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手-母亲

2012-04-13 15:25 | 作者:肄得 | 散文吧首发

本来是想写成散文的。那所有构想在要动笔时是那么无力。又想写成诗。却难后找到真正的词语来。也许您的手太有力量了。渺小的我在万山词海里迷失了。只好用平淡的词来写。请原谅的我。

在学校里同学说我的手漂亮,比女孩子的手还漂亮,真的吗。我傻傻的去和女孩子比。呵呵。。。还真是。约向上翘的弧度又不缺那修长的手指。圆润而又泛白的指甲。那淡而浅的胫络,红而润的色泽,加上浅而细的纹路,有的是秀气和灵动。

那天行走在香樟路中,一个人静静的听着天的细语,踩着的因风而散落的香樟叶上。不经意的泛红的香樟叶落入了我手中。看着它却想起了在家的母亲。看着自己的手。母亲的手现在又是怎样的呢?

母亲是一个好动的人。是闲不下来的人。有人开玩笑的说。母亲是热锅上的蚂蚁。母亲最有特色的嫁妆的台缝纫机,是上海凤凰牌的。到现在还在用。不知它坏的了多少次。但每次都会被我父亲修好。父亲总是在修理这方面很有天份。小时候外在乡下,所有的衣服和鞋都有母亲一个人完成。我姐弟三人也许继承了母亲好动的基因,衣服总是很快的被我们弄破。然后母亲再去缝补。一件衣服也许能补下几十个补丁。在记忆中最有特别的是那件书包。是用许多的破布拼起来的。五顔六色的。还有三朵绣上的花。也不知背了多少年。现在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将它弄丢了。也许母亲还记得。

小时父亲到外打工。母亲一个人照顾我姐弟三人。母亲一天至少要做:烧火渚饭、喂猪、洗衣服、下地劳作。捡柴或砍柴等。真不知是怎样过来的。也许在母亲看来很正常吧!没听过她任何的怨言。只是做着。母亲也笑。经常能听到她的笑。也许对她来说最苦的莫不过是教育我姐弟三个。我最爱听的是母亲讲的鬼故事。最喜欢穿的是她做的千层底的布鞋。最爱吃的是红薯粥。

母亲结婚那时信基督。每到星期天要么带我要么带我弟去教堂做礼拜。却总不忘找些野猪菜。到了秋季还要摘别人不要的丑橘。我喜欢吃那味道更甜。不知为何搬了家之后再也没见母亲去朝拜了。那些书籍大都也破损了。也许消失的并不止那些。可我总有许多不记得。就如那时母亲的手。

清明回家了。

问了老母亲年轻时的手是怎样的。他说:很美。比你的手还美。你好多都继承了你妈妈的优点。尤其是手。

母校的手是怎样了?只是让岁月提前在她手上雕刻了。只是用上了那泛黄的朽木。只是用上了树皮来涂贴,沟壑来描绘。只是用上了铁锈来镶嵌。用锉刀销了她的指甲。

评论