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伤在戈壁冷风里的文字

2012-04-15 11:55 | 作者:祁连雪魔 | 散文吧首发

冻伤在戈壁冷风里的文字

想找一株熟识的植物,通过它看看现在是哪个季节,可我忘了这里是戈壁,是不折不扣的戈壁滩,即使偶尔有那么一两株植物好心的闯入我的视野,那也是我所不熟识的,也无法让我从它那里看出现在是哪个季节。

那是一滴秋么?在阳光下晶莹透亮。

让我近些看看。

它或许曾今是一滴秋雨,可现在,已经是一粒冷冷的冰。

哦!原来已经是季了。我的文字都冻伤在了这戈壁的冷风里。还好有阳光,暂且轻轻地将它们一字一句的在这阳光下铺了开来,也算是给他们一个温暖的归宿。

花没来我这里

朋友说:雄关下雪了,很美。

可惜雪不像雨,我在电话里听不到朋友那边落雪的声音。

我在想:朋友和我所在的地方相隔不是很远,为什么雪的脚步没有迈到我的身边?

寒风在我的窗前执意不肯走远,它是要把我稿纸上的文字冻伤吗?

此时,我望着窗外,很轻蔑的笑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笑窗外那执着的寒风。

然后,回头,继续收集词语孤单,组装零散的诗句。

我是个很不合格的诗人。其实,即便是不合格的诗人竟然还是自封的。自己总是玩弄一些华而不实的文字。一半疼痛,一半呻吟。

比如就在此刻,雪花没来我这里,我却不痛不痒的在稿纸上写满了关于雪花的文字,用一个粗人的思绪,写着诗人的文字,还在反复的念叨:雪,是浪漫的代名词。

在无边际的关于雪的想象里,在一片单纯的雪花中,我看到了寒冷以外的东西,融化苦涩的安静。

虽然,雪花没来我这里,可我知道冬天就雪花这一种颜色。可有人说:冬天的落雪,是一场雪白的病,可我还是愿意与冬天共患难。

二和王昭君有关

在这边塞荒漠,我的思绪竟然碰触到了历史的天空。

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的想起了王昭君。对于她,我除了知道她的性别,再就是知道她是个历史人物了,其它的我都模糊的几乎没有了半点印象。这就好比,你很想念一个人,可想到最后却忘了她的容颜。

悠悠岁月,沧海桑田,今天穿过闪烁的都市霓虹,穿过岁月的风尘和云烟,我随清风走入你行经的荒漠,你手中空灵的琵琶声在浩瀚的天空袅袅回旋,我看见历史的天空上赫然写着你光辉的名字王昭君!

想起你时,我愿化作荒漠里的一株仙人掌,用我身上的刺刺痛过往人们的记忆,让他们记住你的容颜和光辉。

三一个人

一个人,面朝戈壁。我想学海子,戈壁里却没有暖花开。

一间温暖的卧室,一扇门,一扇始终关着的窗。

站在窗前,眺望,总有些疼痛还在延续……

于是,我提起一支笔在纸上堕落

上行写满孤单,另起一行填补人生空白。

四未知的自己

这一天寒冷胆怯了,躲在天堂休息,取而代之的是阳光,是一股暖流的喷发。就在这样温暖的一个日子,我遇见了未知的自己。

他手握一把刀子,疾恶如仇的眼神正视人生。

我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看他在江湖中,杀出绝境,打拼一块属于自己的根据地,守候着他储蓄的粮食和蔬菜。高喊着:从明天开始,关心粮食和蔬菜。提炼岁月的精华,拼凑残缺的现实。

更多的时候,他倚窗听落花,品唐诗宋词,风花雪月的爱情与他无关。

未知的自己,那个他,还是习惯在桌子上放一沓稿纸,还有那支黑色的钢笔。

他开始回忆式的写着:

曾经,那属于我们的旖旎世界里,芳草已用微弱的气息静止待命,在冬季冰冷的怀抱中独自悲戚。我,依然打捞着唐诗宋词,用苦涩的文字融进笔下的故事,放飞着曾经的幸福时光。只是,多年以后,我又该以怎样的姿态来展示你曾经给予我的怀念

我看了,笑笑。

少年后,我那个未知的自己,仍然笑语嫣然,书生意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