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开了,桃花红了

2012-04-17 17:25 | 作者:只为那瞬间的永恒 | 散文吧首发

无意中注意到了学校实验楼门前的几株樱树上开满了零碎的樱花,在教学楼对面的几棵桃树的枝头上立了几朵含苞待放的花蕾,才意识到天来了。

南昌似乎是一个只有,没有春和秋的地方。按着日历来推算,早该是春天了。自从过完春节,不久后就立春了,但是迟迟不见春天的踪迹。本属于春天的季节,空气中却丝毫没有春天的一点点迹象,都充斥了属于冬日的氛围。连绵的,延长了冬天的气息,推迟了春天的期限。

天真正意义上的放晴了。走在路上,感觉身上暖暖的,才发现春天在我们失去耐心时来了。以前,只知道樱花是日本的国花,每待到阳春三月,富士山的山脚下开满了樱花,每年去赏樱花的人也络绎不绝。之后,也知道了在武汉也有着樱花。看着樱花,记起了武汉大学那片樱园,也记起了我的姐姐。

打开记忆的匣子,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却很少有着姐姐的足迹。听妈妈说,我是跟着姐姐屁股后面长大了,那时,我像一只跟屁虫一样,跟着姐姐后面。如今想来,却有点不敢相信。但是静下心来,想想自己的历程,还是有很多的回忆里,少不了姐姐这个角色。

那时,我们还是两个小孩子,记不清我是否进了学校,也记不清自己有多大。只记得那时,我和姐姐一起趴在窗户上,哭着,望着妈妈回家必经的路。

那时,我们都是离不开妈妈的小孩,哪怕只是离开几个小时,都要找妈妈。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没有让我们跟着去,也不知道爸为什么不在家,家里只有我和姐姐。太阳落山了,也早过了晚饭的时间,妈妈没有回来。姐姐下了几碗面条,算是我们的晚餐。我们趴着楼上的窗户上,望着窗外,望着妈妈回家必经的路。天黑了,看不见回家的路,妈妈还没有回来。那时,我觉得我们就像被丢失的小孩,盼着妈妈回来,觉得我们像苦情戏里的两个姐弟,相互靠着,互相取暖。我哭了,喊着妈妈。姐姐也哭了。不知道我是怎么睡去的,也许是哭累了,也许是有姐姐在身边,幼小的心灵有着小小的依靠

还记得,那一幕,那一动作,会清晰的在我脑海之中呈现.我们两个和表哥。表妹一起回家.因他们要进很远的一条垄。他们很害怕,所以姐姐要送他们进去,让我一个人回家。当时的我,觉得自己受了委屈,拿了一个大石头向她扔去。使我惊奇的是,她并没有生气,而是缓和的对我说,“我们一起走吧。”至今,我还是想不明白还是一个孩子的她,那时为什么会如此淡定,没有生气。

时间一晃,十几年的光景过去了,我不再是那个小男孩,也再不需要姐姐的保护。细细回想,有着太多的回忆,有着姐姐的存在。现在的我们都不再是往日的那个小孩,而那儿时的回忆却在慢慢地淡忘的时候,固化在了脑海里,固化在了心里。

姐,看!樱花开了,桃花红了,春天真的来了。你的幸福在下一站等你驻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