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衣草的花语

2012-04-16 20:47 | 作者:西门若珣 | 散文吧首发

薰衣草的花语

我不知道她到底给了我什么,我只是依稀的记者,她在我耳边流星似的低语过:“看,这株薰衣草开了,我不喜欢紫色,但我打心眼儿里喜欢它。”

初中一年级时,她做过我的同桌。我脾气不好,她就抿嘴说:“好吧。那我让着你,等哪天你领悟了,我就从你身上补回来。”我在心里窃喜:你真傻。

两个月后,她带着我走到街上,一辆薰衣草旅游的大巴驶过来。她挽起我的手:“走吧,去看薰衣草。”我在车上摘下耳机,转过头问她:“你很喜欢薰衣草吗?怎样的喜欢啊?”她躲过我的眼神,脑袋别过窗外,答道:“就像你喜欢百合花一样。薰衣草是我最深刻的记忆。”是的,我喜欢百合花,从骨子里的喜欢,这段喜欢源于一段友谊,忘却不了的友谊。难道说,她也曾有过一段铭记于心的友谊么?这样猜测着,心里竟不免有一些失落起来。她在路上告诉我,这是富良野最著名的薰衣草田。

我怀着兴奋的心情随她下了车,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一大片紫色的世界。在风的摇曳下,仿佛一浪又一浪的宁静的海。我细闻着它的味道,芬芳、舒宜、单纯。可为什么,空气中莫名的夹杂了几缕苦涩?我睁开双眼,她的眼角湿润了,我有些不知所措,她好象察觉到我的目光,用力抽动鼻翼,眼泪在眶里打转了几下,并未掉出来。她慢慢转过头,对着我茫然的双眼,迷离地说:“若珣,听听我以前前的故事吧。”“四年前,我还是个童稚的女孩,那天,我却突然的认识了她,欧阳凝露。她把我带到这里,告诉我她永远喜欢薰衣草,就像喜欢我一样。后来,我已一起度过了快乐的两年。她对我什么都好,迁就着我的小脾气。那年她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等我领悟了,她就要从我身上补回来。我高兴的说好,可当我领悟到这些时,她却走了,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至今,我的心里仍淡然着她那句话:‘等我回来,如果薰衣草仍旧开着,我就一定会回来。’从此,我细心的照顾着所有的薰衣草,没有一株再枯萎了。她会回来。”霎时,抽泣覆盖了风吹过薰衣草田的沙沙声,每个人的心里,都装着一船的陈年往事,刮走了的眼泪,滴在摇曳的薰衣草上,每一片花瓣都沉浸在孤寂中,仿佛有了人的灵感······

从薰衣草田出来时,她认真的对我说了一句话,令我记忆犹新:“记住,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我也会,一直等下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