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明月在

2012-04-13 17:04 | 作者:吴迪 | 散文吧首发

当时,疏影斑驳仓惶,迎风把盏话秋凉。 当时,少年不堪回首事,残风断渡寒塘。

当时的明月,当时的哀伤。当时的岁月不会有青灯照壁,当时的天气不会是冷雨敲窗。当时的明月总是挂在天幕中最光洁的地方,撒下银色的光芒。

——题记

离别铸就了当时,离别改写了哀伤。

相逢是缘,离别是破缘。离别是岁月与年华的一场摩擦,诗化了回忆,风化了韶华。也许在一起时我们并不是紧紧相拥,但是想起拥抱时却发现身旁无人,那种失落便会促使我们想起离别。

西风乍紧,北雁南飞。目送着南下的列车载着一个曾经自己亲密无间的人消失在遥远的地平线。几丝细雨,几缕清风。汽笛声交织成一张无形的网凝固在空气中,让过去的芬芳停留在空气中。当故人渐行渐远一直到消失视线之外的时候,这张网便会绷断,过去的味道便会迅速在空气中散发。也许离别的时候自己沉醉在话别前的一个拥抱之中所以并未感到离别的悲凉。可是当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蒸发慢慢消失之后,自己才会猛然感到两手空空。心中不甘,想再次找回一些当时的温暖,回首发现只剩离歌。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离别是痛,回忆可以止痛。回忆总是美好的,回忆中只有小流水,只有轻歌燕舞,只有月上柳梢头,只有人约黄昏后。也许去年的元夜并没有记忆中那样热闹,去年的明月也没有想象中那样醉人,但回忆总是会美化现实,就像药丸上裹着的一层糖衣。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人喜欢沉醉回忆。杜拉斯说:人一回忆就已经开始变老了。那么我们是在风烛残年中看时光荏苒。

白驹过隙,以前的一切或许只是庄周蝶。醒来之后自己是在做化人之梦的蝴蝶还是化蝶之梦的凡人。梦中是那样美好,醒来之后梦中的一切就会化为一轮明月萦绕在心间。诗人聂鲁达说: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也许只有当生命的背景变为暮色,我们手捧香茗品味当时的时候,才真正体会的到当时明月在。

当时明月在,虽然山月不知心里事。

当时明月在,莫让水风空落眼前花。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