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山下

2012-04-20 22:28 | 作者:晚风 | 散文吧首发

阳光和花儿还在浅浅的早起,她却独自醒来很久,透过窗户望向半山的迷蒙山色,痴痴的笑着对他说“你看,它们真的好美!”他只是简单的回了一个“嗯”便转身去厨房端早餐,是她喜欢的红薯鸡蛋饼和半杯牛奶。他记得她总是喝不完整杯的牛奶,因为她怕胖,好像这样的小事,他们争执了好多次,争执的所在,他怕她吃的不好,她却怕他看的不好。他答应要带她去看富士山的风景,而且只和她一个人,不要旅行团,不要其他的亲戚朋友,尽管他不知晓那里的风景是否真的很美,但他听她说富士山很美,是她很想要去地方,于是他们便来了。在富士山下,他们通过临行前在日语培训班仓促学得的简日语租住在一家年轻夫妇的房舍里。日本的季,温暖而湿润,早晨会有微微的凉风。他用蹩脚的日文,在入住的那天晚上,和那对小夫妇商量早餐是否可以自己亲自做给她吃,因为他知道她所有的习惯吃的东西。尽管沟通上费了很大功夫,但最后那对小夫妇还是答应了而且他们也答应会帮忙带给他所需要的食材。他那晚很开心,也很感激。在她熟睡后,他悄悄的准备所要的东西只是没立即准备她爱吃的早餐。,在天亮之前的一个小时里他是忙碌的,他依然带着喜悦的心情,此时也是如此,因为她正吃得很开心,时不时还向他眨眨小眼睛。

早餐后,他们向那对年轻夫妇道别,只能是简单的“沙扬娜拉”,两人一起,在偌大城市兜兜转转,左手牵着右手,偶尔会有简单的话语。"你觉得我还漂亮吗?”“恩,和以前一样漂亮,只是老了一点点。”“那我胖吗?”“恩,和以前一样瘦,只是肿了一点点。”。。。这样的回答,她会轻轻的掐一下他的手臂,他也会假装很疼的样子。他们对这个城市,并不熟悉,对这里的一切既陌生又新奇。总是感到新鲜和快乐。最后,他们在傍晚依然没有走到富士山那里,因为那山看起来很近,却离得很远。她们站在面向富士山的方向,她对他说“谢谢你,陪我来。”他回答说“谢谢你让我陪你来。”两个人站在微微的晚风里,依然是左手牵右手。依然是简单的话语。“我老了,你还会像这样陪着我吗?”“和现在一样,只是会更久一点点”“我变丑了,你还会这样看着我一个人吗?”“不会,我会看着更多的人”。于是她又轻轻的掐了他一下,他依然装作很痛的样子。他则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敲她的头,顺手理了下她被风吹乱的头发。

原本定于当晚回国的飞机,由于晚点的缘故,被调到了第二天。晚上,他们又返回那对年轻夫妇的房舍。主人依然很热情,只是晚餐是主人亲自做。年轻夫妇大概是说应该让客人好好休息。晚餐是日本地道的料理。她和女主人聊得很开心,尽管有些话语仍是不通,也许女人有她们自己的交流方式。他则与男主人一起喝着日本的清酒。男人间最好的交流方式也许就是酒。一顿本来简单的晚餐,结果他们一起吃了近两个钟头。晚饭过后,他让她先休息,他则负责打理回去的行李。忙碌过后,他便拿出来时随身到的笔和便签本,认真的写着什么。此时,她已经安静的入睡。写下一些话语的时候,他偶尔会凝神发呆,他也会想起他们以前的日子。

在两年以前,他与她还都是普普通通的公司小职员,各自忙碌,各自唏嘘着这个世界的虚妄与现实。同样对于爱情敬而远之,他经常要出差,也便经常乘坐火车。所去的城市,多半是固定的,那时的他总是忙忙碌碌,偶尔会发很大的脾气。一次,他预定好的火车票被列车售票员私自给卖出了。他很火大的打电话骂了一通,结果便认识了她。因为被他骂的那个女孩正是她。他很清楚的记得电话那头的女孩哭得很伤心,简直是撕心裂肺。最后,只能是他好心的心平气和的安慰起她来。最后实在不放心,亲自跑去专程道歉、两人见面后都很尴尬,因为本身他们都没有错在对方身上。只能是闲聊,在闲聊中,他们发现,原来他们住在一个小区一个单元里,只是门牌号是205和305不同而已。也许正是这个小小的缘故,他们便熟络起来。

记不清是具体的哪一天起,早上她开门。看见楼上他家的猫咪伏在门外,脖子上挂着一个牌子:主人出差,能收留我几天么?

她笑笑,抱起猫儿进了屋。而后来那只猫咪都会可怜兮兮的出现,理由同上。这天,她听到敲门声,开门,却看见他拿着玫瑰泛着桃花眼道:猫出差了,能收留我几天么?那些耳语缓缓的日子,竟慢慢的潜滋暗长的走过了两年了。他微笑着摇摇头,又拿起笔,在便签上写着什么,只是嘴角依然是上扬着。富士山下,他还未睡,她还未醒。

第二天,早晨。和主人再次道别后,他们赶往机场,日本的夏日早晨,仍旧有着微凉的风,此时,她头靠在他的肩上,闭着眼,飞往他们来的方向。他把昨晚写的便签折成一个心的形状。而她也知道里面是他很久以前就写过的话语:此生经年,有你便好!

爱情,是什么,是“一起”面向的陌生,是“一起”面对的“此生经年”!

《编后语:我怕我年老时,写不出这些青涩的文字,尽管它是虚幻的自我想象,但愿它的安好,以纪念一些年少时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