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风吹过的傍晚

2012-04-25 08:17 | 作者:漫天飞雪 | 散文吧首发

在一个闲暇又低落的傍晚时分,一个人在忙碌的街角闲晃,塞着耳机,动感的旋律,竟发现轻易地就把这个匆忙运作着的世界隔绝了。突然感觉闭上眼睛,就能遗忘世界。

然后随意的走进了一家并不起眼却干净的理发店,好像有的烦恼会随着头发的落地而离去一样,好像是贪恋那份可以放下一切烦心事的轻松感。

招呼我的是一个女孩,感觉是新来的,记得上次来她不在。虽然她洗头的感觉不及一些男生温柔,却还是让我舒服的想睡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些有的没的,毕竟剪完后谁又记得谁呢。

在好奇心的唆使下,就问了些无关痛痒的问题,比如几点上班,几点下班之类的,是想了解了解服务行业有怎样的别人看不到的故事。她说人多的时候九点半也都不能下班,客人来了,总不能赶他们走吧。听的出来,是个善良孩子

也许是问中了她一直想倾诉的话题,她表现的倒像有几丝无奈,说别人以为剪头发很轻松,不就拿着剪刀“咔嚓咔嚓”,其实像她这样的女孩如果碰上长头发的其实有点困难,我不禁往下低了低,她倒说没关系了。说如果不是没有学历,也不会去学理发。

通过聊天,我知道她来自河南。大概是因为我问了她老家是哪里的,然后她反问了我,就因为我的回答,让本有点尴尬的氛围顿时七嘴八舌的沸腾了一样,其他的客人还有理发师也开始议论起来,气氛顿时轻松了,也聊开了。

后来她问我多大,我当然不会说了,她用着很肯东的语气自语的说一定比她小,不罢休的问是九几年的,这么一问倒让我不知道怎么接了,我很没底气的说九零的。她似乎还不满意,说她是三月的,我被她的这种追根究底的精神彻底打败了,我无奈的说差不多吧。她笑笑说,那就是比我小了。也许她是想把我心情捧好了吧,毕竟我是顾客,女人嘛,总是希望别人说自己年龄小。

剪刘海的时候她倾身在我面前,我似乎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撩人的淡淡清香,让我不禁联想起一些穿着妖艳的女人身上散发出的令人感到刺鼻和恶心的浓烈气息,一种一闻便感到和她们的穿着一样廉价的气息。女人,可以不妩媚,却不能让人感到反感。

剪完后,她问我要不要帮我扎个造型,我原没这样的打算的,因为等朋友,我同意了,在她的三次尝试的“折磨”下,还是让别人替她来帮我弄头发,后来因为时间匆忙,还是没弄的完整。

这个世界,永远不会像我们希望的那样去运作,不然怎会有那么多古人把自己埋没在文字间,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不得志的文人雅士。大多数的人们如她般,都生活在生活的边缘,用着自己微弱的力量支撑着自己的世界,期盼着有一天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希望着有那么一个地方可以放自己完全的发光发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