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悼歌,经度流年

2012-04-13 20:39 | 作者:陌湮冷 | 散文吧首发

白色风筝,在空中翻飞,线早已断掉,缠绕着枯枝,成了风的玩偶。糊的纸染上了时间黄旧的墨彩,裂开了,风停了,狠狠地坠了下来,砸在老树枝上,霎时,破碎。

我是那幕的唯一观众,泪从眼角滑到嘴角,由温热变得微凉,灰色的天空,恍若一个未曾探知的黑洞,自己已被它弄的支离破碎。

人与风筝一起去了,拖着一串快乐伤心的十年时光和附属的往事。

结束了和你的十年赛跑,结果,我没追到,你两靥如花嘚催促着,而我始终都未曾至上,越来越远,自己一个人淌着水珠,湿了流海,试了衬衫,湿了裤子,竭尽了全力,脸上的水,已分不清是泪还是汗。

却狠狠地摔了一跤,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了。

你最后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再也未曾出现。转角遇见爱,亦可遗失爱。

花十年编造的,今天终是破碎了,无丝线再能缝合了。

十年,一场江岸落花,随水而去。

成了流年。

你成了彼岸伊人,不管用何种方法,顺流而上或逆流而下,也无法与你相见。

终是痴情郎绝情日,第3650天如同粉末随风飘散,一点痕迹也未在手掌留下,掘了坟墓,葬下了空白的记忆与残缺的灵魂。开始,成了别人。

写着悼歌,祭奠。

惊节序,叹浮沉,秾华如梦水东流,似水年华里,心字已成灰;无须过问旁人事,无须生死两茫茫,风萧萧,萧萧,醒无聊,醉无聊,知道人生若如初见,只道故心人易变,灯花瘦尽,又一宵,梦曾何时到谢;斜阳独背,青楼独上,幽幽玉笛谁家传唱,人间何事堪惆怅,莫向横塘问旧游。

十年,流年,青葱岁月落下的几滴……

有梦有惆怅的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