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想的老杂

2012-04-24 18:02 | 作者:雨后阳光 | 散文吧首发

去新单位去面试,公司很远,所以人资打电话的时候告诉在市里那个位置去等班车。一大早按着昨天发过来的息里的地址找到了班车,车早早的停在这里,上车,跟司机打了个招呼就到里面找座位了,离发车的时间还早,车里仅有的几个人都在各忙各的。

我坐在那里,看了看窗外,然后就在想,我做的这个位置会不会有别人做?因为我是第一次来的所以有可能这个座位每天都被同一个人占着,然而今天我来了,坐了他该做的位置,他来了会不会很奇怪?哦,简单的说下,我是个想象力丰富的人,尽管我不小了。可这小时候带来的毛病却一点也没改过。也或许是遗传,因为我不知道我妈妈,大多数时候会不会像我这样的瞎想。我估计着他们是不会吃饱了没事干像我这样无聊。

发车的时间越来越近,上车的人也就越来越多。直到大巴启动,车轮开始转动,我旁边的位置还是空的。走走停停,又上来俩波人,这时候,一位年轻漂亮的美女坐我身边了。我忐忑了。虽然我一动没动,眼睛瞅着车窗外,外面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可是内心却异常的活跃了起来。美女耶、、、、、、。我该怎么办?我是说话呢,还是不说话呢?我想我应该说话吧,起码的礼貌,那我说什么呢?“你好,早啊!你吃了么?”然后对方瞅瞅我“你谁呀?”完了!我是谁呢?我虽然坐在这里,可是我还没有个身份。身份这东西很重要,比如说你和你的母亲去说话;妈,这个月我工资又提前告罄了,怎么办,您老先支援我点。我下月开资了就还你,我还附带给您利息,怎么样。这时候你妈肯定会数落你一堆,然后再给你钱。这个时候你的身份是儿子。再比如,你跟朋友去说话,哎,赶紧地,我没钱了,江湖救救急。下月开资了还你,我会感谢你的大恩大德的,感谢你全家,感谢你八辈祖宗、、、、、、。打住,打住,扯的有点远了,小品看多了就受影响。这时候你的身份是朋友,哥们。那现在呢?我没身份了。所以我决定就不说话了。因为我没“身份”。可是不说话我又觉得我很不礼貌,一美女做你身边了你怎么能一动不动的没点反应呢。我这个纠结呀!这时候我就想到柳下惠了,柳下惠是谁都知道吧。就是那个号称美女坐怀而不乱的圣人君子。以前我就想这人不正常,肯定的不正常。男人都像你这样,世界就完了,先不说男人怎么看你,女人们就能唾弃死你,你是男人么?我这么漂亮坐你身边你都没反应,何况我还是坐你怀里了。当一位异性在另一位异性面前而引不起对方一点兴趣的时候,当事人一定会受到不小的打击,随之而来的相当的挫败感。你看电影里,一场晚宴,一位美女手捧着一只酒杯,在哪自斟自饮,这时候就会有一位,或许两位,或者更多的男士优雅的走过来,“我可以请你喝一杯么!”好戏就此开场了;如果没人理你,你在那里自己喝,喝,喝,直到喝倒了也没人瞅你一眼。你就十分气愤想,这TMD是什么宴会,我下次再也不来了。前者的魅力得到了认可,后者嘛,很惨。

我一直在这里纠结着,直到还有很多人上车,车上没了座位了,但是这车有加座,一男的在过道里打开加座做到了这位美女的旁边,我的纠结结束了。不是因为他开口了,而是因为这男的也没有和美女对话,这不应该呀。我这一个陌生人不说话也就算了,怎么你们同事间也不说话呀,连招呼也没打个。这时候我才发现,车里除了几个人在小声说说话。其他的都如我一样,坐到位子上就发呆了,天然呆的那种。这大巴里很多人。我想也许大家都太熟悉了,所以当我一眼瞅到你的时候我已经跟你打过好几遍招呼了,在那眼神一撇的一刹那,什么早啊,吃了么什么的双方都已经你来我往的走了几个回合了。也许是这车里人太多了,虽然每天都在同一车上,但不同部门,不同职位,都不认识,所以就不必要了。如果你在公交车里,突然拍了下别人的肩膀,嘿,你好!然后,然后大家就都瞅你跟精神病一样瞅你了。

所以我不纠结了,坦然而又坦然的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建筑和人群,想着我的面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