。

“我和他(巧巧丈夫)小时候是青梅竹马。不知何时,对他产生了情愫,便极力讨好他,不允许他受到一点伤害。他一和别人发生矛盾,我就会像姐姐一样去保护他。后来,我便自作主章声称自己是他女朋友,这使他感到无比厌恶。后来,我出国留学,满心希望自己回来后他能娶我,可回来后才发现他已和巧巧结婚了,并生下了她——曦欣。

我痛苦至极,便约他们去河边理论,可一激动,便把巧巧推向了河中~我更没想到,他会那么傻,竟跳下去救她~~

事后,我准备撞车自杀,却被一直暗恋我的翁隆救下,他自己就~~·死前他说了一句话,才使我支撑到现在,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他让我好好活着,照顾曦欣。~~(抽泣声)”

黎阿姨泣不成声,又说道:'' 迫于我的懦弱,我不敢对曦欣说出事实。我真的把她当自己孩子对待,但我又怕她知道真相后会恨我,所以对她冷眼相待。那时,她就不会痛——因为她讨厌我!!!哈哈哈`哈哈哈。“黎阿姨又痛苦的大笑着,迎面而来的风凌乱了她的秀发,更撞击着她胸前最脆弱的地方,使其迸发鲜血。

白亦奇冲向大街。死了?他从小深爱的,却大他十几岁的表姐竟然死了。那自己活着干什么?

而到了第二天,他们一如既往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可那生机勃勃的躯壳里,却是已死的心。他们,学会了伪装。

白亦奇活着,是他不想让父母伤心,也为了补偿作为替身的她~~

黎阿姨活着,仍旧是是为了她~~

最后,三人还是分离了~~

几年后,一位衣着庄重的女白领来到了梅花园。她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偷听黎姨说的话,以及白亦奇对着墙刻下的字:”巧巧表姐,永远爱你!“望向那些梅花,她突然有一种卸下伪装的感觉,真的好快乐。眼前映入一张熟悉的脸,他变成熟了,使人觉得他陌生了许多。几年后相逢,形同陌路,他们又拾起刚放下不久的伪装笑着 ......

所属专题:2012清明节诗歌散文专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