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阴相齐,愚阳相约

2012-04-14 17:42 | 作者:墨祭 | 散文吧首发

文/墨祭

QQ:1054527611

又将重属辉煌-

《我化为乌有》手稿上的字:遇见你的时候,右眼皮不断跳跃,真的,在我心里,认识你,便是一种灾难。

曾经喜欢的人,在起初都貌似完美无缺。即便当他逐渐四分五裂变成一堆碎片,你仍用掌心托起和保存。你确认了自己的是这个人真正的属性,而非他的面具和形式。这种知解和原谅,是爱的能力的一种。——安妮宝贝

事物各有流派和属性,人各有偏爱和立场。所以,无需在观念各异中寻找理解。不信服任何权威,也不试图成为权威。有愉悦的事情,是独辟蹊径,找到真实。当你能够平静面对各式角色的表演和出场,而不是诧异,愤怒,不解,争辩,你大概已略知真相。——安妮宝贝

来觉心自醒,往事般般应。

【无名氏·清江引】

人一旦抱有幻想和期望,后果必然疲惫。

春暖花开,轻易地,缓慢地,不经意地,侵袭着我们的时空。再次明白,她在轻轻提醒我们,声音衰弱。变更的季节,更替如人心冷暖,最为自知。但是多次以来,习惯她的轻微提醒,感慨渐渐远去,新鲜感减弱,无人问津。

有时候,恍然间,竟然不知道身处什么季节,和地点。灵魂仿佛穿越到另一个时空,回归那里的缠绵缱倦。因为对这个世界的新鲜感减弱,认知得太多而通透她的真相。

也会怀念过去时光,小游戏,小板凳,全部蒙上一层岁月的倒影。据说人老去的时候,就会特别怀念曾经。

穿起了T恤衫。脱掉这个季与春季的累赘,显得轻松,同时失落。

以前写过好多香樟树的夏季,一个夏天全部穿插入香樟的描绘场景。还有风铃。这都是属于夏天的东西。每件事物的存在,与之相对应的也会相衬。蓝色与天空,海洋,色彩纷呈如花朵。

夏天燥热,天空夺目,海浪咸腥,万花斗艳。还有聒噪,白日有,蝉,池塘的青蛙,晚有猫,狗,老鼠。苍蝇和蚊子处变不惊,精力旺盛。

夜里星星闪烁,月如琉璃。废弃的砖瓦房没有窗户,只有一个黑洞,藏有一切的未知事物。孤独优雅,它不属于这个夏天,它拥有隔绝一切的冷静,不被事物控制。它可以主宰。

夜不停止的热闹。

夏天何曾老去。她是特殊的存在,令人欣喜。

问余何适,廓尔忘言。

华枝春满,无心月圆。

【弘一】

朋友说要降温了。我喜欢阴天,天会把我的裤脚打湿。原野的风侵袭而来,城市的高楼大厦隔绝一切,而这里是一个小镇。有一些新奇的事,却不复往昔模样。

有人开始对我好,有人开始疏离,这是命运的必然趋势。有些人始终会离开你,无论你怎样挽留。但你我同一的倔强,任随眼泪滴在伤口之上,也不会回头。我们同一的可爱。可爱到让人心碎。

一首歌这样诠释:

如果忽远忽近的洒脱 是你要的自由

如果忽冷忽热的温柔 是你的借口

《我化为乌有》手稿上的字:遇见你的时候,右眼皮不断跳跃,真的,在我心里,认识你,便是一种灾难。

你身体上有灾难一般的气息。

这是樱花盛放的季节。如果樱花落在了你的手心,请,让它支离破碎。它,始终不属于我。

雨天终于如期而来。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王维·竹里馆】

“我的心是一座浸泡在海水中的宫殿。它是为空无和任何一个走进来的人准备的。”喜欢的安妮这样说道。

尽管许多人说她的文字不值得观摩,或许没有通透其中缘由,肤浅和急躁。但,我怎么能拒绝一个心灵澄澈的女子呢。

曾经说我是一座空寂的城的人已经走远了。希望我的城杂草丛生,用尽一切戚然的美丽,换取我的微薄力量,在上面栽种生命。我并没有怀念谁,也并无沮丧。人喜欢自作聪明地猜测,但那往往并非事情真相。叫做真相,一定需要很少的人知道,甚至没人能够知道。

