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槐花香

2012-04-28 16:29 | 作者:白杨树 | 散文吧首发

又闻槐花香

白杨

每天忙于单位和家庭这两点一线之间,难得休息一次。也因为有点事请要办,星期六下午,我和妻回了老家,在老屋住了下来。

很久没有享受这等宁静了,因此,星期天早晨,即使很早就醒来了,我还是贪恋在温暖舒适的床上,懒得起床。院子里房檐上的麻雀不知有什么令它们兴奋的事,天刚微明就“叽叽喳喳”吵个不休。无奈,我爬起来,披了衣服,踏上鞋子,打开了房门。

房檐上的麻雀“哄”的飞走了,小院里又恢复了原来的宁静,妻还在中,此时只有我独自享受着微微吹动的风所带来的温馨。我不时的做着深深地呼吸,品味着这大自然给我们的恩赐。它时而那么清纯,时而又是那么浓郁。带着新翻的泥土的气息,又满含着万千芳菲的酝酿,令人陶醉。

忽然,我觉得有一缕很熟悉的清香送入我的鼻孔,进而又沁入了我的心肺,我四处寻觅,寻觅,循着着缕缕的清香,我从角门来到了后院。

一进后院,我惊异的差点叫出声来,不曾想,后院的几棵大槐树早已枝繁叶茂了。也难怪,长期居住在镇上,好长时间没有见到槐树了。镇上土生土长的树木已经没有了,小城镇建设把本地的土生土长的树木去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都是形形色色的景观花木。农村里,因为槐树生长慢,经济效益不高,现在庭前院后的槐树也很少见,大都栽上经济树木。因为我们一家人都在镇上居住,老院里的东西也没时间摆弄,前几年,有人劝说我们把槐树卖掉,栽几棵柿子树,我父母都没同意。

只见满树大小枝头上,沉甸甸的挂满了一串串含苞待放的槐花。阵阵暖风吹来,枝头微微向我点头致意,那白中泛黄的点点嫩花分明在给我挑逗。我兴奋的差点叫出声来。啊!我又闻到槐花香了!望着那串串散发清香的槐花,我真有点条件反射般的泛起口水了。

槐花,对于我,一个几代人都生活在苏北农村的人来说,有一种特别深厚的感情。从我记事起,每年这个时候,我们家都要与村上的别家一样,吃上一段时间的槐花饭。这段时间,农村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槐花饭确实给濒临挨饿的人们不少的帮助。母亲总说我是槐花养活的,我幼小的时候,正是我国自然灾害多发的年代,粮食几乎绝收,幼小的我抓住什么都往嘴里塞。是那嫩嫩的槐花才止住我饥饿的哭声。当然,不光我们家,家家都得到过槐花的恩惠。每年仲春,槐花含苞待放,正是采槐花的好时机,村头,路上,院子里,田间,到处都是挂满沉甸甸花骨朵的槐树。每到这个时候,整个村子里到处漂浮着槐花那特有的清香。家家户户,老老小小,扛着绑有镰刀的长杆,挎着篮子,端着条筐,到处都荡漾着欢快的的歌声。一枝枝削下来,一把把捋进篮子和条筐里,每个人都洋溢着甜美的笑容。

挎的挎,端的端。用清水淘净,沥干,放在开水里烫一烫,用笊篱捞出放进冷水里,再捞出来,一把一把的握,沥干水,待用。过去我们吃槐花饭常用的方法是“蒸”了吃。方法是:用干面粉把烫过又沥干水的槐花拌一拌,放在笼屉里蒸。蒸好后,放上盐、麻油、再拌点切碎的蒜苗就可以吃了。这种吃法既可口,又省面粉,是在生活困难时期既经济又实惠的好办法。

槐花花期暂,不能常年吃到新鲜的槐花饭,人们就把烫好的槐花晒干,放进塑料袋里存着,可防备以后的日子里可能出现的饥荒。

少年过去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家庭的饭桌上的饭菜也日益丰盛起来了。但是,现在我们每年这个时期,仍然还要吃上几顿可口的槐花饭。当然不是因为出现闹饥荒,也许是因为对过去生活的一种追忆吧。我觉得我们已经养成了吃槐花的习惯了。

现在,槐花饭的做法已经多样化了,比如,把烫过沥干的槐花与面糊和在一起,放些葱末,姜末,花椒面,食盐等,放在油锅里煎成饼。趁热咬上一口,又香又酥,真可以称得上美味。还可以把烫过晒干的槐花存放到季,放进面筋汤里,是干农活流汗过多的农民体内补充盐分上等的好饭。

每年吃过槐花饭后,槐花树上的剩下来的槐花慢慢的盛开了,原来青中泛黄的沉甸甸的花骨朵已经变成一串串的盛开的白,这时,槐花的香味就会更加浓郁了。也就是这个时候,你听,“嗡嗡,嘤嘤”的,那是辛勤的蜜蜂,它们从遥远的南方匆匆而来,它们要用这些美丽作为原料来酿造甜蜜。每年这个时候,我们家家都会到养蜂的南方人那里买一点槐花蜜,你尝一口,蜜中会带有槐花特有的清香。一直甜到心底。我们吃着槐花蜜,对槐花的感情也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又是一年好风景,满树的槐花令我陶醉。我知道我父母不舍得把老槐树卖掉的原因。我们是吃惯了槐花饭的农民的后代,我们一代又一代人闻惯了槐花的清香,吃惯了槐花饭。长久居住于此的人自然钟情于槐花,那些远离故乡的游子对槐花也是魂牵梦绕,邮一包晒干的槐花,能勾起这些苏北儿女们多少无限的情思。纵然相隔千山万水,缕缕槐花香,会使他们与故乡的心贴的更紧了。

醒来的妻不见了我,估计到我会在这里,所以,她拿着长杆,挎着竹篮也来了。我接过长杆,一枝一枝的削,她就往篮子里捋。不一会竹篮就满满的了。

又能吃到槐花饭了,我的孩子们,也很喜欢吃槐花饭,到底是我们苏北农民的后代。

过几天,我再回老家来,去养蜂人那里买点香甜可口的槐花蜜。

2012年4月于陋室

评论

  • 古垒东边:向往!能尝一下多好!欣赏,问候白杨树!节日快乐!
    回复2012-04-28 22:11
  • 小草:槐花好吃,摘槐花的过程更是一种享受。
    回复2012-04-29 22:45
  • 白杨树:白杨树回复:感谢朋友们的光临!愿你们天天快乐!
    回复2012-05-02 08:51
  • 清风蒲草:老师文章中提到槐花饼、面筋汤,好怀念啊......
    回复2012-05-21 22:11
  • 饭饭:老师,进来瞧瞧您的作品,不错,支持一下
    回复2012-05-21 22:26
  • 春子: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9-06-03 1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