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行

2012-04-18 13:07 | 作者:墨竹-润泉 | 散文吧首发

文/墨竹·润泉

四月,清丽典雅、芳菲盈溢的涉水而来,娉娉婷婷、清清浅浅、翩跹而至,让人心生唯美,尽展笑颜。轻快的白云奏响心灵的舞曲,湛蓝的天空挽起纯真境,翠绿的草木托起生命的画卷,令人情不自禁的想沐浴其中。

前些天值清明节休假三天,开学以来为一个考试忙碌、绷紧的神经终于可以小憩一下了。于是伴着这人间四月天的良辰美景,与同学相约去登宝鸡境内的天台山(鸡峰山)。

四月二日那天清晨,我们一行十一人起得很早,满怀热情地去登山。哪知,天公不作美。刚走出公寓楼,呼啸的狂风就从四面袭来,吹着门窗、枝条吱吱作响,尘土、纸屑随风飞舞。没法出行,这让我们原本高涨的心情顿时跌落,很是扫兴。好在约一个小时后,风渐停。于是,我们又兴致勃勃的出发了。

我们一路上说着、笑着、欢呼着。很快,便到了天台山售票处。只见古香古色的大门横额上书“中华天台山风景区”几个金碧辉煌的大字。从大门到山脚下需行约四公里的公路。我们迎着和煦的朝阳,笑容满面的行走在蜿蜒的公路上。两旁刚抽出新芽翠绿纤细的枝条迎风摇曳着轻盈的舞姿,似乎在喜迎我们的到来。不远处,连绵起伏的上坡上点缀着片片白花,正烂漫的开着。从遥远的山涧流出的一条溪流,自由自在的拍打着形态各异的沙石,发出潺潺的响声,似乎在弹奏一首美妙的轻音乐。溪水明澈清幽,山色影,竹柳摇曳,风春日,皆在溪水里。人与溪水、鱼儿一样的鲜活。

不知不觉,我们就来到了山脚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奇石嶙峋,苍松镶嵌,危耸于山腰的松云岭。沿着崎岖、盘旋,由方石铺成的山路上行,便进入万木峥嵘,葱郁幽深的山谷中了。枝头的儿相与还,欢快的歌唱者。澄澈的溪水,此时就在脚下,俯身掬一捧送入口中,清凉甘甜,令人神清气爽。无须丝竹管弦之乐,山水鸟语之音至佳。使人置身于“岚光晴亦霭,树色郁犹苍”,“偶闻松涛声,却是万籁静”的境界。

慢慢的,登山之人愈来愈多了。山歌声、谈笑声、吆喝声此起彼伏,打破了山的幽静。山的坡度也愈来愈大了。我们一边兴高采烈的拍着照片,一边相携着攀登。男生们总是处处关护着我们几个女生,帮我们托着行李,助我们登山,很是和谐。

行之愈深,登之愈难。这时,呈现在面前的山路几乎全是由方石砌成的倾角成七八十度的阶梯,曲折回环。我们只能前一个人紧拽后一个人的手攀登,并不停的相互鼓励。走着走着,忽见前方山石突兀陡峭。没有路了。我们只能沿着山石连接处紧固的铁梯而上。每上一级,铁梯都震颤得厉害。站在铁梯上俯瞰,只能望见一个无底幽涧,不免令人胆寒。这时,我总会想,那些修路工人们将笨重的铁梯构件从数里外的山下一块块扛上来,并固定在光滑陡峭的石壁上要付出多少辛勤与汗水,要冒多大的生命危险啊!而且从山脚一路走来,崎岖回环的山路都是那些铺路工人们用一块块的方石修砌而成的,那是多么艰辛与伟大的一项工程啊!我心里不由得深起了对铺路工人们的一片诚挚敬意。

由此上行数里,便来到天台山半山腰上。山路几乎被巍峨的山脉阻断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时,突然发现,前方拔地而起的像刀削过一般的两座对峙峭壁之间有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石道。穿过石道又没路了,抬头只见一方方山壁如高楼的墙壁般垂直冲向霄汉。然而,就在那千仞壁立上苍松正翠,“任尔东南西北风,咬定青山不放松”,使我真切的感受到了松树生命力的强大,意志力的坚韧,对人生也是一种激励与启示。

要继续前行,只能从铺路工人们沿陡壁搭起来的木棒路上通过。站在左右摇晃的木棒路上,仰看只能见苍松、壁立,俯瞰只能见万丈幽谷。这时,让人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铺路工人们的艰辛伟大。

穿过木棒路前行不远,便来到了一个道观驿站。驿站的几间简陋的房子全是由就地取材的,天然的山石、泥土、木棒修葺而成。未经任何现代建筑材料的加工渲染,自然不会受到污染,使人心生亲近、纯净之感。屋子干净整洁,求签化缘的地方神像壁龛布设其间。几个面容枯槁的中年男子,整日在那里为游客烧着开水,供应着矿泉水和桶面。这对登山已疲惫不堪,如饥似渴的游客来说真是中送炭。

望着那一箱箱沉甸甸的矿泉水和桶面,我不禁想起中学时学过的一篇文章《挑山工》中的一段描写:“他们肩上搭一根光溜溜的扁担,扁担两头的绳子挂着沉甸甸的货物。登山的时候,他们一只胳膊搭在扁担上,另一只胳膊随着步子有节奏地一甩一甩,使身体保持平衡。他们的路线是折尺形的从台阶的左侧起步,斜行向上,登上七八级,到了台阶右侧,就转过身子,反方向斜行,到了左侧再转回来,每一次转身,扁担换一次肩。他们这样曲折向上登,才能使挂在扁担前头的东西不碰在台阶上,还可以省些力气。担了重物,如果照一般登山的人那样直上直下,膝头是受不住的。但是路线曲折,就会使路线加长。挑山工登一次山,走的路程大约比游人多一倍。”我想,他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其艰难困苦由此可见。

在驿站稍作休息,我们继续上攀。团结的力量是伟大的。在大家的相互鼓励与支持下,我们终于登上海拔两千多米的天台山顶了。高处不胜寒。我们本想在山顶聚餐,可是一到那儿,狂风一浪浪袭来,衣着单薄的我们便有些沉受不住了。然而,正如《游褒禅山记》中所写:“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驻足山顶,游目骋怀,任寒风吹乱我头发。重峦叠嶂,峭壁悬崖,苍松翠柏,群山万壑之间,云雾迷漫,气象万千,尽收眼底。使人荡涤胸中尘俗,打破纸醉金迷的俗梦,养成淡泊洒脱的胸怀,获得一种萧然意远,旷达怡静,不滞于物,不疑于心的境界!

QQ:115833877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