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我再次的失眠

2012-04-22 20:20 | 作者:戚丽雅 | 散文吧首发

又次的,再次的失眠。

-——题记

雨下了一天了,晚上仍在继续。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是睡不着。我从床上爬起,穿着睡衣,光着脚,轻轻的走到阳台。望的暗暗地天空,发呆。就这样静静地,独有雨声。一丝凉风吹过,大脑清醒了许多。大约与天空对峙了半小时,腿有些麻木,颈有些了发酸,我才想起,我应该坐下来与雨谈。

雨啊雨,虽然没有淋沥到你的眼泪,但是你已经把我带入了思乡的情绪。“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我仿佛看到了母亲戴着老花镜,一针一针的在为她远去他乡工作的幺儿缝织一年四季的被褥与鞋踏,微低着头,是那么那么的认真与谨慎,生怕自己的幺儿冷到热到。被褥载着母亲深深的牵挂暖温了严寒的、打动了酷热的、吻过盎然的、笑过硕果累累的秋;鞋踏载着母亲深深的惜陪我趟过每条河,翻过每座山,踏遍了大江南北。无论走到哪里我永远都是母亲最爱的幺儿。母亲——家、我一生永远的全部。望着家的方向:我心!思乡、思家,思我最爱的母亲!

雨滴一滴滴、一滴滴,滴落到窗台期年来“水滴石川”形成的小窝里,雨儿一不留神儿溅到我的额头上,丝丝地、凉凉地。喔……!重庆的冬更近一步了吧,或许这场雨过后冬追的更紧了,不给秋任何机会——冬你就摇拽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给你一次疯狂的机会。忽然我想起了傍晚打着伞在公司散步时,公司里的桂花、玫瑰花、月季花、等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小花开得正艳。雨的亲吻使他们变得更加的娇羞,忍不住伸手抚摸了一下我离我左手最近的一朵小花儿,只是轻轻的触了一下,可是它的花瓣生硬的脱落了,心疼的看着花瓣慢慢的坠落到草丛中。我问一同去往的表妹:这是为什么?表妹淡淡地说了一句:或许怕冬太寂寞了吧。它们顽强的不忍离去。是啊,冬早已驾到了,但它们仍然那样顽强。似在挽留着秋又惊艳冬的魅力。其实我怕它们离去,但它们终究要离去,“恋花惜花花归处,泣依幽做期年魅”世间万物都是有规律的。不能逾越,即使流连也要放开心怀。雨都下了一天多了,我想再加上风的催逐,它们应该很不舍的离开了吧,留下的或许是明早儿一地的凄凉。

伸出你的手,惘一滴水珠儿,静看它何时消失,只要不搓磨,它不会消失,就像人生中的一些记忆,刻骨铭心了就牢牢的印在脑壳里,任时间、事物再怎么泛滥都不会忘记。儿时的快乐公主,童年的叛逆,花季的萌芽,现在一直追逐的想、理想。无论是雨天还是晴空因为刻骨铭心了永远都不会忘记。;

我低下头,慢慢站起来,轻轻地走到书桌旁,随手拿起一本书,借着微弱的路光是我平日里最喜欢读的一本书《李清照诗词选》——我敬佩这位历史奇女子坚强。李清照在战乱中尝尽失散、孤独、病痛、穷困的苦,一切都忍受过来了。再坚强的女子也有脆弱的一面——毕竟是女子,这时柔韧如钢的她无形中透给了世人她的凄美,因为一切都可以忍受的她,惟忍受不了雨的凄凉和郁闷;伤心压抑、万念俱灰,于是悲戚戚的哭了起来: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地,怎一个愁字了得”。最后她不得不“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在哭声中寻求解脱。

几乎人人都怕雨。诗人们常常在雨中悲鸣:“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一夜夜,一声声,空阶滴到明”“百忧恰如雨中生”“秋风秋雨愁煞人”。

夜,依旧独有雨声,整个空间犹如寂寥般的单调,书架上的书被我飞快的翻阅着,书中优美的文言诗词都被我翻了出来,在空中飞舞着、跳跃着、摇摆着,再加上书声、雨声—夜的原生态打破了,就这样热闹起来吧!不论谁是谁的主角你们互相伴舞吧!书舞出了文人的气息,优美的文言诗词舞出了震撼的历史,雨舞出了夜的凄美、历代文人的忧虑与悲跄。我一个生活的主角在这词作音符,声作乐的国度里深深地陶醉了,脚随乐动,也舞了起来,舞出自己最独特的个性!舞出自己最魅力的表情!舞出自己最璀璨的人生!

一阵凉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抬头望天,天有了黎明的预兆。喔。黎明将要到来。而今夜,雨未眠,我亦未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