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浓的乡情常萦绕于心

2012-04-19 10:28 | 作者:墨香一盏 | 散文吧首发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李白《静思》

故乡是游子心灵停泊温馨的港湾 故乡是一首谱不完的曲,唱不完的歌

故乡是一帧水墨丹青画

--------题记

夜深了,月朦胧了,一轮弯月撒下凄冷的清辉。又是一年将尽,思乡的情愫越浓,乡情如一杯陈年老酒,熏醉了今生。多少次回顾过往时光,于青山绿水间徜徉,看花开花落,叶绿叶黄,于田野里盼望庄稼,迎朝露滋润发芽,阳光抚摸成长,风中历练成熟,品尝丰收的喜悦。

数十年的相处,记忆里已镌刻了太多亲人的欢歌笑语,邻里间的互帮互助,孩提时的顽皮嬉戏,怎能忘,怎么忘,留存在岁月长河里的依然是美好回忆。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坑一洼,山山水水,就连人们的习惯用语,声音的大小,闲暇时的三五一群侃聊,都是那么的亲切,熟悉 。

魂牵绕的家乡,像一根无形的线牵挂着远离故土人的思绪,撕扯着 欲罢不能的情愁,怀念着再熟识不过的面孔,老人们身体安康吗?孩子们又长高了吗?大人们钱增长很多了吧?又种植了什么新品种,养殖了什么新产业?日子过得殷实吗?种种疑问,祈盼去亲自目睹一番。

父母的相继辞世,切断了常往常返的牵连,探望的次数少的不能再少,纵使恋 乡万千,情丝缠绵,也难抽身家繁琐事。

终于,在父亲的祭日里,回到了朝思梦想的故里,泥土散发是我所熟悉的湿润气息,用力的嗅着,嗅着...山任然巍峨耸立,荒芜的严裸露出一块块巨石,像一张张伸出的手臂欢迎着归来的我,树枝无语的点头招呼着,北风吹动枯草呼呼的谈笑着什么,直笑得草儿的腰时弯时而扬起,我晓得它冬日里穿的是那件褪尽了绿色的外衣,根是鲜活的,过了这个节季,新的葱绿又将把它托起。清晨,还雾蒙蒙的天,此时,雾早已散去,太阳也来凑热闹,发着微弱的光,一缕冬阳点燃了激情,爬上山顶,浏览着古老的村庄,新建的楼房,宣扬的是奔小康的殷实,勤劳善良的人们用炙热的双手把家乡改变了模样。

对着父母的双冢,我声泪聚下,诉不完的离别情,思念泪。阴阳两隔,再无见面之日,再无法聆听你亲声呼唤我的乳名时的陶醉。往日的一幕幕像似在昨日刚发生过,声声教诲鞭打不谙世事的儿女:“生活的阶梯,是从最矮处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攀登上去的。”直到老得再无力扶持我们为止。临终时的话语,我时时牢记“无论你们走到哪里,这里是你们的故乡,是它养育了你们。”

老屋紧挨着新建的水利路旁,远远的见有两三个老人在路边说着什么,不时把目光扫向我们,我知道,那是刚才燃放的鞭炮声引起了他们的关注,加快了脚步向他们走去,这都是与我父母同龄的老人聚拢在这等着我们呢,近了,近了......高声的和他们打着招呼,老人又陆续来了几位,有的老人激动的语无伦次,我用心的听着,领悟他所要表达的意思,是思念之情啊!长辈对晚辈的牵挂;有的老人用衣袖擦拭着泪水,默默的看着我们,似有千言万,又不知从何说起,嘴唇挪动了几下,我紧紧的握住两位大婶的手摇晃着,说不尽的话,道不尽的情,我的眼睛早已湿润,不知何时热泪滚滚而下,衣服前襟已是 斑斑湿痕了。这都是看着我从小到大的长辈呀,像对待自己儿女一样的呵护着。是的,你们说得对 :“父母去了,回家的次数是少了。”可你们知道吗?我对家乡日夜思念的心没变呀!

带着对故乡的无限眷恋,再一次踏上了远去的车。浓浓的乡情装满了心扉,耳畔回荡是你们的话语,脑中闪烁着的是你们的面容,再见了故乡!再见了父老乡亲!我会抽空常来看你们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