“這海洋為何總是站在希望和滅絕的兩個極端,這是我的最後一封信……你安靜不動地站著,你像七月的烈日,讓我不敢再多看你一眼……我會假裝你忘了我,假裝你將你我的過往像候鳥一般從記憶中遷徙,假裝你已走過寒冬迎接春天,我會假裝…一直到自以為一切都是真的。”

”以余生的速度,慢慢用手和笔,写下整叠稿子的文字给你,留下拙实的字迹和记忆给你。纸会发黄,墨迹会损淡,但它是一个物证。“

曾经以半句余生作为微博的名字,也是这样想的。在此之前我并没有看到安妮这句话。她可以在文字中取暖,在文字中寻找慰藉灵魂的养分。而我不同,虽然同种需求幻影日光的成分在,她貌似比我行云流水得多。她经过了一段冗静的写作生涯和人生,她已经细致品味到时空深邃的初略谜底。我站在树下数着光阴,树木摇摆倒晃,由风雨拉扯。无以洞察,不断怀疑。

墨祭这个名字,因为喜欢墨字的读音。祭字有着独特韵味,与安妮宝贝的名字一样信手拈来,安妮希望对待这个繁杂纷沓的世界保持童真。

喜欢妖,或者狐。并不是因为相信一些人与妖的爱情故事。它们美丽而孤独。它们与人不同,甚至远比人类可爱。它们神秘,莫测,举止怪异,难以捉摸。幻化为人类声音也并不含糊或者尖锐,很舒心的魅惑声音,而它没有目的。

与对人类的审美观没有差异。人须神秘,莫测,五官清晰,处事安静,显得深远,有故事。

与对文字的审美亦同。文字必须如种子,欢喜悲伤的障碍,随你我交会的因缘,一起沉入冰冷的,深蓝色的海水之中。安妮宝贝十年修订典藏文集的序言:“日影飞去,字入水中。”

有人送我饰品,到手后先要泡在玫瑰味道的水中,或幽兰。都是些香味浓郁的植物。心想只要褪去虚华,一切将回归洁净和整洁。“一切美丽的名词,均具备一种理性,导致它的面目简洁,却是世间万物本来的样子。”《红楼梦》中喜欢的葬花词:“花谢花飞花满天”“花开易见落难寻”“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曾擅自改自:汝今笑痴葬花人,他年葬汝可是谁?

丢弃在浓郁花香里的链子,如同自然的洁净染上尘世烟火之气,人便是如此。只是人大抵不想面对和理睬。已经习惯,避开不谈。不过我为了让它们染上香气,喜欢花的芬芳,需平静相处。目的本来不同。佩戴在身体上的东西经过时间打磨,变通灵性,事物同样有生命,应被分外珍惜。即使驾驭不了的东西,也要买回来,并不是为了穿戴,而是静静观赏,境地美好,神清目新。然后自己带着一种自知之明,安静对待一切事物。

“梦见海潮席卷岩石,不过离人一步之遥。梦见你骑车带我穿越过无人黑暗的空巷。”梦如事物本身,清醒,具有一切幻想性质。睡梦后忘记真相,模糊片段截取下来,不知道故事完整段落。但我们知道自己的结局。醒来。还有死亡。

“桎梏脱地,寂无人矣。”原本为《宋连璧传》中的平白叙述。形容死亡倒还贴切。“朝阴相齐,愚阳相约。”是在台灯下,用碳素笔在柔软纸巾上写下的字。平白无故。可是谁不是在等待一个约定的期限,共同赶赴死亡。人的生命卑微而脆弱。如何留下存在的标记,要依赖盛放的姿颜。那却终将递进的遗忘。

却只为此追求。

“人生何来种种大事,有时不过是与一些微小事物共存,感知彼此。有美,有漏,会老死,不矫饰。故应无心清赏。”

——安妮宝贝

QQ:1054527611

所属专题:2012清明节诗歌散文专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