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周年纪

2012-04-15 17:42 | 作者:北极星螞蟻 | 散文吧首发

转眼又是一个花开的季节,原本想去踏的,可突然间的变故不得已将行程顺延。北疆的日子过的很飘逸,大风携带着漫天的沙石,肆无忌惮的游荡在无边的开阔地,湮没了地平线,掩埋了春天

我没有感知春天,这里没有春天的颜色,只有天的温度。当浏览记忆里的春天时,不经意间想起了开满校园的迎春花,还有那些似乎有点遥远的面庞。毕业了,我们都去寻找想,然而很多时候,当迷失方向的时候,我们本能地寻找在这里一起相拥走过的伙伴。

大学,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是一个天堂,我为成为天堂而竞相拥挤在高考这座独木,最终,在前往天堂的路时,我的梦搁浅在了黄河岸边。也许,幸福的不仅仅是那个虚幻的代号。这里面积不大,但有齐全的设施,这里环境不好,但有满园的花草,这里学生不多,但有五十六个人的集体。我知道,这里只是一个人生的站点,然我们珍藏了太多太多美好的记忆。

想念我的081,也我的081。

想念每天磨练身体的楼梯,想念那个营销课的最后一排。因为在那个角落,可以看到教室里所有的人,可以看到教室外大半个校园,还可以看童话故事。一个脑袋枕着胳膊安详的享受着童话故事里的美好,一双娴熟的手玩转着手机游戏。很多很惬意的画面,我们享受高中时梦想里的安逸,也就是在这里,遗忘了前方无路可走的迷茫。

想念830,想念830的每个角落。还记得阿黄挂在窗沿上的艺术品,至今我都没搞懂他是什么!还记得不舍昼品读电子书的老王,还有他那特有的“电子产品”。还记得叱咤风云在武术界的小龙,幻影般存在足球界的小葛。这里有独特“床头象棋赛”,这里还有大型的“毛币金花”。

快乐从大一延续到大二,我们长大了。大到当别人去看电影时我们在小的桌子上开始乒乓球赛,大到为了玩CS打包带饭回来吃,大到周六拉上帘子,关上门,集体观看林正英的经典电影。很多开心的事都在这里,因为离开了,再也回不去了,我们丢失了在学校做学生的机会。

满眼的春花烂漫,带着一本书游走的校园里,用四只眼睛寻看着美女,用大脑考虑着吃什么。闲逛在五一市场,可以灌几斤散装的女儿红,就这黄瓜在宿舍玩到天昏地暗,明灯高涨。

当风吹黄枝头的树叶时,我们潜伏在石头坪的果园里,瞄准着红艳艳的苹果,等待着时机。驾驶撤退的“土飞机”,才会明白什么是传说中的“巾帼不让须眉”。

其实,我的大学快乐太多,并不代表我们没学习!那耸立在校园中间的图书馆,是我们的根据地,读书,上网,自习,查资料。我记得读高中时有个梦想,上大学后,我要读完图书馆所有的武侠小说,然而当我真正进入这里时,我知道我的梦想终将成为梦想,因为书太多了,你根本不知道该看谁的。好书,像带着磁力,吸引着每一个细胞。我喜欢这里,这里有一群人,为这座学堂规整着知识的行囊,为这座校园谱洒着书香。我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是我们联络的根据地,无论你走多远,联络的总部一直在。也许,一年了,很多都变了,有些老师退休了,有些人调离了。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看看,还有谁在,还有谁会认识咱。出来了,就没有归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原先准备在第十六个世界图书日到来之前,所有的联络员召开一次QQ交流大会,但事实是我们找不到共同的时间,只能无限期的拖延,拖延到不知道时间。

我们是幸运的,从那个地方出来,开始独立的寻找自己坐标,为了超度,也正在超度,也即将超度!我们真正超度的意义,只是为了明天过得好一点!当我还没来得及和他们一起创造时,我的大学已被我挥霍只剩下骨干和回忆

我不是一个感伤的人,只是有点怀旧而已。当看到那么多闪亮的头像而没有人说话时,感觉生活给了我们太多的诱惑,对生活过多的奢望让我们慢慢变的有些陌生。我们并不是不认识,并不是疏远,而是忙碌的不堪回首。翟鸿燊教授讲过:忙=心+亡,当忙的心都死了,我们就只剩下一副游走的躯体,生活便失去了意义。

我的伙计们,我们在奔波之余,记得回头看看,记得去081讲讲你的艰辛,说说你的苦,我们都懂的。曾那么多人一起走过,每个人都明白,我们还将一起走远,路还很漫长!

蚂蚁于新疆

2012.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