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啊,匆匆……

2012-04-24 19:30 | 作者:秋韵雨思 | 散文吧首发

约好妈妈今天来我家,因为她说我两个八十几的姨妈托她送给我几十个鸡蛋——真让我感动流泪。这次妹有事不想陪她来,不然自去世后年老的她,每次来我这或去我姐们那总是缠着妹同往的——真是感激妹嫁在妈身边啊。陪多了,妹多少也有些不便和生烦,毕竟她有她的事有她的家。可我深知妈是老了,虽然耳聪目明,可方向感很差——站在我家这间房望着天心阁的另一房,她会问我:那是谁家。所以今天来之前我再三问她一个人能来不,要不要我接一下,她说来我这她没问题。没想到下车后仅几分钟的路程,到了一中门口的她,问了好几人也没问到来我家的路,才打电话给我。我放下手中的试卷忙去接她,让她站在一中门口不要动。等我赶到时发现她还在向路人打听着——一手拿着一袋蛋,一手拿着手机,还有一个随身携带的电话号码小本——要知道她是根本记不起我们任何姐妹的电话号码的,看一位拨一下,不是多拨一两位就是少一两位,我妹说:妈给我们姐妹打电话时常要上十分钟才能真正拨通。所以平日我几乎不要妈打电话来,常是每天至少一个电话打给她。

我一边看着试卷一边与妈聊着,妈说来我这还可以静静地坐着聊聊,不然大多数人是难有时间陪她聊,听她说话的——都被麻将迷住了。其实妈和我说的也是我听了几十上百遍的陈年旧事:她的父母,她的姐妹兄长,过去的困苦与艰辛……今天听着听着,当她说到在万恶的旧社会他们哥兄姐妹经常挨饿和她二哥被伪政府抓去当壮丁这细节时,我忍不住插话说:没多少吃也好啊,现在的孩子可一生下就被各种毒食品包围着,防不胜防啊,我儿子还说不定吃下了几只破皮鞋呢!舅被抓壮丁其实我外婆也不用花那么多钱赎回来啊,说不定让他闯出去,当了大官啊。哦,今天她居然还能一下子流畅地说出我二舅早在二十二岁(当时我妈才六岁)被抓走时的地址,什么“东北省辽宁县锦州市五十四军第八师三炮营第二连”,现在二舅已经九十二了,依然在世。总之,她只要有半天和我在一起,所有细节她就会娓娓道来,记忆好的我早就倒背如流了。大多我儿子也听得差不多了,只差讲给我的孙儿听。

在与老妈的一边侃谈中,我也终于看完了试卷。一边做饭一边开始活动一下,还是一个人玩着羽毛——垫着玩。妈看着我独个玩,也来神了,说:你这样活动一下就是好,不像你有的姐妹一有时间就坐着打牌的。然后七十五岁的她在我停下时也拿起球拍学着玩起来,一边还数着,还越垫越多的。让我很是高兴和惊讶。她说回家一定去买个球拍和羽毛球在楼上自己活动一下。我说不用买啊,我这有,你拿个去就行。她很是高兴。说:以后一个人在楼上也没那么难坐难熬了,不会那么乱想和寂寞了。还说:好在她只是寂寞,没有疯。说我的同学自从当年接二连三一气呵成先后生下四个女儿后就疯了,因为没有儿子很是自卑。如果她当年能高瞻远瞩到时代是今天这样的翻天覆地,四个宝贝女儿真的足以让她笑都合不拢嘴啊。长大后的女儿个个漂亮,嫁得很好,可疯了的她依然如故,在想儿子的绝望与疯癫中,走过了风中的匆匆的几十年岁月。嫁出的女儿只有逢年过节回家看看,远的来不能回来。于是,她总是每天穿得整整齐齐的满脸微笑着,一个人在我家后面的公路上来回穿梭着——来碰一下运气,是否能接着女儿回家。只有每年的三节之后停几天……是啊,好在妈没疯,年老的她也几乎就是一个人呆着,常常想说话都找不到听众。加上她特怕麻烦女儿的,无论哪个要她来住一阵,不出两晚就回去了,总是说在自家虽寂寞,可自在随意。在女儿家也麻烦的。今天在我这一整天,妈几次拿起羽毛球自个儿玩着,我偷偷地给她拍了一段三四分钟的录相,然后播给她看,她看后很高兴,笑着说:真的很有味啊,以后我死了,你们姐妹就可放着看,就像看到我生前一样。她的笑真的很让我流泪……

唉,岁月匆匆,妈当然老了,生命毫无疑问是倒计时。我也一步步在走向衰老。妈妈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很有可能我还走不到妈妈的今天。前几年还不知手痛脚痛是啥滋味的我,现在晚上醒来手总是钻心的痛。也许,有一天我会记不起儿子的电话,也许有一天我站在儿子的家门口也找不到方向,也许有一天我会反反复复地讲着昔日的往事……

岁月不待人,总是一个劲地往前赶,来不及等我们回过神来,“有一天”真的就不请自来了。

评论

  • 无语:是啊!我们都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回复2012-04-24 2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