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烽火,倾城之泪

2012-04-23 15:57 | 作者:小小的我 | 散文吧首发

红尘冉冉,流光偷换。似曾相识之景,却已物是人非。回头,遥望,早已不见当年紫衣深!

蜀中的灯火,颜色青青,折杨柳,过剑南,细飞花,衣裳嫣然绯红,这松风清远,同心莲叶,这身如一叶纷飞,随着秋风一到了长安,待花的人折去,浣花溪,门前流水,筵席送客,浣花红笺,流年空寄相思。

相遇只是一个美丽的错误,鸳鸯倚着红杏,送别的人群红袖遮面,这桃红笺,总让人想到剑南的鸳鸯草,娇媚的薄情人,睡在南唐下。桃花暗醉,这一场不经意的相逢,要写下多少时空流转。

月上柳梢,一个百媚横生的女子,手提一盏梅花宫灯,穿越远古的时代,竖一阙青石,半掩羞怯,阑珊中,随着梅花的指点,把离愁捻成丝线。一卷心情,一盏清茶,一阙宫商,月色无边,梅花丛中轻转身,摇落一季的纷繁,拂了一身还乱。

梅落庭院宜清昼,帘卷香风透;莺莺燕燕分飞后,粉浅梨花瘦。梅香依旧,芬芳也流转的隐约淡然,在幽深暖香中浅尝忧伤,那一抹紫衣的身影,没入流年的幽深中,紫衣冉冉,朱阁遍地离殇,昨还旧梦,断了多少愁肠。簌簌零落的哀伤,一览,无遗。也许,梅花渐次绽放,再度缀上一点胭红,也许,将古色古香抹入双眸,却也不再见那个衣袂纷飞的你执扇相望。纵使这样,此刻夜未央,风卷帘拢,一滴不忍落下的泪,纤柔委婉,是谁策马而去,又是谁踏着一地香尘归来,纵有千言万语,诉与谁说?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熏一缕香,沏一壶茶,拨一段弦,摘尽华发的你镇纸端砚轻展书卷,尤记那年西窗下垂眸挥毫的女子,倚薄了门槛,倚瘦了明月,将纸上的墨香串连成缠绵的宿命之时,才发现原来姹紫嫣红已经开遍。唐时的诗,宋时的词,如梅花绽放满城摇曳,却都于十指间尽数落散。。。不想再叹月风花,也不想再去望断楼台,咫尺天涯,唯有一愿,与你再见一面!

只因一不小心将繁华跌落流云世间,一朵花开,一片云散,一树繁花凋谢,且借十丈软红,为你清唱一阙宋词,层叠一场花秋月,斑驳一地流光碎影,烛影,摇红,宝马雕车,雪柳黄金缕,那守望千帆的情思中,谁为谁倾了城?谁又为谁画地为牢?点绛唇,枉凝眉,锁一缕檀香入纸,再锁一抹胭脂氤氲于眉梢,浅奏清弦,多少清愁伴花去,是长乐还是未央?原来最不堪思量的是掂花的十指剪不断的幽梦心曲。

年年杜鹃犹啼血,艳花入眼不负悲,何人还怜啼血情,可叹今昔万般非。

尽看梅落,锦绣繁华在红尘之外,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恍惚如昨,梅花落,蝶儿飞,兰花指,拈给谁?也许这长街的千树灯花,摇曳花影数重,却难掩一帘旧梦;也许这一树梅花,风情如殇,却也飘落了一室清幽。这一季的风华,这一时的倾绝,到底是为谁而倾。。。

天道茫茫岁月沧,何渺茫?一曲悲泪下。神为天,魔为地,神魔乱舞,一曲天下沧。秋瑟瑟,冷月无声,波心荡,一曲愁肠。小月里,明晃晃,古潭秋水,一曲断肝肠。山无棱,天地合,永久天堂,一曲明惶惶。天无人,地无人,天地为人,一曲永久长。无悔恨,一影曲漫长。

乱世的烽火,纷飞多少情人诗泪,战魂天涯,埋葬多少万骨灰,又侵了多少悲欢离合,该怨这乱世多少青丝变成华发,还是该叹,生不逢时,遇不同在。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初见别离,谁是谁的眼中人,谁又是谁的过客,别离,终不是开始,也是不是结束。

乱世的烽火,终在盛世的烟繁下结束,那一将功成血染天涯,漫天的黄沙,葬了多少英雄骨,又掩埋了多少红颜泪,纵使留名千古又如何,却终究换不回两两相望,两两双栖。繁华已开尽,耳边却传来他最后的话语:“我不后悔,因为这世上有其他的事,比正义更重要。人所面临的难题,就是在众多价值中做抉择。若无义无反顾的决心,那所牺牲的代价,所承受的苦,以及被伤害的人,将是白费。只是今生却唯有辜负了你,若有来世,我愿做那个紫衣少年,在最初的时光遇见最初的你,这是我欠你的,未来的日子,我只希望她一世平安无忧。”昨夜东风暖,堤边满花开,携我上堤侧,双双蝴蝶来,执手长相看,结发对笑颜,岁岁人将老,年年情不断。白首,白首……只是,我失去了他、我已失去了他……

如今皆是生前梦,一任风霜了烟尘。回首云开枫映色,不见当年紫衣深。

霜红犹是忆旧人,雪冷南风竟无声。黛色遥别连天碧,祈天回命恨不能。

那一场繁华终究掩盖了烽火,那一场乱世终究只是掩埋了他的紫衣,你的华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