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录(因为爱情)

2012-04-17 21:32 | 作者:米涂 | 散文吧首发

A 期期艾艾,望穿秋水的思,凝视着的身影,在山高水远处,化为相思的精魂,随云散,伴风去,我们最终不是为爱去相思,而是为了那份不能得到的死生契阔的携手倒影,浮在心田的水里,飘忽不定。

B 只要是带着决绝的背影离开爱情,总有一种巍然壮观的气势,会在彼此的心尖留下唯美的永恒一幕,所以真爱从不会在心灵相契过的对方离开,只是会去寻找下一个更为蔚为壮观的那份唯美,爱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枝枝蔓蔓。

C 早起呼吸着晨曦,晚睡迎接着岚,中间那段无涯的时间思念牵连着,这就是有爱的生活,我们许多人都可以做到强烈的单相思,但很多人不会把一天看到的美景美色美心情告诉单相思的人,所以,爱就变成了一厢情愿的执拗,离开了大自然灵性熏陶下的爱情,遽然花颜失色。

D 溪水淙淙,绿意浓浓,春色满园关不住,爱的私语已然云水天涯,天地为爱创设美的胸怀,恋人慵懒其中,这是大爱。最为温柔的一幕,是伊人在低眉顺眼地打量青山绿水,我却在看她的峨眉粉黛。

E 如果初恋的方式是用手写的情书,情诗,乃至用很古老的野月季花代替玫瑰,这多半是需要心力的,这样的爱情,虽然是比较童年的,回忆的甜蜜却弥足珍贵。二十年后再次相逢,情书和情诗,乃至那支早已随时光风干的月季花,沉淀着彼此的惊喜,在心头荡漾的涟漪羞涩了整个见面后的尴尬,对眼望去,依然心头直怦。

F 千里迢迢,爱逶迤在苍茫的大地上,唯有靠着那丁点的蛛丝马迹的猜念,彼此的敏感,以及患得患失的心头角力,无厘头的期期艾艾的怨情牵扯着,妩媚着,这就足够了,爱情的沟沟壑壑,坎坎坷坷,随渴慕想见的时间土壤填满了,没点回旋的余地。

G 天天可以见面的美感,腻得连怀念的时光都支离破碎了,这样的相恋,没有“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凄美性和决绝性,充其量,这样的相处是植物性的固定姿势,没有动物追逐的神性和摇曳生姿的冲突之美,也就是说,爱得不够深沉,激不起相思的勇气。适时的距离和时间,是演绎真爱的最佳迷人妙方。

H 一味地退到爱的最后方主战场,兵戎相见的不是无处逃遁的思念,而是历尽波折的埋怨。

J 山一程,水一程,我们穿着真爱的盔甲,时时抵御着思念的流弹袭来,这样的跋涉,风月无涯无边,在爱与痛的边缘处“拥蓝关马不前”。

K 如果对方常驻在你心头,挥之不去,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你美好的想象去美化他们,比如设计贵妃出浴,洛神翩跹,懒猫娇慵等镜头,用你最艺术的手法去蒙太奇吧,爱情更多的时间是在平静如水的午后,心存默念,胸怀美好,近乎痴傻地在自己心田里度日如年地臆想。

L 爱神维纳斯的墓志铭上要刻上“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才好,唯有她才配这个称号。

M “梧桐更兼细,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样的际遇,是适合用蝇头小楷写情书或者对着豆黄的菜油灯看情书的,几千年的爱情史,可惜,都在后现代爱情下的电脑祭坛里完成,一如沙滩里的城堡,随海水潮汐袭来,化为安静,了无生趣与踪影。

N 炎热的午后,除了蝉鸣之外,更多的是烦躁思绪引发的情感焦虑,日午后的相思是要命的,每根毛孔里涌现的都是颓废和慵懒,大脑里分明就是急切的渴慕,身体却在背道而驰,恼人的热魔,连爱的气息也是汗涩的粘滞。

O 我是你二十年前的那个舞步,一直想踏入你的城池,随爱翩然起舞,用半辈子的抱拥的姿势,停留在无尽的苍穹之中,生命的舞曲从此有了苍凉的爱的旋律,可是,城池是别人修筑的,二十年的舞步依然僵在泛黄的时间里。

