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狗不如鸡

2012-04-16 19:52 | 作者: | 散文吧首发

农夫喂养了一头猪、一条狗、一只鸡。农夫对它们历来都是一视同仁,按需分配,论功行赏;它们也和谐共处,各负其责,各尽所能。

近年来,猪肉价格一路飙升,农夫按捺不住内心的悸动,对猪极尽恩宠厚遇。猪舍装饰一新,降温、保暖设施俱全;猪食由原来的粗糠加桔梗粉末改善为小米粥伴添加剂。还不时的雇请兽医为之体检、防疫,清污除垢、消毒灭菌,甚至亲近猪身为之挠痒、驱赶蚊虫。

狗眼窥窃,心潮澎湃,不由的乱吠。农夫轻蔑地说:“狂犬病发作啊?安份点!好好地保卫猪的安全、守家护园。不然,猪的剩食你就别想了、、、、、、。”

狗为了改变吃屎的命运,美餐猪食的精华,蛊惑猪:“猪兄!人怕出名,猪怕壮啊。你生活得这么舒适而安逸,主人是想、、、、、、吠吠,一块一块的猪肉、、、一沓一沓的钞票。”

猪“恍然大悟”:“是啊!长得太快早日奔赴刑场。狗弟,我决定节食减肥延长寿命。”

于是,狗肚终日滚圆滚圆的,而猪脊骨却一日日的突兀。猪兄狗弟各偿其愿,相安无事。

农夫巡视,发觉端倪可察,问兽医也不知所以然。农夫绞尽脑汁更加注重猪的卫生和饮食:勤换“垫缛”,每天冲洗猪舍,每餐改喂高蛋白、多微量元素的浓缩颗粒精粹,饮用水也不亚于深层矿泉水。

狗更不爽了,歪点子吠吠而出:“猪兄!看吧,主人更加优待你,是迫不及待的催猪命啊!暂的有生之年不来点叛逆,死后温顺地任人宰割不值啊!”

猪脑袋发热了:叼食几口就开始乱拉乱屙,猪蹄子狂巅,猪嘴拱得栅门蓬蓬作响。

农夫见状,心烦气躁,一反常态,拿根竹条一阵狂抽猛击,猪不解的愚蠢地嗷嗷个不停;狗开心的狡狤地吠吠个不止。农夫怒目横眉,甩了狗一竹条,紧接着端来一盆凉水泼向猪头,大声喝道:“让你清醒清醒。惯不得猪和狗!”

狗夹着尾巴逃之夭夭,猪蜷伏着身躯微微颤抖。

猪接连几天就那么静卧着与农夫进行绝食抗战,狗蹿上蹿下的观颜察色。

农夫请来兽医诊疗,医曰:“此乃郁怨瘀积于心顽固不化,宠荣恶果,无法摘也,无药可治。”

狗摇头摆尾,见机谏言:“主人!猪一日日的消瘦,趁现在还不是皮包骨就赶紧找它一刀,虽然肉不多卖不了好价钱,但熏烤着吃还是不错的。”

农夫已明了兽医的偈语,当然对狗的谗言会考虑听取,农夫释怀,笑曰:“你是想啃骨头,也要行动哟。”

狗屁巅屁巅的为猪“准备后事”。

农夫无可奈何,而又心不甘情不愿地把白刀子捅进了猪的咽喉,当红刀子悠悠的出来时,鲜血也淋漓了狗头。猪的嗷叫声、哼哧声停息了,刀口进气的沽碌声减弱了狗的欢吠声。

狗眼似乎放出了一丝儿怜悯,屈膝鄙躬的狗伸出前爪扒扒耷拉着的猪头,抚抚圆睽的猪眼,轻吠:“怎么啦,死不瞑目?”

农夫觉得此时好安静,耳边风隐隐的传来鸡榯那边的“咯咯”声。

农夫警醒狗:“别在这儿瞎折腾了!把你的狗窝挪到鸡榯旁边,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狗怯怯的离去,若有所思地来跟鸡套近乎。鸡忙着刨食小沙粒、小虫儿、谷物,没好气地“鸣谢”:“道不同不相为谋。”然后,悠然跳进鸡巢。

狗安份地守望着。

过了好一阵子,“个个大,个个大”的鸣唱声响彻了整个农园。

农夫叉腰颔首,赞许的目光温和地投向狗和鸡,但有很多脏腑之言要对它们说,张了张口又咽了回去,也许是等待着更好的时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