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

2012-04-26 10:20 | 作者:蒲公英 | 散文吧首发

过往

三年前的一天午后,我像猫一样懒懒地躺在床上假寐,手机突然唱响了那段忧伤的情歌,我极不情愿地拿起手机,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我懒懒地问“谁呀?”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找你帮我写个材料可以吗?”“你谁呀?”……。同事了多年的我们第一次对话。

一来二往,我们见面的机会多了,有时在白天,有时在晚上,有时在清晨,客客气气,感觉真好。我们彼此小心地守候着那份美好的相遇,认认真真的合作。在一个无风的下午你会问我:“去吃个饭好吗?叫上另外一个女同事“。我轻轻地点点头,你露出一脸的灿烂。

日子象山间小溪一般缓缓地流淌,半年过去了,我们之间的友谊象糯米酒一样醇香扑鼻。阳光灿烂,幸福写满双颊,快乐溢满胸膛,工作再累,有快乐的人陪伴在身旁,歌声总也弥漫在空气中久久不愿散去。

幸福总在记忆中。一天,一个女人莫名其妙地打破一缸醋,我才明白你是一个多情的种子。无辜的我单纯地以为清白的我们之间永远是可以信任的友谊。我更加用心地去工作,并且还任你为“姐夫”。我希望你一辈子都是我可以信任的“姐夫”,象大哥哥一样善待我,宠我,宽容我。

醋酸的腥臭味总也挥之不去,醋坛子一次又一次的发作我不能再忍。我希望你有一个果断的决定,给我营造一个和谐的工作环境。但多少次的失望,多少次的希望,我无辜的心灵堆聚更多的是伤害。看着你左右为难的样子,我又气又失望,憔悴失落的你再也不能带给我工作的快乐,我很无奈,也很伤心生活给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任性的我开始给你找茬,有意无意地我耍赖,闹情绪。我的心充满了失望,我为你惋惜,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怎么会走出这么愚蠢的一步?在我心中那个高大的形象轰然坍塌了。死要面子的我毅然决定换一个工作岗位。

我走了,头也不回地走了。耳旁传来了醋坛子的歌声。我心中的怨气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想永远见不到你,让那段快乐成为一段过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