P 在家乡小城里,有山的抱拥,有水的涵养,有九曲回肠的小河映照着黄昏的落日,有初恋的气息在山风里氤氲着,一花一草,一枯一荣,都站在原来的地方,清新如许,唯有等待我们去亲临,小城才是真切的。我们都是怀旧的猎物,时间和空间就是最好的猎手,所以我们是回不去的小城故事的朝觐者,背负着思乡的罪愆。

Q 爱,就是年老的时候,在寒冷的夕阳下,在火炉旁,在爱情经过的青春岁月处,记起互相的音容笑貌,虽然不能重叠,但依稀可见曾经的美好,饭粒落下,头发脱落,手脚不灵便,行动迟缓,但爱的追忆依然是那么热烈,虽然山水一隔,情定他方,流年的钟声收获了真爱的归宿,那就是最后对爱真实不虚的冥想。

R 我们的相思风干了岁月,像村口里,墩处的那棵红红的枫树,每一圈年轮,都吹散了片片红叶,从垭口走出的爱情,最后回归到朴素的男耕女织的生活图景,走了五百年的相思路,却丢了一千年的风雨程,岁月染红了白发,青丝眷恋着羞涩,在那棵红枫树下,伴随着久远的炊烟,丝丝连连,情情切切。

S 乡村式的爱情,具有原生态妩媚的力量,所有的情史,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注脚,我们苟活在被物欲横流包围的城市版块里,却憧憬着田野式的爱情牧歌,这就是人性的回归,繁衍的希望。

T 当下这个时代,需要有人静下心来侍弄文字,用绝对安静的时间和空间去创设语境,那怕是平和的,乡愿的,甚而是文字训诂的心态去面对这个浮躁的时代,留下一点可以驻足乘凉的文字森林。不应该只是仓猝的,催情的文字泡沫,这个时代充斥太多的稍纵即逝的伪快乐,给世人留下一点每个年代都俱足的含情脉脉的爱情追忆吧,一如《诗经》,毕竟,爱情的荒原是人类思想苍白的第一表征。

U 没有爱情的时代,我们无家可归;用美色的肉欲去迎合身体和思想的力比多快意恩仇,我们只剩下繁衍的功能了,生下的孩子就是没有真情眷顾的肉身机器人载体,离婚结婚、再离婚、再结婚,在声色犬马的间隙里品尝点虚假情意的美好,性的无功利参与,使得这个社会成年化身体异常快速到来,真爱的时光变成白垩纪里的一道弥足珍贵的闪电。

v 当下人类的爱情还比不上白垩纪里最后一对瑟瑟取暖的恐龙,恐龙灭绝了,爱情抱拥的化石犹在,人类呢?只能托付自己制造的上帝,去监管朝三暮四、红杏出墙的那份紧张的情感慰藉,何况,上帝本身也是打盹居多的动物。我的意思是,真爱没了,只剩下器官的麻木和人类柔软心灵的迷失。

W 当我每天苦心孤诣地经营那份自我朝觐的爱恋时,每个傍晚和清晨都是怅然若失的内心张望,是的,当下要寻找这样圣洁的迷思,应该说是“爱”作为宇宙精魂里仅存的一线希望,拿出自己曾经祭奠的情书,可以倾心渴慕的文字,在天际,在时间的温暖处,与对方的莞尔一笑,不置可否的神情回应着,常年累月,经年如斯,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生命信仰。

X 要我放弃对爱的迷思,那就给我制造思想监狱吧!只有激愤的思想摧残,才能让我彻底从温柔乡里撤退,我是没救了吗?思想的深度比起爱情的温度,当下这样一个不死不活的社会,我选择了对后者眷顾。

Y 真爱是不会轮回的,我情愿是你红尘路上的一颗雨花石,经由岁月的剥蚀,沧海桑田的搬运,用坚硬的美丽,守住亘古不变的斑斓,在红尘中,在流言外,在天上人间,情牵鸿蒙初开时的惊艳,一直不曾流转。

Z 文字的迷人魅力,穿透了爱情的内核,谁运用好了才思,付诸于钩心摄魄的倾诉,文字的最伟大的部分就会得以彰显。我们人类的思想遗产,唯有爱情部分真实不虚,也最为丰赡和温婉,所以善于经营爱情,并想方设法用最美丽的心境,在渴慕、焦虑、张望的患得患失笔下,真实地记录下来,谁就是爱情王国里的君王,宇宙的精魂,可以瞰一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